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读书生涯(四)

    学期终了,很久以来,第一次不用为备课劳神了。于是打开博客,翻开一下过去所写的内容,看到了两年前写《我的读书生涯》系列,想起当时连写了三篇的情景。好像当时也是在假期中,原本还想再写下去,但觉得可写得太多,一时无从下笔,不知不觉中,两年已经过去了。这两年发生了许多事,特别是儿子的到来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经历了许多以前不曾感受过的酸甜苦辣。窗外的柳树枯了,又重新绿了,喧嚣的蝉鸣声再次响起;远远望见中心小亭边的野蔷薇又如以往一般盛开,然后又谢了。眼前浮现出丰子恺的一幅画“樱桃豌豆分儿女,草草春风又年”。背后,满满的书橱依旧,读过的书,没有读过的书,恰如那鲜红碧绿的樱桃豌豆一般,记录着过去的时光,给我以蛊惑。于是,又想起了读书与聚书的乐趣。



    我的藏书,基础还是母亲打下的,她收藏了不少名著,特别是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名篇,不少今天已经很难得一见了。母亲去世后,我开始充实这些书柜,一开始是逛书店,见到喜欢的就买,后来渐渐地开始凑整套的书,并且有意识地收集一些难得一见的版本了。到了后者才感觉购书的艰难,因为很多书不仅新华书店中没有,即使是旧书店中也难觅踪迹。记得为了买一套《罗摩衍那》(在大学图书馆读过其中几卷)可谓费尽了心思,几乎跑遍了我所知道的几家旧书店也难以买到。唯独在先锋书店的《季羡林全集》中发现了收录的《罗摩衍那》,但不单卖,如果购买全集,无论是经济还是空间都不现实。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孔夫子旧书网,简单一个搜索,不仅人民文学所出的老版有售,即使是《季羡林全集》中所出的新版也不缺,而且可以排列价格,择优而购。从此,逛旧书店与新华书店的时间少了,我就成了旧书网的常客。


    在旧书网上淘书,有不足,因为无法读几页,最多只能看看封面的照片,而且量太大,分类也不完全,很难挑选一些没读过的好书。但如果有了方向与目标,那就简单多了,往上一输书名,通常就出现一长溜相关书籍,比较一下价格与品相,也是乐趣。记得我所收集的一套安徽文艺所出的《外国抒情小说宝库》,共8本,我在过去陆陆续续买了6本,唯有《茵梦湖》与《魂断威尼斯》怎么也买不到,结果在孔夫子网上轻易就购到。这套书是我最喜欢的一套抒情小说,涵盖了国外许多著名作家的代表作,阅读这些小说常常使我浮想联翩,随着书页走入世界各地,去感受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其中最令我神往的就是圣埃克絮佩里的《小王子》(已经记不清是收入哪一本了),我读完后常常幻想自己也走入那片茫茫的沙漠中,与小王子相伴。网上自然也会有一些比较少见的版本,有时卖得还不算贵。例如张永寿先生的《〈百花齐放〉剪纸》,曾经在淘宝中见到,最便宜的也要三四百元,而有一次在孔夫子网上见到,不过一百多元。虽然并非初版,但是印刷精美,亦可珍藏。


    从旧书网上还常常有意外之喜。记得前些年,偶然从网上读到乔治·马丁的《紫太阳之歌》,奇幻与纯情完美地融合,史诗化的笔法与精细地的描写结合,已经可以从中窥见《冰与火之歌》的影子了。当时网上的介绍称此文选自台湾科幻教父张系国先生所编的《海的死亡》一书,本书为中国最早的科幻小说集,所选的均是当时最著名的科幻作家的作品,并且称此书年代久远,恐已绝版。后来全力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又找到了两篇从《海的死亡》中选出的作品,同样带有奇幻的色彩。于是,非常渴望想得到这本书。在网上搜索了许久也一无所获,一直觉得遗憾。不久之后,孔夫子网开通了几家台湾书店,我就与其中一位台湾书店的老板联系上了,问他是否有此书卖。他说可以帮我找找,只不过此书印量很少,找到很难。原本我也不报什么希望,没想到一周后竟然收到他的留言,说是已经在一个旧书店买到了。当时我正在淮安支教,一周回南京一次,而在当地还不能上网。我只有汇出钱去,然后度日如年般地等待一个星期再等回音,直至两周后方才收到这本书。台湾的老板很会做生意,还在书中附赠了一张日月潭的明信片。拿到书后,激动不已,成了我在异乡最大的安慰。全书共十篇,大部分应当还是标准的科幻小说,如《紫太阳之歌》类的奇幻类的小说还不多。虽然篇幅短小,但篇篇均有极大的价值。虽然本书编于70年代,但是对我们当代的许多现象已经有了很深刻的预言。本书至今仍是我最宝贵的珍藏之一,时不时要拿出来翻翻。


