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岂能如此辨析——魏诗田老师《〈使至塞上〉误读之辨析》之再辨析

     关键词:


        使至塞上  辨析


    今天刚刚在20113B的《语文教学通讯·初中版》上读到魏诗田老师所著的《〈使至塞上〉误读之辨析》一文。我对魏老师敢于挑战权威的勇气深表欣赏,同时也很钦佩他的丰厚积累,但我认为要推翻千百年来的定论,必须有充分的论据,对当时的一些制度有充足的了解,否则往往会造成误读,不幸魏老师的文章就出现了上述问题。


    魏老师在文中所提出的辨析的主要内容是认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联中的“大漠”指“静寂荒凉的黄土高原西部”,“孤烟”是“诗人一行点燃的篝火或炊烟”,而“长河”指泾河。其主要论据为王维本诗在“萧关”所作,而在此地是看不见黄河的。以此为据,“长河”指泾河(实际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萧关紧邻蔚如水,即《水经注》中的高平川水,今天称清水河,与泾河还有一段距离,此处才是萧关古道的真正所经之处),而在关内的太平盛世是不可能有处处烽火的景象的,由此得出上述的结论。


    但实际上,魏老师的论证有着重大的漏洞。一、萧关是否是确指今天陕西中南部的萧关。魏老师认为“‘萧关’在汉唐诸朝代,一直是防卫北方少数民族的重要关口,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塞上’”,这句话不科学。萧关为守卫西汉和唐朝根本重地关中平原的四大关隘之一,主要防守北面。而在汉代武帝之后,战线已经推至朔方,而在唐代太宗平定东西突厥之后,战线主要集中在玉门关,也就是河西走廊一带。即使在安史之乱后,唐代力量衰微,主要敌人仍是西面的吐蕃,而非北面的回纥,前线基本上是四川西部。因此,魏老师所说的论据是不存在的。何况,在古文中险要关隘均可称“塞”,南朝鲍照《芜城赋》中就有“北走紫塞雁门”,南唐中主李璟词也有“细雨梦回鸡塞远”,均是这种用法。如果说“出进萧关可以称作‘出塞入塞’”,在《全唐诗》中“出塞”一词出现了近百次之多(杜甫就写过《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名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即出于其中),难道每一个“出塞”都指进出萧关吗?杜甫诗中的出塞就指出边境作战,而唐初诗人窦威的《出塞》中就有“潜军渡马邑,扬斾掩龙城,会勒燕然石,方传车骑名”的诗句,其中提到“马邑”、“龙城”、“燕然”等地名均在今天的内蒙古。而王昌龄那首脍炙人口的《出塞》中提到“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阴山据萧关远矣。(顺便说一下,唐人同名的诗在《全唐诗》中就收录了七首,还不包括杜甫的《前后出塞》)可见,出塞就指离开边关,进入异域,这与诗前两句所说的境况也是一致的。既然魏老师已经注意到了居延与燕然均是用典,那么萧关为什么是实指呢?在《全唐诗》中,“萧关”一词出现了37次,除部分重复的外,仍有二三十次。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指边关,而非实指。例如虞世南在《从军行》中有“萧关远无极,蒲海广难依”,令狐楚在《圣明乐》中有“从今万里外,不复镇萧关”等诗句,我想与西京长安相距数百里的萧关是不可能“远无极”或在“万里外”的,而薛能《拓枝词》中称“内地隔萧关”就明白无误地指出了萧关是中原与边疆的划分之处。有趣的是,唐人诗句中,与“萧关”同时出现的,往往都有大漠、烽火景象,如卢照邻的《上之回》“回中道路险,萧关烽候多”,虞世南在《从军行》中也有“沙磴离旌断,晴川候马归”,薛能在《拓枝词》中称“悬军征拓羯,内地隔萧关,日色昆仑上,风声朔漠间”,皇甫冉在《送常大夫加散骑常侍赴朔方》中有“金貂宠汉将,玉节度萧关。澶漫沙中雪,依稀汉口山”。这些诗句中,大漠风沙是与萧关一起出现的,可以作为王维诗的对应。而王维自己在《送韦评事》一诗中写“欲逐将军取右贤,沙场走马向居延。遥知汉使萧关外,愁见孤城落日边”,诗中“居延”明显指安西都护所在地,而萧关则成了中原家乡的象征。综上所述,说“出塞”指历史上的萧关是不成立的。


