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棍棒教育想到

    家里的小屁孩越来越调皮,有时候打打手心,他还怕一点,但是他妈妈就过来护着了。想到了我小时候,爸妈也常常打。以前常常听老人说一句话,“棍棒底下出孝子”,这话不一定对,但以前确实大多父母如此教育孩子。梁晓声在《父亲》中描写父亲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巴掌,让他落下了口吃的毛病,而一封信让大哥终身在精神病院度过。我想,没有一个孩子会喜欢父母的拳脚棍棒,不过今天的一些事又让我们深思不已。李双江老师说自己要教训孩子,一抬手自己眼泪就下来了,结果……棍棒教育究竟有无用处,看来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我思考了一下中外两个棍棒教育的典型事例:一是失败的例子,南北朝时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对自己的儿子,后来的静帝宇文阐管束极严,据《周书
    静帝纪》载,武帝让东宫的官员将太子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来,每个月审查一次,“每有過,輒加捶扑,尝謂之曰:‘古来太子被廢者幾人?餘兒豈不堪立耶?!’”让这位当时只有十来岁的太子无论严冬还是盛夏,都要天不亮站在宫门前与大臣一齐等候早朝。结果,武帝一死,这位太子一边摸着腿上的鞭痕,一边指着他爹的棺材大骂“死晚了”(武帝死时37岁)。然后先将他爹的宫人,挨个审察,看到顺眼一点的,就留下。接着将武帝朝能干的王爷、大臣逐一杀掉,又穷侈极欲,立了四个皇后。皇帝当腻了,就让位给自己八岁的儿子,自己当太上皇,不称朕,改称“天”。总而言之,当年不能干的事,他一一都干了;种种荒唐的足以亡国的事,他也干了。结果三年后,他死了(估计是玩得太过火了,死时只有22岁),他老丈人杨坚(杨坚之女是静帝的太子妃,结发妻子,地位高于其它皇后。静帝多用地位寒微的小人,这群政治暴发户在他暴亡后怕地位不保,因此矫诏让杨坚执政)轻而易举地取得了京城的政权(北周有能力的宗室已经被静帝杀光了),然后灭掉外地的反对派之后,将北周剩下的宗室全部屠戮干净,连婴儿也没放过。清代史学家赵翼曾指责杨坚如此轻易地得天下,又如此残酷地对待前朝宗室,“殆无人心”。不过,赵先生应当再强调一句,他还得感谢他的好女婿,帮他清扫道路。

    另一个例子,也很极端。普鲁士第一任国王腓烈特一世,天生看不惯一切知识阶层,对于喜爱知识,酷爱文艺的皇太子,恨得咬牙切齿,几乎一见到他就要亲手揍他一顿。皇太子曾经因为梳了个法国发型被他骂为“像个法国娘们”,被迫公开道歉。后来太子受不了,想跑到英国国王,他的表哥乔治一世那里,被他发现了,他把太子与和他一齐跑的一个军官抓回来。法院判了那个军官终身监禁,他把判决书扔了一边,当着太子的面亲手把军官给砍了头。他一边对儿子拳打脚踢,一边骂“我老子要这么对我,我早自杀了,你还有脸活着”。他多次要废了这太子,不过当时欧洲的君主关系错综复杂,各国王室盘根错节,废不废太子关系各国利益,他说了不算。不过,最有趣的是,这位太子继位后,恰恰成了他父亲最好的继承者,不仅治国有道,而且将其创立的军队理论发扬光大。数十年间连续赢得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七年战争等等全欧大战,虽然付出惨重代价,但让普鲁士一跃而为欧洲强国。他所创立线式步兵阵,横扫欧洲,将曾经不可一世的欧洲霸主法国打得连连惨败,无奈走向衰退,成为后来法国大革命的远因。因有如此煊赫功业,他被后世尊为“腓烈特大帝”。他也没有放弃自己对文艺的喜爱,他是文艺界的保护者,伏尔泰与他曾保持多年的友谊,又是一位长笛演奏大师。拿破仑在打下普鲁士时在他墓前凭吊,说如果这个人在世,我们绝对赢不了。

    同样是棍棒教育,为何会如此天差地别,恐怕不是简单的强父弱子之类的推断能够解释的。这就要我们比较一下细细比较两位强父,发现两人的共同点,也要找找两人的不同点。通过比较,我发现两人大体有几点相同:一是自己功业赫赫,周武帝灭佛灭齐,统一北方,如果天假以年,统一中国的大任必定由他完成。腓烈特一世将普鲁士升为王国,利用欧洲各国的战争取得具有战略意义的几块领土,但他对国家最大的影响是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这为他儿子后来震动欧洲的军事改革提供了坚实的后盾,故被后世称为“士兵王”,当然也是强大的普鲁士的奠基者。二是对儿子都极严厉,而且也极暴躁,稍有小过就拳脚相加,丝毫没有假以颜色。三是他们都对自己的儿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腓烈特大帝不用说了,他后来与伏尔泰交恶,甚至险些将其送入监狱,其行为中其父亲的影子颇深。周静帝大杀亲王群臣,也是为了集中权力,这自然是从他父亲那里学来的。这与北齐亡国之君齐后主高纬,为了宠妃冯小怜江山都可以不想的作为大相径庭。因此在他生前,还没产生过有大臣篡权的危机。

