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的放矢,字斟句酌——《雪》教学叙事

    《雪》已经教过多遍,也听过许多高质量的公开课,这两天教这一课,依然有一些新的想法并付诸实践。首先,我的教学设计大体上还是依照过去的设计(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411225822.html),不过多了一些思考,主要是围绕这一篇文章对于学生的意义的。我想,这篇文章比较容易理解的是文中通过想象中的江南的雪所表现出的理想世界以及借助朔方的雪所表现的战斗精神,学生只需品析字句,联系背景就能理解。但是,这种精神对于学生的意义在哪里?如果说,今天还需要这种战斗精神去面对未知的挑战,的确有些空洞了。那么,作者通过江南的雪景所塑造出的理想世界如何呢?他通过色彩的对比突出了江南雪景的与众不同,如果能够细细分析这种对比的手法,对于学生来说至少可以学到一种写景的方式,这还是有学习价值的。因此,在这一处有的放矢,我觉得比较符合学生的实际。其次,本文比较难以理解的部分是塑雪罗汉这一场景,历来对其的解释比较多,因为作者描绘时感情因素也比较复杂。在此次教学中,我注意到,在这一段中,至少有四个词语可以与上下文相联系。“滋润”对应江南的雪,而“生光”“消释”“晴天”则都在作者描绘朔方的雪时出现了,发现其联系,同样有助于我们理解朔方的雪的精神。对于这段描写的字斟句酌,运用恰当,同样可以让学生自然地领悟雪中所蕴含的精神。这一篇文章我上了两个课时,分明就以上两点进行了细致的教学。

    在第一课时,把握了全文的基本结构后,我要求学生重点品析作者笔下的“滋润美艳”的江南的雪。我指出,两个比喻,“隐约”表现了“青春的消息”是隐藏着的,“处子的皮肤”主色调是白皙的,但其中也有鲜艳的红润隐含其中。而后面的几组色彩描写,我指出,“血红”“深黄”“冷绿”,均来自作者的加工,突出了色彩的鲜艳。而“白中隐青”“雪下还有”,则源自作者的想象,这些均表现了作者从中感受到的生命活力。“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这全然来自作者的想象,但更加突出了其中的活力。我要求学生仿写这一部分,我先让他们比较“血红”“白中隐青”“深黄”“冷绿”与红、白、黄、绿的不同之处,学生发现,这些词语一方面突出了色彩的鲜艳,与“美艳”相呼应;另一方面,也表现出了作者对于生命活力的渴望,“白中隐青”,明艳带有了作者想象的痕迹。我再要求学生思考一下“宝珠”“磬口”这几个具有比喻性质的词语加上后增添了什么感觉,学生发现了“宝珠”是带有光泽的,光彩照人;而“磬口”本身是钵状的,再类比一下《紫藤罗瀑布》中仿佛“满装着生命的酒酿”的藤萝花,学生感觉到在这里作者用想象赋予了这些色彩以饱满的生命活力。最后我要求学生想一想,总结一下鲁迅先生通过想象赋予了这幅雪景什么样的精神内涵,学生很自然就归纳出了江南的雪饱含的生命力。

    接下来,我要求学生也依照我分析文章的步骤,写一下我在冬天山下春景已至,山顶积雪尚残时拍摄的一张山顶风景照片,让他们先说出简单的色彩,再给这些色彩增添一些修饰性的词语,一些比喻,加上一些想象。我提示他们,山顶枯黄的落叶下藏着什么,“隐约的消息”不仅可以看见,同样可以听见、闻到,触摸到。而在今天的作业中,我还要求他们描绘一下学校果园中一种盛开的花朵,以求将这种练笔与现实结合起来。

    在第二课时中,我在简单点评了学生的练笔之后,就引导他们去品析塑雪罗汉这一部分。我依然扣住色彩,“冻得通红”“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同样也是鲜艳的,而父亲也来帮忙,偷来的母亲的胭脂,让这幅场景显得温馨和谐。“闪闪地生光”“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同样也显得“美艳”。这是对上文的呼应,但在下一段中,这些色彩都渐渐消退了。先是孩子们渐渐将雪人遗忘,接着“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而他原本的美艳的色彩也“一点点褪尽了”。我指出,这一部分是全文的过渡部分,作者非常清醒地知道江南的雪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只是一种理想,否则他不会去描写“冬花开在雪野中”,“蜜蜂嗡嗡地闹着”这样的场景。在描写塑雪罗汉这一部分时,他的描写接近了现实,但雪人尽管是美丽的,但却会在现实中慢慢地消释,并且最终被人遗忘。因此,作者在现实中最赞赏的是朔方的雪的精神。