    此后就开始对台版书产生了很大兴趣,陆续买了一些相关书籍。我在读汪曾祺先生的小说集时见到了汪老对清代状元吴其浚所编的《植物名实图考长编》的引用与称赞,我本身对植物也颇感兴趣,更何况文笔很好的作品,于是也想买一套。在网上一搜,绝大多数的版本都是几厚册,且价格不菲,要好几百元。但意外的是,台湾的书店所买的这一套书,是缩印本,不过一百余元,物美价廉。但网上还有一套《植物名实图考》,价格差不多,有些犹豫。后来台湾的店主告诉我说,《长编》中有插图,方才下决心买了这套书。但拿到一看,《长编》居然是把相关植物有关的书籍、诗词歌赋合在一起而已,且根本没有插图。询问台湾的店主,他才道歉,说是弄错了。我也不打算计较,就又买了一套《植物名实图考》。对比一下,方才明白汪老所引用的实是《图考》,但在小说中他记为《长编》了。《植物名实图考》图文并茂,图画得极为精美,文字也清新脱俗,寥寥数语,形神兼备,难怪汪老会如此称誉此书。后来发现,《长编》编得也极好,每种植物所收的相关介绍,均极为完备,几无遗珠之憾。《茶经》、《荔枝谱》、《牡丹谱》等均全文录入,读一篇,对这种植物在中国古代的影响文化均了然于胸。虽系误买,但也是意外的收获了。至今,我还常常把两套书拿来读读,亦是消磨长夜的好书。


    我一直喜欢读安房直子的童话故事,大陆所出的已经收齐,后来在台湾发现了一本《奇幻的晚宴》。不过大陆至台湾的邮费很贵,只买一本十几元的书有些浪费。于是又买了一本介绍西班牙设计大师高第的《了解高第》以及蒋勋的《吴哥之美》,还有一本《日本浮世绘简史》。收到书一看,几本书印刷极为精美,图片传神,用来欣赏艺术实在是再好没有了。可惜,孔夫子网不久就关停了台湾的书店,从此台版书就杳如黄鹤了。至今,我所收集的台版书不足十本,但本本均为精品,读书不仅是读内容,书籍本身也值得欣赏。


    网络上购书最大的问题是不能身临其境,无法找到同类的图书,但如果有时间一点点翻开,也时不时会有惊喜出现。有一次我要购买《伏尔泰小说集》,无意间发现这一书店书价极为便宜,于是一口气买了好几本。其中有一本姜剑云教授所著的《审美的游离》,是评价中唐诗人的文学评论集。当时买了也没有细看,时隔一两年后才细读了一遍,才发觉自己以往对这一伟大时代的忽略。去年写了一遍书评,以为纪念(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7279620.html)。没想到,时间过了将近一年,姜剑云教授居然也读到了这篇文章,并在博客中留言。我与姜教授在微博中聊了一会儿,他还准备赠送我两部他的新作,这正是我网上购书以来最大的惊喜。


    记得一位大学老师曾引用他老师的话警告我们,不要好买书,说这一“好”比抽鸦片还厉害。的确如此,这些年来,特别是在网上购书以来,所花的钱款已不知多少,最少也不会少于二万。但是,聚书的乐趣却也与日俱增,读书的兴趣更是水涨船高了。也曾经担心这些书在我老去无人传承,耗费无数心力所收集的书最终还是要去废品收购站。现在,儿子来了,可以不必担心了,买书的热情、读书的趣味有了传承。“樱桃豌豆分儿女”,有儿女可分本来也就是一件幸事。


    儿子闹了半天,终于沉沉地睡了,家里安静了下来,我终于有时间可以坐下来读书、作文了。望着身边的书柜,我的心头一动,就写下了这段文字,纪念我的读书生涯。


     

    时间:2013-06-22  热度:341℃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三江客

      佩服您。博学来自书本,我却疏懒得多。[quote][b]以下为徐志耀的回复:[/b]
      惭愧惭愧,余老师,我现在也已经退步很多了。[/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