• 看不见的故宫、北京城——《故宫博物院》补充材料

        《故宫博物院》一课中以“规模宏大壮丽,建筑精美,布局统一”作为对故宫的总体评价,实际上故宫建筑的壮丽精美和布局的巧妙构思远不止文章中所提的内容,古代设计师与建筑大师们的奇思妙想往往隐藏在人们无法看见的地方,在这里我把自己所知的一些相关内容略微介绍一下。


           一、布局中的奇思妙想。北京城的整体布局是一个很奇怪的凸字形。分别由宫城(紫禁城)、皇城、内城、外城四部分组成。街道笔直,成棋盘形。为什么会成为这个形状?一种说法是当年永乐皇帝原计划设计成回字形,在元大都的基础上再建一道外城墙,但修到一半钱不够了,于是把外城墙和内城连在了一起,形成这种凸字形。不过细看北京城的变迁图,发现元大都与北京城相比,主要部分与内城重合,但北部却消失了。由此看来这种说法也有一定问题。专家考证,当年辽南京城(在今北京城西南角)建立之时,也是分为南北两城。南城保留当年唐代幽州城的建筑方式,街道整齐有序,而北城除内部有一个宫城外,基本没有什么建筑,里面主要是辽代贵族们的帐篷。因为辽代实施南面官、北面官制度,分别以汉法和契丹法治理百姓,于是城市也分为了这两种建制。北京城的这种独特布局是否也有辽代南京城的影子?这只是我的一种揣测,但蒙古攻金时,金中都守将将都城付之一炬,根据蒙古人的习惯,被火烧过的地方不能用,于是在原都城的东北,在原辽代北郊风景区瑶屿(金代称海子,并建宫苑)和琼华岛(今北海)为中心修建了元大都,元大都的中轴线也就是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而紫禁城的位置与元宫城的位置也大致相当。不过明朝将官署都集中在了紫禁城南方两侧,改变了元大都城官署分散的布局。并且在元积水潭(明前后北海、什刹海、太平湖),太液池(中海)的基础上增建了南海。不过北京城的中轴线向西略偏,有人认为是无意为之,所以北京城内城西北角有一个缺口,以弥补这一过失。但中轴线是从元代就传承下来的,这种说法还是有一定问题。我猜测两者是否与抵御西北方的少数民族有一定关系。实际上,北京的南城是在嘉靖年间所修,当时蒙古侵入长城,为保护城南的居民所建。


           紫禁城与三海构成了双龙图案。 而紫禁城实际上由天安门开始,此后经端门、午门、金水河、太和门、三大殿、后三宫、御花园直至景山为止构成一条中轴线,课文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这条中轴线的构成。而专家从卫星云图上却发现这条中轴线恰似一条巨龙。如果以天安门作为龙口宝珠,金水河恰好构成龙须,五座桥构成龙嘴,雄伟的太和门构成龙首,三大殿与后三宫结构一致,恰似龙身,而四座角楼为龙爪,龙尾一直延至鼓楼。而故宫西侧的三海(北海,中海,南海)蜿蜒相连,其南北直线距离与紫禁城南北距离大致相当,南海与太和门平行,南海为龙头,南海的形状也酷似鱼头,湖心岛恰似龙眼,中海为龙身,北海成为蜿蜒的龙尾,与故宫形成“二龙戏珠”的奇异布局。前文已说过,北海辽金两代既已成为京都北郊的风景区,据说金代还将北宋开封艮岳的假山石运来,修建了琼华岛的宫苑,元代扩建了两海并修建了大批宫苑,而南海建于明代,清代对于宫苑做了扩建。据说二次鸦片战争后,慈禧因圆明园被毁又住不习惯没有山水的紫禁城,在同治初年就希望重建圆明园,而恭亲王奕訢则以国家财政艰难为由拒绝,建议整修三海宫苑即可。可见当时三海在清代的重要性。那么这双龙布局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而成至今尚无定论。


    相关图片请见我的相册


           二、壮丽精美背后的故事。雄壮的太和殿(明称皇极殿,现在的太和殿是清康熙年间修成的)是中国古代最大的殿堂,殿堂中央的华丽壮观,金光闪烁的宝座上的雕龙髹金大椅及椅后的雕龙髹金屏风无疑是最吸引人目光的。但谁曾想到,这张大椅曾在库房中默默无闻地度过了几十年的光阴。据朱家溍先生《故宫退食录》载1915年,袁世凯篡权称帝,将殿内原有的乾隆帝所题匾额及左右联均拆掉,原有的大椅先挪走,仅在屏风前安上了“一个特制的中西结合、不伦不类的大椅,椅背极高,座面很矮。据说是因为袁世凯的腿短,但又要表现帝王气派”,椅背上有个袁世凯设想的用白色缎彩绣制成的帝国国徽,白色缎因年久断裂露出里面的填充物原来是稻草,可谓名副其实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1947年,故宫博物院接收前古物陈列所,撤去草包大椅,打算换上清代龙椅,但选择了几个都是与屏风不协调并且尺寸太小。1959年,朱先生根据1900年的旧照片在一处存放残破家具的库房中终于发现了一个残破的髹金雕龙大椅,并考证其应为明代所造,康熙时经重修后继续使用。1963年,根据现存文物的式样和一些古画,耗时一年时间,才修复这件珍贵的文物,但原来的匾联已经不知所终了。


