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书

    前些日子在装旧报纸的纸箱中一通翻找,终于找到了一沓牛皮纸。虽然在此之前在我的小车里放了快一年时间,后来又在箱中放了快两年了,但摸在手上,依然显得厚实坚韧。这些牛皮纸是用来包书的。

    家里的书橱越来越拥挤,里面的每一寸空间都必须要用来,于是一排排书的上面也要堆积上书。多年前,一位老先生对我说,这样放书会让书卷角,除非把书包起来。其实,从小学开始,我就已经自己包书了。那时,我用的大多是前一年的旧挂历,有时也用报纸,不过效果都不好。挂历纸比较硬且脆,包上没有多久就破裂了,表面又过于光滑,不太适宜写字。报纸薄且软,除非用毛笔,根本无法在上面写书名。前些年检索家中的旧书柜,偶而还能发现几本用旧挂历包的书,不过翻看一下,包书皮早已破裂,只能换掉了。用报纸包的书,则一本也没有了。几年前我管理学校的图书馆,每学期分发新书是当然的工作。现在的教材都用牛皮纸包裹,而且往往包三层。外面一层有标签,里面一层因为直接与书接触,往往不是破损,就沾上泥,中间一层却是崭新的。于是,我就常常收集中间这一层纸,用来包书。

    每一次包书,都好像一个仪式。先将一迭书整齐地放好,再开始裁纸。将一整张牛皮纸仔细地对折,将几个角认真地对齐,然后用一把大大的水果刀轻轻一裁,将其划为两半,再折再裁。一般来说,一整张牛皮纸可以裁成八张,包上八本普通厚度的16开书。个别书厚一些,将就一下也能包了。实在太厚的书,以及一些大开本的书,就要用一些大的纸了。把书放在裁好的纸中,对折一下牛皮纸,调整一下书的位置,让书正好处在纸的中间,然后隔着纸顺着书的轮廓按一下,将书的痕迹留在纸上。我很喜欢这个步骤,在这一刻,我可以仔仔细细地感受一下整本书的大小与厚度,原本一片空白的纸张此时也与书有了联系,并且很快就联成了一体,牛皮纸也就完成了从废纸到书皮的转变。厚实的书捏在手中,仿佛握住了一位久未见面的老友的手,用心地感受手心传来的温度。

    再用剪刀在书皮的上下边缘各剪两道斜斜的口子,剪的位置需要观察一下,因为必须保证展开后上下宽度大致相同,还要与书的厚度相应。这是包书的过程中唯一要用到剪刀的地方,而冰冷的剪刀在此时也似乎有了温度。接下来,展开书皮,将刚才剪过的部分折叠进去,将书放进去。此时的书往往已经放反了,我总是要把书放正过来再包,因为我总觉得这一刻比较庄严,代表着我正式让这本书成为了我家的一员,怎能让它倒着呢?包好书皮,在书皮的正面写上书名、作者,再在书脊上也写上相同的内容。有几次,我没有在书脊上写书名,找的时候就有些麻烦,得把书都抽出来才能发现书的内容。写书脊还有一点好处,就是让原本杂乱的书显得整齐有序。我收集了不少漓江出版社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丛书”,不过版本不同,书的外形差别很大。我将这里面所有的平装书都包了起来,并且在书脊上用相同的格式来写书名、作者,放在书柜里就显得挺整齐。不过,写的时候还得注意一下,要让所有的书名的位置大致相同。包好的书,放在书柜中,总觉得厚重了许多。过去,曾有人说用牛皮纸包书,原本崭新的书也显得旧了。我倒觉得,包好的书似乎多了不少积淀。

    我用牛皮纸首先包的是家中的旧书,母亲买的一套《安徒生童话全集》是最先包好的。虽然书比较薄,在书脊上写字有些困难,我还是仔仔细细地将每本书名及编号写了上去。十多本书整齐地排列着,看上去心里不禁多了几分暖意。妈妈留下的书,还会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过去,常常逛书店,买的书常常是精装的,没有必要包了。后来,不去书店,转而在旧书网上买书,所买的旧书居多,包书的量一下大了起来。这些书过去往往是图书馆的藏书,也有一些私人留下的痕迹,包好之后,原本有些陈旧的书就显得新了许多,并且我也才真正觉得这些书真正属于了我。或许,若干年后,这些书也会从我这里散失,不过这层书皮可以保持住它们原本的样子。

    不过,回想起自己包的书,发现包得最多的居然就是我的语文书,而且一学期还要换几次书皮。有时候,我也会利用一下旧书皮,语文书的厚度差不多,虽然书脊上写的册数不一样,将就一下也行。本学期,没有包书,主要是觉得这天天用的书,没必要包起来,而且一学期包几次实在太烦了。结果一个学期下来,书的封面一点点从书角开始脱落,书内页也卷了起来,最终形成惨不忍睹的样子。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正好找到一张裁开的牛皮纸,于是就包了上去。包好之后,原本破旧的书看上去居然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学期虽然快结束了,但我并不觉得可惜。想一想,生活也原本如此,一些事看似小,可做不做带来的感受实在有天壤之别。看来,下个学期书是必须要包的。

    小学时,学过一种包书法,就是在书角包出三角形来。这样包起来,显得别致而漂亮,据说还能保护书角。学会之后,几乎每包一本书都要包出三角来,放在书包里,也觉得有面子。不过,当书橱里的书渐渐多起来之后,就不再包三角了,多出来的三角凭空挤压了不少空间。现在的孩子大多买塑封贴面,包书的乐趣估计知道的已经不多了。等我的儿子长大了,我也会教他包书。只是不知道,那时候,还能不能记起如何在书页上包出三角来了。

    时间:2015-02-16  热度:473℃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