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者在腹——兼谈语文老师的“大气”

     


    小时候刚刚学下围棋时,在《西游记》中读到宋代人所写的《棋经十三篇·合战篇》,这一篇主要写围棋的实战要领,其中如此评判棋力的高下:“高者在腹,下者在边,中者占角,此棋家之常然。”这段话的大意是一流棋手占据腹地,三流棋手占据边缘,二流棋手占据四角,这是棋手们遵循的常规。熟悉围棋的人都知道,棋盘是方形的,边角一带易于发挥棋子的威力,因此围棋从布局到中盘战斗基本上都是从边角开始,棋手先占边角为常理。可是为什么千年之前,宋人却提出了“高者在腹”的概念呢?我一直想不明白。后来,我对围棋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上世纪中期,日本出了一位武宫正树九段,他创立了“宇宙流”,大胆地将对手压制于边角之地,而自己专营棋盘中腹的广阔区域,从而成就了大气磅礴的棋风,有力地震撼了整个围棋界。日本围棋名宿藤泽秀行曾经感叹:“百年之后,恐怕只有武宫的棋能流传下来。”由此,再联想到这段话,我想到,正因为棋盘是方形的,因此边角的争夺再激烈也被局限于狭窄的空间之中,可是棋盘的中央是没有界限,这样一个广阔的空间,让棋手们得以任意发挥,棋手的实力也自然体现出来了。


    每当读到这段话,总会想到我们的语文教学。其实语文教学也有自己的边角之地,例如,过去在教学中所强调的“考点”,运用在教学中就是归纳出回答问题的固定模式,写作文的固定格式等。这些内容易于归纳,也容易掌握,但如果把语文全都归纳成刻板的“定式”,老师发挥自身能力的空间又在哪里?无论教学者,还是学习者,都不会从中得到乐趣的。语文老师,同样应当摆脱“边角”的束缚,在广阔的“中腹”为自己寻求一片崭新的天地。


    如何做到呢?我想,一位合格的语文老师首先就当有包容全局的胸怀,对于自己所教授的课文有一个全局意识,而非局限于一文一句。其实,教材中许多文本是可以贯通的,例如韦应物的《滁州西涧》与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均写滁州,内容上亦有共通之处,恰恰体现了儒家“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的抱负。这样的例子在课文中不胜枚举,但需要老师做一个有心人,去整理归纳。积累越多,留给自己的空间就越大,心有全局,当然使得普通的课文显出宏大的气度。当然,老师的视角还应跳出教材的局限,投向更为广阔的空间,这在许多名师的课堂上常常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无需我多言了。其次,老师还应跳出时代与学科的局限,去寻求更为广阔的空间。在教学《论语》“学而时习之”一句时,我向学生展示了“习”字的甲骨文写法,让学生思考造字的目的,打破了今天将“习”释为“复习”的定义,引导学生发现其本义为飞鸟在练习飞翔,再由之引申出此句所包含的学以致用之意。在教学《敬畏自然》时,我也引用了不少中国古代中医对生命与自然的认识,从中发现人与自然息息相关的联系,更有助于学生对本文的理解。其三,教师还应当有敏感易感的内心。我们的生活是平淡的,但平淡的生活中不乏令人感动的细节。如果我们能够发现这些细节,一定让学生发现自己的生活的普通世界中还有着无数令人心醉神往的地方。我在一次公开课中,特别将校园内的一处建筑作为补充材料呈现给学生,学生们惊喜地发现原来语文就在自己的身边。关注生活,时时为生活感动,着眼于生活的细枝末节,带来却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武宫九段虽然棋风豪放大气,但棋手所必备的基本功——死活计算、中盘战斗均不输于同时代的任何一位高手,这才成就了“宇宙流”的传奇。同样,要想在语文课上展现出大气磅礴的胸怀,一些基本素质也是必不可少的。“高者在腹”,需有“大腹能容天下之事”方可。并且刻意求大,使课堂内容大而无当也是不可取的。武宫九段执白棋时被称为“自然流”,棋界公认要胜过其执黑的“宇宙流”,名称的变换足以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


    语文是美好的,因为语言是人与人之间最常用的交流手段,而文字、文学、文化则承载着人类最美丽的精神。作为语文学科的教学者,我们是否也能给学生留下一些“令人珍惜、令人惊叹的东西呢”?“高者在腹”,因为这里有广阔的空间,相信一流的语文老师会从“边角”中走出来,在这里驰骋自己的才情,展现藏于自己腹中的精华。


     

    时间:2014-04-04  热度:810℃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