           明代三大殿曾频繁失火,有史可载的有四次,最早的是永乐十九年(1421年),而永乐十八年三大殿才刚刚竣工;最晚的一次是万历二十五(1597年)火灾,重修至天启七年(1627年)竣工,时间跨度达三十年。此外据史料推断,李自成败走北京城时曾焚烧宫城,故清顺治帝是在太和门继位。清代曾三次大修,分别在顺治、康熙、乾隆三朝,最晚一次是在乾隆三十年(1765年)。由于修建工程浩大,明永乐年间大火后明仁宗、宣宗、英宗三朝皇帝均无殿。而嘉靖在位时火灾频发,二十一年的大火将周皇后烧死,三十六火势极大,不仅烧毁了三大殿,还延烧奉天门、左、右顺门,午门外左、右廊。值得庆幸的是,宫中所藏的《永乐大典》得以幸存。而嘉靖帝本为藩王,而明代藩王自永乐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权力,只是因为正德帝无子,作为他的堂弟嘉靖才得以继位。为提高自己的地位,嘉靖要追封自己的父亲为帝,遭到了以内阁首辅杨廷和及其子杨慎为首的大臣的反对。这一斗争持续了三年,被称为“大礼仪”之争。由于在大礼仪中多次用到《永乐大典》,嘉靖帝对这书爱不释手,因此动员所有太监抢救,才将书抢出。此事后,嘉靖帝决定重抄此书,这一工程直至嘉靖去世后才完成。并且从此以后,《永乐大典》的原书消失,只有副本流存,原本下落成谜。至于紫禁城为何火灾频发,道理也很简单,太和殿今天的高度是28米,建于康熙年间,而下面的平台高7米,两者相加与今天的十层楼同高,极易被雷电击中起火。清代重修后装了避雷针,后来就没有大火灾发生了。不过在光绪帝大婚前夕,由于侍卫违规携火值班,引燃了太和门,虽有王公大臣的全力抢救,但太和门还是被烧毁了。皇帝大婚在即,而皇后必须穿过端门、午门、太和门进入紫禁城,重修是肯定来不及了。于是就由北京的裱糊匠临时用纸糊了一个太和门,以备急用。但这些工匠的手艺极高,据说连些老太监都分辨不清真假。


           三大殿不仅是紫禁城的中心,并且也是皇权的最高象征,但使用频率极低。例如明正德皇帝喜欢居住在豹房和保定的镇国公(他给自己封的爵位)府,很少回紫禁城。嘉靖帝上朝地点一度在武英殿,在壬寅之变后居住西苑,再没回过紫禁城。清朝的皇帝主要上朝地点在乾清宫,康熙常住畅春园,雍正开始至咸丰大都居住圆明园,慈禧将颐和园作为自己的权力中心。太和殿一年用不了几次,但有趣的是,清代后期掌握中国命运四十八年的慈禧却从没进入过太和殿,因为她身份低微,仅仅是皇贵妃,无资格进入。而在太和殿侧有一个偏门,是为皇帝走捷径而开的“后门”,设于乾隆年间,当时乾隆帝年过七旬,上七米多高的台阶有些力不从心,于是设此门,坐轿子上去,但他立了块碑,要求子孙年过七十方可用此门。但清朝后期的皇帝大都短命,所以使用此门都仅乾隆一个而已。


           太和殿是中国古代最大的殿堂,标志着中国木制结构建筑史的一个高峰。唐代因为技术限制,只能以阶梯状的“对流”来扩建殿堂的面积。宋代为增加建筑面积,外侧圆柱略略内倾,并以斗拱相连。今天太原的晋祠的圣母殿就是这种格局。而太和殿面积巨大,可谓将木制建筑的技艺发挥到了极致,但也给后代的重修提供了许多难题。乾隆时重修三大殿,已经找不到那些高大的木料,于是乾隆就以重修十三陵为名,将十三陵殿宇的材料拆卸,用来重修紫禁城。今天的重修一方面将一些材料用“挂水”的方式注入圆柱之中,另一方面就用钢筋水泥重修圆柱的一部分,再漆成同一颜色。


