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话则长的价值——2016江苏省高考下水文_

    俗话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有人却说,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别人已说的我不必再说,别人无话可说处我也许有话要说。有时这是个性的彰显,有时则是创新意识的闪现。

    俗话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可有的人偏偏能在看似无话处说出一大套话来,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例如白马是马可谓人人皆知,论证起来必然能够滔滔不绝;说“白马非马”,则让人觉得荒谬得几乎无法置一言。但战国后期的名家公孙龙,却能就“白马非马”这个看似无言可辩的题目展开一番雄辩,推理严密,论证清楚,在无话处生出一套理论,甚至都无人可以反驳。公孙龙的这套理论,在逻辑学与概念分析上可谓一大创新,具有非同寻常的价值。不过,发人深省的是,他的这套理论在当时虽曾风靡一时,也很快就归于沉寂了。这主要是因为,大学者邹衍曾游学至赵国,赵国的名臣平原君请邹衍与自己的门客公孙龙来辩论“白马非马”这一议题。邹衍说,公孙龙的辩论的确精彩,但白马是马众所皆知,不会因为辩论就改变人们的看法,这种辩论其实毫无意义。平原君听闻,从此也就疏远了公孙龙,而名家的理论在后世同样也是和者寥寥。

公孙龙的遭遇不能说明他的创新毫无价值,白马是马人人皆知,重复前人只能踏步不前。于无话处创新方能有所创见,并且其它学派并非没有对此进行实践。孔子也曾说“予欲无言”,学生听后自然有疑问——老师不说话如何记笔记呢?孔子回答:“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孔子的回答中包括两层含义,一是自己的行动符合天道,万物都按照一定的规律来运行,依照这个规律就可以了,何必再多说呢?另一层含义是,弟子可以去探究天地运行的规律,无需空谈理论。从这里我们看到,孔子于无话处,其实认识到了涵盖天地万物的大道理。这种道理是与天地运行的规律相配备,自然也就能符合人们日常的认识与行动。于无话中的道理,也能够为人们所接受。正如《中庸》中所言:“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而公孙龙的辩论,虽然过程精彩,但结论却与人们日常的认识相违背,因而其价值有限,不被人接收也是常情了。

于无中生有,是人类社会前进必然规律,但其价值却有所不同。西方中世纪时,天主教会垄断了知识的传播权,同样也在无话处提出了一系列理论。例如天堂的玫瑰有没有刺,一个针尖上可以站多少天使等等。此类话题看似可笑,但其出自《圣经》,融合了古罗马的逻辑学,并非痴人说梦。而工业革命之后,随着工业的发展,一些新型机械——如火车、汽轮——亦纷纷亮相,只是其诞生之初。亦让人嘲笑为“蠢物”。但天主教的经院哲学已经成为陈迹,可是火车、汽轮等新型机械却改变了人类世界。两者都从无处而来,但前者空谈理论,于人于世无用;后者却立足实践,力图改造世界。因此,从无处创新,与其说异想天开,不如说发明者正确地认识到了事物进步的规律,并大胆地将之应用于实践之中,这才使“无话而长”的价值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由此可见,有话则短,不重复前人是创新的基础,无话则长则展现了创新的勇气。只是,这种创新不可停留在语言与思维的层面,这只是少数人思维游戏。无话则长的背后应当有发展的规律,应当有实践的精神,无话则长方才具备了真正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