    不过,比较一下两人教育孩子前后方式的差别以及他们所处时代和背景,就会发现两人的不同之处,或许正是导致了两个人在教育儿子时,方法相似,结果不同。

    腓烈特一世在位时,虽然暴力,但对儿子的教育一以贯之,没有什么前后差别。而当时普鲁士只是一个小国,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国家利益,前后没有差别。例如,他将自己所造的世界第八大奇迹琥珀屋送给彼得一世,以换取俄国的支持,这让那些批评他奢侈的人吃惊不已,这些事后来都在影响着他的儿子。腓烈特二世肯定不满父亲的管教,但继位后发现欧洲强敌环伺,要生存下去必须不同作战,他父亲那一套真正有用。例如,是他刚继位时,就卷入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虽然普鲁士苦战得胜,但主要靠的是普鲁士训练有素的军队。换而言之,是他父亲训练出的军队打赢了这场仗。他于是投身军旅之中,并且开始集权统治,最终开创了一代霸业。

    周武帝则不同,他刚继位时,大权并不在自己手上,当时手握北周大权的是他堂哥,大将军宇文护。宇文护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位“冠军”——杀皇帝的冠军——他一人杀了三皇帝,西魏末帝、北周的前两个皇帝都为他所杀。他杀了武帝两个哥哥后,因为武帝平时比较低调,他觉得没威胁才立他为帝。武帝在位17年,前12年都生活在这位堂兄的阴影下。此时的武帝什么事都不管,大臣向他汇报工作,他都让大臣向大将军说去。可想而知,此时他教育儿子肯定也采取放任不管的态度,否则必然引发宇文护的猜忌,他也要成为宇文护“屠龙”名单上的第四人了。在他在位12年时,他发动了一次小规模政变,杀了宇文护,终于掌握了大权。短短5年时间,就灭佛,灭北齐,史书上说虽然功业极高,但也劳民极大。北周灭亡时,百姓并未有多伤感,这也是原因之一。前后期政策的巨变,特别是后期的急于求成,想必也会给他的儿子教育留下深刻的印记。至于是好是坏,大家就有目共睹了。此外,周静帝继位后,天下已无强敌,北齐原本比北周强大,已经被灭,南方的陈只是苟延残喘,一次北伐全军覆没后再无力与北邻争雄,自然让静帝心生懈怠,从而来安享太平。如果此刻还是强邻环伺,相信他还不至于如此。

    环境的安逸容易让人懈怠,康熙的太子胤礽,幼年是聪慧异常,皇帝精心挑选了当时的饱学鸿儒做他的老师,他与师傅论经辨道,引经据典,常常令师傅都哑口无言,只能向皇上打辞职报告。但他长成之后,却变得贪财好色,甚至因为康熙在位时间太长而愤愤不平,至于半夜偷窥父皇营帐,看见皇帝身体不适还暗自窃喜。康熙知道后,大哭,说祖宗江山断不可托付此人,最终经两次废立,将其永远圈禁。胤礽前后发生如此巨变,究其原因,自小生活安逸,为太子三十余年,皇帝对其期望极高,甚至还因为他的聪慧而祭庙感谢祖宗,相信他耳边听到的大多是阿谀之辞,又没有经历过大阵仗,自然养成了专横跋扈的个性。

    让他父母对子女的态度如果前后变化很大,其结果往往是不好。后来的清代道光帝也是如此。他父亲嘉庆秘密立他为储,但他一直没有儿子,嘉庆帝曾经后悔过。这时他有了一个儿子(皇长子奕纬),嘉庆作为爷爷自然极高兴,封孩子为多罗贝勒。但道光却在开始不怎么喜欢他,主要是因为孩子的母亲出生极微贱,所以他对其一直都不闻不问。但当了皇帝后,因为他的其它几个孩子都夭折了,这个儿子就成了他唯一的继承人。他又一反常态,对这个儿子异常关爱起来,给他找了著名的学者当老师。结果这种来得迟且过度的爱让皇子承受不了,他显得顽劣不堪,曾经对老师说我当了皇帝先杀你。道光闻言大怒,把皇子召来,不由分说就是一脚,没想到踢中要害,皇子就此伤重而死。

    思考这些前车之鉴,我想,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对孩子用了暴力。惩罚也是教育的一种手段,缺失惩罚的教育肯定不完善。当然,惩罚的方式有多种,不过惩罚必须能让孩子记住才能真正有效,由此可见,棍棒教育也不失一种方法。只是惩罚是一种手段,而非教育的目的。教育子女的关键还在父母自己身上。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父亲首先没有给孩子树立一个榜样,再急于求成,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当了这些年老师,常常遇到一些家长说孩子管不了,还说老师说的话孩子听,他们说的孩子不听。前些天看到有位专家写的书,说她不赞成把孩子弄到办公室补作业。然后举了自己的例子,说自己的孩子不写作业,孩子爸爸要使用点小暴力,她反对,说让老师来管,孩子害怕老师就写了。我不知道这位专家的本意如何,把责任推给老师不是好做法,同时也说明孩子也要有所畏惧,教育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

    家长对于孩子发展环境也有一个正确认识,至少不该把一些不良的习惯表现在孩子面前。南京前年公审饿死自己女儿的妈时,她就说自己不懂爱,也不会爱,自己不配当母亲,这话很能发人深省。我对我家的小屁孩,肯定是疼爱,快四十才有这个小东西,怎么能不爱?但是该管不会手软。父母不可能是完美的,但在幼小的孩子眼中,父母应当成为一个良好的示范,有了孩子,对自己的言行也应当有一个约束了。

    时间:2015-02-03  热度:731℃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