           明清两代不设宰相,代以大学士,明代洪武年间开始设置作为皇帝的顾问。永乐年间在紫禁城文渊阁设置内阁,大学士开始掌握实权,但官职较低。后明仁宗增设谨身殿(后改为建极殿)大学士,此后大学士大都由尚书入阁,实际已成为宰相,并进一步有了首辅、次辅、群辅之分。入阁就相当于拜相。清大学士系殿阁衔,本来有中和殿、保和殿、文华殿、武英殿、文渊阁、东阁,凡四殿二阁并按此叙班,设满汉大学士各一。乾隆十三年(1748),省中和殿,增体仁阁,遂以三殿三阁为定制,惟保和殿不常置,终清之世,授保和殿大学士者惟几人,清大学士系殿阁衔,本来有中和殿、保和殿、文华殿、武英殿、文渊阁、东阁,凡四殿二阁,各设满汉大学士各一人。乾隆十三年(1748),省中和殿,增体仁阁,遂以三殿三阁为定制,惟保和殿不常置,终清之世,授保和殿大学士者惟傅恒、张廷玉等几人,傅恒之后再无此衔。自此序班以文华居首。然清廷旧规,凡岁时庆节朝会,汉员应列满员之下。光绪间,李鸿章为文华殿大学士,宝鋆为武英殿大学士,武英之班乃转居文华之上。自此序班以文华居首。然清廷旧规,凡岁时庆节朝会,汉员应列满员之下。光绪间,李鸿章为文华殿大学士,宝鋆为武英殿大学士,武英之班乃转居文华之上。中和殿大学士地位最高,中和殿即明中极殿,其名取此《中庸》中“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者,天下之大本也,和者,天下之达道也。”是儒家最高的道德标准,故作为大学士的最高荣衔。雍正年间增设军机处,大学士成为“有相名而无相权”,于是常常被授予军机处大臣中德高望重者作为荣衔。


        三、看不见的故宫、北京城。明清时的北京城可谓繁荣一时,但繁荣背后也有着许多死角。最主要的是北京城在明清两代大部分时间都只有几座公用厕所,并且还是收费的。因此当时的北京城的背街小巷就成为大家随地方便之地。因此在北京城中常常闹瘟疫。崇祯末年的一场瘟疫使北京城人口锐减了三分之一,以至于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兵临城下时,皇帝竟然找不到足够的兵力防守城市,平均四个垛口才分到一个人,所以李自成根本没有遇到抵抗就占领了北京。而十几年前,北京城在皇太极统帅的大军围攻下仍屹立不动,前后的天壤之别除了崇祯自断臂膀,将一个个能征惯战的军事统帅推向死路外,这场瘟疫也是重要原因。清代皇帝入据北京后,遇到的最恐怖的敌人竟然也是瘟疫天花,清人原先生活的东北地区因气候寒冷,温差大没有天花,进入北京城后骤遇此疫,死者狼藉。当时的摄政王多尔衮抱着年幼的顺治帝策马狂奔冲出北京城,才使皇帝幸免。但也在幼小的顺治帝心中留下深深的阴影,后来清算多尔衮时这就是一条主要罪状。


        紫禁城翻译成英文为“The Forbidden City”,即禁止之城,也就是严禁普通人靠近。“紫”指“紫微星”,也就是北极星,是天空的中心,对应皇帝的在地上的地位。然而自明代起,闯入紫禁城的平民就络绎不绝。明代万历初年有个逃兵从戚继光的队伍中跑出来就到北京观光,不知怎么就闯入北京城,正巧碰上小万历皇帝,被当场拿下。当时主管特务机关东厂的提督太监冯保曾企图利用这一事件陷害自己的政敌,前任首辅高拱,被当时的首辅张居正所阻止。而万历后期,一个平民手拿大棒竟然闯入太子寝宫,后供称是郑贵妃宫中太监引导而入。这就是明末“三大案”中著名的“梃击案”。清康熙年间,一位和尚发誓要向皇帝化缘,努力几次后终于进入了紫禁城,见到了皇帝。不过他没有能化缘,被皇帝勒令还俗了。而咸丰年间,一位卖早点的小贩捡到一块皇城专用腰牌,就混进紫禁城,给太监宫娥卖早点,生意相当红火。后来他的一位亲戚看了眼红,也仿制了一块也想混进去结果被识破,他的买卖这才终止。不过最严重的嘉庆年间的两次闯入事件,嘉庆八年(1803年)一个叫陈德的无业游民带了两个儿子潜伏在紫禁城里,当嘉庆车驾出现时挥刀冲过去企图行刺。当时侍卫皆不知所措,只有嘉庆的妹夫奋勇搏斗,这时禁军队长才飞起一脚才其踹翻,嘉庆帝大受震撼。而嘉庆十八年九月天理教起义,首领林清派出七十余人在宫内同是教徒的太监的引导下攻入紫禁城,冲到皇子们读书所在,皇子绵宁(后来的道光帝)处置果断,先以鸟枪打下爬上围墙的一人,匆忙间又扯下胸前的金扣子作为弹丸轰下一持小旗指挥者,官兵此时在蜂拥而来,将其全歼。后来林清亦在家中被诱捕处决。嘉庆为此下罪己诏并砍伐了紫禁城周围高大树木,防止有人攀援而入。由此可见,在皇权森严的明清时代,“禁”似乎还是有些名不副实。


       

    时间:2010-12-25  热度:418℃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丁烨

      渊博的老徐,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