    二、太平时期是否无烽火。魏老师根据书下注释就断定烽烟指“报警时所用的烟火”,进而认为“即使打仗,也并不像先秦时期,用烽火传讯内地去集结军队抗击敌人,军事信息是由‘候骑’在驿站间传递的”。大错!书下注释有错毫无疑问,书下注释常常出错,这里不一一列举,但书下注释也常常修订。首先,唐代有烽火台,唐初玄奘在偷渡出国境时经大戈壁就需通过四座烽火台。唐中期宰相杜佑在其所编著的《通典》中还详细记述了烽火台的建筑规制,这些均已被考古发现所证实。其次,烽烟绝非只在战争时期报警,请看《通典》中的相关记叙“每晨及夜,平安举一火,闻警因举二火,见烟尘举三火,见贼烧柴笼。如每晨及夜平安火不来,即烽子为贼所捉。”(《守拒法》第151卷)当时人的记载不会有误。可见烽火台在太平时期仍要举火,否则就说明“烽子为贼所捉”。而王维诗中所称的“孤烟”是否也可以与之相对应呢?当然,此处的孤烟并一定是一道烟,可以理解为每座烽火台均有一道孤烟升空(唐代烽火台相距数十里)。前方战况激烈,后方一派和平景象(也可理解为道道烽火升空,但在广阔的大漠中显得孤寂),而诗人即将奔赴前线,此处笔直的“孤烟”反衬出沙漠的广阔无垠,因此缕缕烽火在大漠中显得孤寂笔直。而滚滚大河在广阔的大漠中也显得格外细长,落日在宽广大漠的衬托下则格外圆。而在辽阔的大漠中,烽烟、大河、落日相互映衬,让茫茫大漠多了一些变化。特别是落日,在一系列线条中加入了一个圆形,在人们的心中留下了些许温暖的感受。我们甚至还可以想象,落日给大漠中的一切镀上一层绚烂的红色,这又是一幅何等壮丽的画面。在这幅画卷中,大漠显得辽阔而不单调,并且在长河落日的烘托下显得雄壮无比。这种雄壮的奇景将个人的孤独衬托得何等渺小,个人的惆怅立刻被这幅画卷所淹没,化成一股豪情。


    《唐诗鉴赏辞典》中着力渲染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联的雄浑开阔,没有什么问题,何必在这里向钻牛角尖,去质疑早已被人们共认的诗句呢?这样做,对理解原诗的意境有什么帮助吗?考证应建立在翔实的内容、严谨的推理与丰厚的积累上,岂能妄自揣测、如此辨析?不知魏老师是否同意我的观点?


    最后说一下,今人考证王维写下诗句的地点在今天的宁夏沙坡头,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地处腾格里沙漠东南缘。我曾在几年前去过那里,亲眼见到过滚滚黄河从茫茫大漠中横贯而过,在大漠腹地冲撞出一条生命的长廊。今天此地已经成为著名的生态旅游景区,魏老师如有闲暇可以去那里看一看,亲身感受一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奇观!

    时间:2011-04-05  热度:588℃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3 个评论

    1. 回复
      徐志耀

      呵呵,志耀兄你好!恭喜恭喜,恭喜你上了头条。
      还有,小鱼特别钦佩您的勤奋、钻研、探究精神。
      现在您都做了大学问了哈。[quote][b]以下为徐志耀的回复:[/b]
      多谢您的鼓励,实在惭愧,不敢称大学问,贻笑大方了![/quote]

    2. 回复
      徐志耀

      徐兄博通经史,让人敬佩。
      南大莫砺锋教授曾有对“孤烟”的详解。[quote][b]以下为徐志耀的回复:[/b]
      多谢鼓励,我只是借助一些工具书与光盘,您说的莫教授的书是《莫砺锋诗话》吗?我没有什么印象了,回去要查一查了。[/quote]

    3. 回复
      徐志耀

      学习了。问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