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读懂了吗?——期末考试阅卷后的反思

    本次期末考试采取标准化批阅,由于很长时间没有参加中考阅卷,这是第一次接触这种方式。每个老师面前只有一块电脑屏幕,一道题,彻底省掉了对学校、考试者的揣测,并且每道题要被两位老师评分,我觉得的确可以最大限度地做到公平客观。不过我们的人数太少,而时间又限定在一天之内,以至于老师都感觉太吃力。批改之后,教研员何老师要我们都写写自己的阅卷感受,我只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读懂了吗?学生是否读懂了题目?命题者是否读懂了内容?老师是否读懂了学生。


    我主要负责对诗歌赏析题的批改,我们一共三个老师,面对的试卷是3500份左右,每道题改两次,平均每个人要改2000多份。我们批改的还比较快,到下午两三点钟就改完了,我看了一下批发的准确率,发现只有4份试卷与其它老师给分的差距较大,看来我们的意见还是基本一致的。


    这次考试所出的诗歌赏析选自课内的《渡荆门送别》,题目是“说说诗句‘山随平野尽’中‘随’的妙处”。这道题目的答案是:“从内容和写法两个角度分析。内容方面,山水的自然变化,表现出空间感、流动感,即给1分。写作技巧方面,提到动静结合的写法或自然、动态的景物变换,得1分。”而我们批改的实际情况是,学生大多数或者只写了“表现出空间感与流动感”这一句话,或只写了“动静结合”或“以动写静”的手法,极少有学生把诗句所表现出的具体画面表现出来,也极少有学生把上述两点都答到。我们批改的平均分大致在1.2分左右,我觉得还是比较客观地反映出学生的答题水平。应当说,这个分数还不算太差,对于这个题目学生能拿到1分以上可以说不错了。不过,如果从出题的主要目的出发,出这道题是考察学生的诗歌赏析能力,那么学生读懂了这首诗才是做题的基础。而从学生的回答来看,我发现绝大多数学生并没有真正理解这首诗歌的含义。


    因为这首诗选自课内,而这道题也是从《评价手册》中来的。《评价》中针对这首诗所设计的问题是:“《渡荆门送别》的颔联‘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中的‘随’和‘入’字用得好,好在哪里?”很明显,试卷这道题目就是从《评价》中而来的。而《评价》的答案是“用游动的视角来写景物的变化,能给人以空间感和流动感”。实事求是地说,这个答案很不规范,因为学生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概括能力,写出如此精炼的语句;更不可能有如此深刻的思维能力,写出如此抽象凝炼的词语。当然,我们也无需求全责备,因为《评价》的答案是专门提供给老师参考的,并非是直接给学生的。不过,现在学生从网上搜一份《评价》的标准答案是非常简单的。这样,我们也就清楚学生的答案是从何而来了。同时,也有的学生上课时记住了老师所强调的动静结合的写法,这一写法是一种很常见的写作技巧,在课文中常常出现(例如鲁迅先生在《社戏》中所描写的月下航船时所见的两岸的连山),因此他们也就记住了。但是,这首诗真正的内涵是什么,恐怕大多数学生并不清楚。


    《评价》及试卷出这道题的目的是为了提醒学生关注中国古代诗歌的“炼字”之美,这的确是中国古代诗歌最核心的魅力之一。但我们不要忘记,“炼字”之美往往体现在具体的画面之中,只有真实地感受到了这幅画面,才能真正感受到诗歌的“炼字”之美。以这首诗为例,《评价》的答案实际上源自《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对这首诗中的这一联的解读:“前句形象地描绘了船出三峡、渡过荆门山后长江两岸的特有景色:山逐渐消失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低平的原野。它好比用电影镜头摄下的一组活动画面,给人以流动感与空间感,将静止的山岭摹状出活动的趋向来。‘江入大荒流’,写出江水奔腾直泻的气势,从荆门往远处望去,仿佛流入荒漠辽远的原野,显得天空寥廓,境界高远。后句著一‘入’字,力透纸背,用语贴切。景中蕴藏着诗人喜悦开朗的心情和青春的蓬勃朝气。”我们发现,在这段文字中,作者分析“随”与“入”字之妙时,是结合了具体的画面展开的,这样“空间感与流动感”才有了具体的内涵,而非抽象的名词。而学生只有真正感受到了这幅画面,才能真正理解这两个词的作用。如果命题者并没真正读懂这首诗,那么也就注定了题目也很难让学生读懂。


    反观我的两个班,这一题的得分均很低,分别是0.40.3。而对于这首诗的这些画面,我的确在教学中向学生进行了强调(参见这一课的教后记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225233459.html)。那么为什么大多数学生都无法记得呢?我想除了学生自身的素质问题,以及由于隔了一段时间,学生遗忘了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学生对诗歌内容的不熟悉,或者说大部分学生并没有养成欣赏诗歌的良好习惯。我在上一个学期要求学生进行课外诗歌的演讲,但本学期因为课时太紧而取消了。而学生对于诗歌的欣赏还是停留在被动的听讲上,这样记忆力自然会大打折扣。还原诗歌所描绘的画面还是需要学生亲身的参与,而非仅仅停留在教师的讲解上,这是教学效果好坏的关键所在。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觉得出这道题对于学生来说也显得有些难度过大。这道题本身是从《评价》中来的,可能命题者认为这是送分题。但如果认为学生能够简单地重复《评价》上抽象的答案就达到了考察的目的,显然是偏离了出题的根本目的。如果学生并不熟悉这首诗,又缺乏一些必要的地理与历史常识,那么他们是很难还原出诗句中所表现的画面的变化的。我想,如果我们读懂了学生的诗歌赏析能力,命题时也许会把问题问得更加具体一些,这样学生回答起来也许会更明确。


    我在出试卷时也常常会犯这样的错误,记得本学期初大家一齐拼单元测验卷,我出了一篇阅读,节选自莫泊桑的《两个朋友》。结果在讨论时备课组长一句话就指出了问题,这的阅读所提的问题都包含几个小问题,涵盖的内容太多,学生回答起来太难了。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确忽视了学生认识问题的能力。我们作为一个老师,分析过无数篇文章,拿到文章后自然会先了解文章的结构,再探究文章的主题,然后再来回答相应的问题就会按部就班,有条有理地回答。学生却不行,他们缺乏这种思维习惯,所关注的仅仅是具体的情节,因而也就会忽视文章的整体。面对这样的问题,学生出现的错误就反映出他们所缺少的能力,而这一点就是我们所努力教学的方向所在。但是,学生的习惯不是一天就能养成,如果每次出卷时都让学生摸不着头脑,他们学习的热情也就丧失殆尽了。在这份试卷中,我注意到说明文阅读与现代散文阅读的题目都是一个问题,涵盖的内容很单一,指向性非常明确。这说明了命题者在这一点上真正读懂了学生。我注意到这两篇现代文阅读题的得分率平均起来在60%左右,大大高于诗歌赏析的得分率,说明学生大多也读懂了文章。


    考试是学期学习的总结,同时也是师生之间最全面的交流,我想,最有效的考试总结不是把题目从头至尾再讲一遍,而是老师与学生都问一问自己:你读懂了吗?


     

    时间:2013-02-04  热度:502℃  分类:考试交流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徐志耀

      很有思想的文章,云兵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