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闲识得东风面——《满井游记》教学后记

    对于这篇文章,数年前曾经写过一篇文本分析(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68162727.html)。前几日备课时再读这篇,觉得有些过于注重文本之间的比较而忽视了文本自身之美。明末散文名家张岱曾如此评价袁宏道的文章:“古人记山水手,太上郦道元,其次柳子厚,近时则袁中郎。”(《跋〈寓山注〉》)袁宏道得以与郦道元、柳宗元并列,足见其写景功力之深,以往对这一内容没有重点关注,实在有买椟还珠之憾。“等闲识得东风面”,在这次教学中,对于文本进行了一番深入的研讨,看看作者是如何将初春的景色一点点展现而出的。同时,在教学中还需思考教学的方式,也就是明确教学的重难点及如何在教学中将之实现的问题。初二年级始,文言文开始集中于两个单元出现,无论是数量还难度都有所增加,此时的学习有着承前启后的意义。因此,在教学方法上,必须既考虑到学生的实际,又能够引导他们向着更高层次前进。

    那么,从本课来看,教学的方式应以什么为主呢?以往,我上文言文多采用串讲的方法,重点在于逐字逐句讲解字句,归纳一字多义、字词活用等关键字词。现在,我觉得这种方法意义不大。因为目前的学生本身对文言文就有着距离感,如果把完整的文章分解为琐碎的字词,学习就更没有快感了。无兴趣,何来更高层次的进步?何况,今天学生手中几乎都有一本文言文解读,完成翻译照念就行,用不着老师来讲。但是,是不是上课就不需要讲字词了?当然不是,如果对文章一知半解,囫囵吞枣式的讲解同样无意义。只是,在讲解时,需要每个学生都动起来。因此,我采取的方法是让学生分小组,分别讨论文本中的一部分,每个学生轮流翻译,遇到不懂的字词就讨论或问老师。因为他们解读的部分比较短,这个过程最多5-10分钟就可以完成。再由学生一句句轮流翻译,老师将句中的关键字词提炼出来,适当进行一些补充(本课中,我就补充了“时”“以”等字的相关例句)。这样做,我以为可以使每个学生都能动起来,并且也压缩了串讲的时间,提高了效率。至于文本中的关键词语是否需要归纳,我认为这完全可以留至总复习时进行。我在大考之前,都要准备一张学案,归纳单元及至学期中的主要文言知识要点,这样便于记忆,也有效果。平时的讲解,注重比较联系,反复归纳并没有太大效果。

    文言文解读的重点应当在分析文言之美上,这也是我们教学的重点。不过,如何引导学生一步步认识这种美也应当有层次性。在学生翻译全文时,第一层次为我在归纳各段内容时先点出文本的情感变化脉络——文中第一段,为全文的背景,突出了“寒”字,以“欲出不得”突出了自己的感受;第二段,为全文的主体,以写景为主,文中以“脱笼之鹄”来形容自身,以“皆有喜气”来归纳所描绘的景物,亦是自身的写照;第三段写自己的感悟,“潇然”一词点出自身的处境。通过上述归纳,学生初步体会到了文本中的情感线索。

    在学生翻译完全文之后,开始了细读文本,这是第二层次,亦是教学的主要内容。细读,需要注意两点:1、作者的写景极有层次感,要注意不同层次的景物之间的对照、呼应与变化。2、对于重点描绘的内容,要进行细致的分析。

    在第1段,作者形容北京的风大到了“作则飞沙走砾”,以至使人“欲出不得”。但在这里,为什么还要写自己“冒风驰行”呢?学生很快就从中领悟到作者内心那种不堪忍受约束,渴慕自然山水之情。而第二段中,作者为什么将自己喻为“脱笼之鹄”,而非“雀”“鸽”之类呢?学生马上就注意到了,天鹅飞得既高且远,此时“一望空阔”,空旷辽远的环境给予了他这样暇想的空间,而“拘束一室之内”过久的经历也使他想要飞得更高更远。这一比喻,与上文的背景恰成对比,同时是将“空阔”之景带给人的感受形象化了。此时提醒学生,作者描绘所见之景时多用动词,将之勾画出来进行比较,可以感受到景物描写的特点与层次——“微润”“始解”“乍明”“新开”“乍出”“所洗”“靧面”“始掠”“将舒未舒”“披风”。以文中第一个比喻为核心进行分析,可以发现,作者以镜为喻,就是为了突出初春万物初醒的景象。我们可以引导学生思考,这一比喻的本体就是“波色乍明”,但为何用镜为喻,以金珠为喻,虽然略显俗气但更显出波光璀璨夺目。不过,此时仅仅是“冰皮始解”“波色乍明”,日光虽暖但绝不至于刺目,因此镜中相当柔和的光线最能形容水波的颜色。“冷光之乍出于匣也”,此刻久冻的土地“微润”,水中尚有寒意,因此以“冷光”为喻比较贴切;而光芒始现,春意已近了。在这一段描写中,作者所要表现的就是春意“乍”现。

