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春

    我的家在长江南岸,靠近大桥。带着孩子来到旁边高楼的顶层,从窗户外可以远远看见长江上的船只,还有粼粼的水光。不由想起《蓝色多瑙河》的序曲,细碎的音节如阳光下水波般轻灵,一如眼前这条东去的大江。古金陵四十八景有“龙江听雨”一景,就在我家的附近。在张葆亨的《金陵四十八景题咏》中,描述当年这里船只密集,在雨声中坐待晴日。“江上管弦江水绿,满城飞絮混轻尘”,当年的人们听着细雨对船蓬的轻轻敲击,和着声声管弦,不知不觉中岁月如同流水般轻轻浮去,细雨渐止,走出舱外,恍然又是一个天地。南京的四季变幻,总离不开雨声。就在此时此刻,春日方至,窗外又响起了潺潺雨声,一点点打湿了静静流去的岁月。

    记得余寒未尽时,在学校平房后看到了杨柳瘦劲的枝条高高扬起,将屋顶上那一片蓝天划成了细碎的小块。寒风中,蓝色的小块如同音符般跃动,就在你久久的凝视中流淌进心中。此刻,站在树下,屏住呼吸,听枝条划过天空的声音,冻结的空气似乎被一点点划开了缝隙,也随之流动起来,一如孩子的欢笑声——“柳梢梅萼渐分明”之时,我带着儿子在小区散步。眼前闪现一株红梅,繁花点点,在四周细瘦的树干中格外醒目,儿子在梅树下笑着跳着,那欢快的笑声一如眼前这跃动的蓝天。

    此刻,柳枝上有一群麻雀飞过,一阵喧闹的鸟鸣响起。亦将我的思绪带到多年前,那个我曾独自居住过的那个苏中偏远小镇中。那一年寒假过后,开学伊始,我在镇中的小亭里等待回城的汽车时,对面人家平房的屋檐下,一个小小的鸟巢中探出雏鸟的小小脑袋,一只燕子轻捷地飞来,携着金色的阳光钻了进去,接着就传来一阵清脆的呢喃声。直到那一刻,我方觉察到,春光已至了。

    此后周末登山,沿途不乏莺啼雀鸣。只是,南京的青山缺了鸟鸣,听了一冬,实在引不起太多的关注了。山路渐窄,路旁沟壑渐深,忽然听见叮咚作响,疾行几步,看见在枯枝败草之间,已经干涸了许久的泉水再度从石下、树根汩汩而出,这真可谓这个早春最令人心动的声音了。心中浮现出荀子的两句话:“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美玉明珠,皆当深藏,但其质其神仍在,不为浮世所掩,故化为这片轻响,润泽山中。登上山顶,天地澄明,远处青山如墨痕淡淡划过,静下心来,聆听大江东去之声,春水已涨了,层层浪涌正穿透城市喧闹的空气而来。下山时,枝干间又响起嘤嘤之声。此刻四周恰好无人,驻足良久,静心而听。

    第二日,带着儿子去小桃源。在葳蕤春草,玉华粉苞之中,泛舟湖上,远处的狮子山、绣球山满目晴翠,将似乎将眼着的天地也染成了翠绿色。湖面上一只只小鸭时而轻盈掠起,时而机捷深潜,水面上传来一阵阵清脆水响,伴着盈盈而落的丝丝柳枝,轻击着粼粼浮动的湖面。儿子在船上欢快跳跃,久久不愿靠岸。这两日,眼中繁华不休,耳中亦喧嚣不止,春光已盛了。

    熙日渐暖,虽然寒意还会伴着阵阵细雨不期而至,但每场雨后,总能在楼下看见花树渐浓渐殷。不由想起了听过的琴曲,总是从几个轻轻的音符中不动声色地开始,渐渐汇集起来,渲染开来,最终洋溢进整个世界。孔子说:“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窗外的春天也不如此吗?从点点花苞,丝丝嫩绿开始,浓淡渐明,再一点点汇集,渲染成一幅覆盖了身内身外一切的画面,绚烂多彩,绵绵无尽,春之琴曲以成了。当我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时,我看见公路两侧的迎春花,绿叶渐浓渐深,黄色又渐渐点染开来,直至将一切都染成了阳光的颜色。此时,真应当停下车来,缓步而行,可惜我不能够,只能打开车窗,此刻在过往车辆的喧嚣之中,不正有着琴音回旋吗?

    那天晨会,走下楼来,忽然惊喜地发现梨花已盛,宛如流云积雪,浮动在树梢。梨花的花蕊是红色的,恰似春心正炽,一如和缓的曲调中几个不安分的音符跃出,让曲调变得灵动起来。前方,杏花未凋,桃花正艳。恰如二八佳人,持红檀板,唱出一首艳丽的词藻。远处的山坡上,二月兰正盛。操场上,铺着大块的三叶草。四周青峰如障,环绕着这片天地。又似钟磬齐奏,清亮如汩汩而出的流泉,盘旋于天地之间。绿色、粉色、红色、蓝色……、不同的色彩宛如不同的旋律,汇集在一起,便是一首华美绚烂的乐曲。此刻,真想捧一本唐宋词集,持一个琉璃盏,满酌上一杯竹叶青,斜倚在花树之下,低低地清唱几段名曲。“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缺了浅斟低唱,怎能真正走进这个春天?