    由此,我指出,“闪闪地生光”“晴天”以及“消释”在下文中都出现,但是否完全一样。学生开始比较,首先发现作者写朔方的雪是在屋顶上“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这里的“消化”与“消释”的区别,学生马上发现,消释有一个过程,而消化就是消失,似乎雪遇到了热就马上消失了。我再提示下文中作者将雪比喻成“包藏火焰的大雾”,似乎其内心就有火焰存在,于是遇热马上消失,与光和热相融,这说明雪中依然饱含着热情。接着,再看“晴天”这一环境,都出现了。但在晴天中,江南的雪渐渐消释,被人遗忘,而朔方的雪则在旋转升腾,这表现了朔方的雪一种完全不同的精神。什么样的精神?再来比较“闪闪地生光”,写朔方的雪是“灿灿地生光”,一比较,明显后者更加耀眼夺目。我提示,这雪不仅在生光,而且也在改造着这个世界,“使太空旋转而升腾地闪烁”。恰如《安塞腰鼓》最后,当腰鼓声戛然而止时,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世界已经不同,“耳边传来一声渺远的鸡啼”,一个新世界就要来到。只是,安塞腰鼓写的是腰鼓声停止后的世界,而这里写的就是雪对于这个世界的改造。我问学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学生借助“无边的旷野”“凛冽的天宇”,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空旷寂寞与严寒,在这个世界中,唯一的还在旋转升腾的就是雪,使原本死一般的世界多了旋转升腾的力量。

    教学至此,再结合背景,学生对于其中蕴含的战斗精神也就有了理解。再联系文章开头“暖国的雨”,尽管四季如春,尽管滋润着万物生长,但没有经历过严寒的考验,作者同样认为是一种不小的遗憾。这就表明了作者内心中战斗的精神,由此也可以解读“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这一句话的含义——这里的雪就是代表饱含生命力的雨,不过严寒使之变成“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但生命的力量并没有消逝,还在以自己的热情来感染世界,进而改造着世界。

    教学此课,我想,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确了教学的目标与方向,而这一方向还可以与现实相联系,延伸开来。同时,也充分通过比较阅读的方法,将学过的课文,将文本内部相关联的内容相互比较,一步步引导学生走进文本,走进鲁迅先生的精神世界。

    附:

    学生练笔选:

    那残留着的积雪,在微弱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软绵绵的,闪着银光,枯黄的落叶下,一丝嫩绿好滴好滴地探出脑袋,等待着破壳而出的那一天,山上暗灰的石壁下也隐隐发出阵阵呼噜声,想必小松鼠正做着美梦吧!(徐婧怡)

    雪中还有深黄的落叶,翠绿如翡翠的草尖,青翠如雨打芭蕉般的草叶摇摆声,泠泠的昆虫鸣叫声,雪下面还渗出了清新的鲜草的味道。(胡天宇)

    还未化尽的皑皑的残雪下,有些什么正欲钻出,似乎是鲜嫩的、绿得发亮的野草,也可能是睡了一个冬天的虫子,要发出清脆的叫声了,又或许是不知名的蓝绿色小花,枯黄的落叶残破又单薄,下面透着点点绿光,蚯蚓正要从落叶下钻出,这山上的雪将要消散尽了吧。(冯婉宁)

    山下的春天已经到来了,山上的雪,却还未化尽。

    放眼望去,从深褐色的树叶下,钻出一个个小嫩芽,探着脑袋,仿佛感觉到了春天的气息,一些小草调皮地躲在雪下和落叶下,仿佛在和人们玩捉迷藏,只露出隐隐约约的绿色,似乎随时都能钻破那深深覆盖的冰冷的积雪。小路上空无一人,只留下了绿色与冬天的斗争。(殷琳)

    花儿也开了,如果说含苞待放的桃花如害羞的小姑娘,那么成型的桃花便是温情的女子,粉嫩嫩的脸上涂了些许胭脂粉,花瓣大多是五瓣的,边缘是淡粉色,中心的颜色最深,是明艳的桃红,惹眼极了。但最标致的当属梨花,雪白的梨花被青绿的树叶衬托着,显得清纯而素雅,不加任何装饰,单是这片片雪白便能使人心情大好,加上一排种的全是梨花,这确实是最好的景致了。(冯婉宁)

    从窗户向下望去,从那果园的深绿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星星点点的粉色,那是属于桃花的娇嫩。这不由地让我想起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那桃花是多么得美,还记得我们在桃花下一起嬉戏的时候吗?现在桃花还在,你呢?朋友!(纪念)

    春天到了,校园内那不知名的花开了,洁白的像冬日飘着的雪,点缀在春姑娘的裙摆边。为学生送去阵阵幽香,在花的下方,是灰黑的树干及枯黄的小草,其实,你若是人有心人便不难发现那堆枯色中,透着绿色的小草。它们小小的,绿绿的,却也是枯色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草的下面,我隐约感受到,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昆虫们的激动兴奋。用不了多久,灰黑的树干也会抽出嫩绿的枝芽,昆虫也会在清晨在带着露珠的绿草上看来往的学生们,春姑娘也会伴着花香随着微风起舞。(吴凡)

     

    时间:2016-03-29  热度:670℃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