    接下来,写山峦,相关比喻同样应着重分析。可以提示学生相象此刻的山峦是什么样子?作者“一望空阔”,必是向远处眺望,与近处所见当有所不同。很明显,“晴雪所洗”表现远望去山川已显得一片晴翠之色,将冬日的沧桑洗去。“娟然”“鲜妍明媚”三词都有相似之意,只是“娟然”强调其美,“鲜妍”强调其鲜明,“明媚”强调其明亮,最后以“倩女之靧面”为喻体,还是为了其春日初至时的“新”喜之感。不过,这句后面的比喻也应重视。“髻鬟之始掠”,前文中并没有出现与之相关的本体。如果将“山峦”喻为“倩女”,“髻鬟”只能是山上的草木,可以前文中本体唯有“山峦为晴雪所洗”,草木在哪里呢?在后文——“柳条将舒未舒,柔梢披风”,这不就是“始掠”之景吗?此时正是“草色遥看近却无”之际,山上草木新绿可能刚刚萌发,更多的是一种感受或想象,而这种想象却在近处的柳条上成为现实。“将舒未舒”,柳芽虽未现,但枝条已柔,春意已至,再加上满目青青麦田,春意渐渐变浓了。一个比喻,很巧妙地由远景过渡至近景,并且表现出春意渐浓的景象。不过,在作者笔下,春意更多彰显在人的身上。“未盛”“时时有”两词,需结合在一起看,在作者眼中,游人实际已经不少,皆在享受着大好春光。虽然“天稍和”,仍冷,“然徒步则汗出浃背”,作者自己亦是这些游人中的一人,并且在快步疾走,享受这大好春光。

    文中最后一句总结,“曝沙之鸟,呷浪之鳞”,可以提示学生将之与《岳阳楼记》中“沙鸥翔集,锦鳞游泳”相比较,我们就很自然地发现不仅写出鱼鸟的悠然自得,同样也表现出其自由自在,可以安然享受这春光。前面,作者将自己比喻为“脱笼之鹄”,表现出久困之后的自由之感。此刻的“曝沙之鸟”,虽写实景,不也是作者此刻悠然徜徉于美好春光中形象的写照吗?因此,“皆有喜气”者不仅是“毛羽鳞鬣”,还有其中的游人,以及作者自身。正是在他们身上,春意“始”浓,最终“皆有喜气”了。而此段最后一句的总结,实际也就点出了春光已至,只是自己久困于城中,未能尽早地感受这份春意。不过,最后一段写自己可以“潇然于山石草木之间”,这份遗憾必然会在越来越浓的春光中消弥。从中,作者那分渴求自由的心理亦被彰显渲染而尽了。“等闲识得东风面”,唯有这份闲心,方能真正看见这片山水之美。

    板书:

    空阔                                脱笼之鹄

    冰皮始解          春意“乍”现

    山峦为晴雪所洗   

    柳条、麦田       

    游人“时时有”    春光“始”浓    

                       皆有喜气       未之知——潇然

    最后一层次,就是应当引导学生结合本单元几篇写景散文,认识一下本文在山水散文史上的意义。在教学《小石潭记》时我就让学生尝试将《三峡》与《小石潭记》进行了比较,学生发现《三峡》所写,是以景为主,情蕴含于景中,因此不同季节的三峡表现出不同的情感。而在《小石潭记》中,景皆是为情服务的,作者笔下的所有风景都打上了自己的情感烙印。《岳阳楼记》《醉翁亭记》亦是如此,所写之景皆是作者心中之景,用以抒情。不过,范仲淹、欧阳修的作品中,多了一份心系天下,忧国忧民的情怀,表现出了强调的社会责任感。而在《满井游记》中,景物同样也是作者心中之景。在“天稍和”、寒意仍浓之时,一切却都已经欣欣向荣,春意盎然。只是,这种春意多体现在游人、动物身上,也就是从作者心中而来。袁宏道曾经就文章写作提出三个标准:“一曰性灵,就是将‘真实的感情与客观的结合,而后不加粉饰地表达出来’;③二曰趣,这里所说的趣,‘不是一般的趣味,而是诸般客观现象通过会心者的灵感,作出的自然的反映’;④三曰新奇,‘文章新奇,无定格式,只要发人所不能发,字法句法调法,一一从自己胸中流出,此真新奇也’。”(钱伯城《袁宏道集笺校》)在此文中,读不出那种心系天下的大情怀,但是个人的情趣却被真实地表现出来。这是晚明时代个性解放的一个体现,亦是作者所提倡的“性灵”派文学风格的体现。引导学生认识这一点,今后他们再读描绘山水的古文,就多了一个欣赏的角度或层次。

    最后再强调一下,我以为讲解出文言文的文字之美,最关键之处就在于要把文章看成一个整体,每一段精彩的字词都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不应将之孤立。要注重文字之间的照应、铺垫、过渡关系,给予学生一个整体的印象。此外,我们所学的文章都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唯有将不同的文章相互比较对照,方能真正体会到每篇文章所具备的美,文章自身独特的美也会在这种比较中体会到。唯有此,方能真正让学生领悟到文字之美的真谛。

    时间:2016-06-02  热度:694℃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