    窗外雨声渐急,恰如乐曲铿锵的尾段。不远处的龙江已无当年密集的船只,但听雨的人想必还不会消失。我徘徊在窗前许久,草坪上的海棠在这场骤雨之后,不知那一树琼玉尚余几许。紧闭的房门内,传来儿子平静的呼吸,小小的人儿已经睡熟了。我坐在桌前,将一点点零碎的思绪浓缩成诗句。黎明,雨止,天晴,海棠已化为一地残红,不远处红梅尚好。驾车出去时却见樱花正盛,如轻云淡霞浮动在芳草绿叶之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买杏花”,头上红樱已盛,心中天籁正鸣,便当出行。

    附:

    春日偶书诸韵

    正月过半,风暖天清。窗外柳枝,日渐分明,径旁梅梢,乍满绛星。牵牵小儿,时觅碧苹。道上常停,待子同行。

    枝上渐分明,迟迟觅碧苹。梅梢惊点绛,喜待小儿行。

    新春登山,不见月星,寒夜寂寂,孤星伴影。复循旧途,云破天清,再驻小径,水泠草青,云开雾散,宿鸟嘤嘤。遥望旧垆,似闻江鸣。俯察天地,残梦已醒。成一律:

    星影壁悬孤,夜寒循旧途。泠泠惊鸟宿,郁郁泽枝枯。造顶望东水,开云辨北垆。残年辞已尽,共伴老城苏。

    今晨登山,月色盈盈。嘤嘤晨莺,孤影随行。道上夜尽,山中昼睛。秀干郁郁,瑟瑟常鸣。浅壑隐隐,琤琤静听。寂寂峰顶,茵茵草青。老城已醒,天地澄明。

    西陲月色清,孤影伴鸣莺。故道夜将尽,晨山昼已晴。木巅时瑟瑟,壑底偶琤琤。寂寂迎风立,碧芜明老城。

    今晨独行,东方已明。好鸟相鸣,一程随行。野芳争发,碧草茵茵。踯躅峰顶,惊见早樱。成一律:

    夜尽去重檐,早莺争柳帘。野芳无意尽,春草不甘潜。洒翠怜风抚,凝苞盼日拈。繁樱惊嶂顶,悄步自厌厌。

    狮峰绣球,西北并峙,绿水逶迤,号曰桃园。早春寒尽,相伴妻儿,泛舟绿水,遥畅青山。其乐融融,似有仙缘。成一律:

    狮峰搏绣映朝晖,小径葳蕤风尚微。碧带青鬟自猗靡,粉苞玉树待芳菲。垂丝细柳盈盈落,凫水新禽掠掠飞。小子舟头频踊跃,清波微漾不需归。

    今晨暝暝,风寒雾重。前途迷茫,似失所踪。忽逢流水,壑底琮琮。玉树凝苞,相守峰中。有鸣仓庚,倩影匆匆。

    晨昏复旧游,寂寂去重楼。诘坂忘峰指,盘桓知径由。壑旁残故干,石底涌新流。相守有琼玉,聆音辨舣舟。

    上周扫庐,天朗气清。群峰如娥,菜花似锦,疾驰山中,不觉已暝。成一律:

    柳风拂面载阳曛,浓淡分明碧渐殷。千瓣粉华千种靥,万枝琼玉万般云。青峰轩邈盘桓疾,小径交通往复勤。何事一朝三百里?锦堆深处谒青君。

    昨日游珍珠泉,湖如镜开,泉似珠涌。春光融融,暖阳熙熙,轻风习习,波色明明,佳木蕤蕤,繁花簇簇。怅想旧游,已十载矣。南箕北斗,玉衡指岁,镜鬓已改,年华难收。春色正好,孩童踊跃,成一绝:

    草木凝妆争入图,暖阳鸣鸟晓风苏。翠峰锦簇收明镜,玉斗惭无贮涌珠。

    晨起登山,余寒犹厉。远目青山如黛,层林如染。缓步曲径中,幽兰时见,清泉已涸。山顶繁樱锦李,珊瑚连翘,争奇斗艳。远望大江东去,天地如洗,成一绝:

    时遇幽兰小径中,繁樱锦李染晴空。遥岑远目天低处,江去城苏春意同。

    昨日雨至,晓来微凉,轻红染径,似余微芳。海棠正浓,润润有光。日影已长,花重西窗。成一绝:

    芳草渐浓天已长,潺潺细雨湿微香。欲移花影待明月,却讶崇光泛转廊。


    时间:2016-04-08  热度:66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