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与牛奶的渊源

     


    “每天一杯奶,健康中国人”,今天这句广告词已经走入千家万户,牛奶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了我们家庭必不可少之物。不过,牛奶与中国人的渊源,却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在中国古代,牛是一种国家战略资源,早在春秋时代,秦穆公大夫百里奚就以善于养牛著称,在《史记》中有“百里奚饭牛”的事例,而在战国时期,商鞅变法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重视耕牛,国家给农户发放耕牛,由官吏定期检查牛的情况,是否养育了小牛。屠宰牛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这一法律直至宋朝都存在。在北宋,著名的包拯包青天就曾经为一位耕牛被邻人所害又遭其诬陷的农民平反。在成书于两宋之交的《东京梦华录》中有《州桥夜市》一节,其中列举了当时北宋京都汴梁的种种小吃,其中大都为果脯,肉食主要为猪羊之类,也有鸡鸭鱼兔,也有一些今天少见的,如獾儿野狐肉,但唯独未见牛肉。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多数中国人连牛肉也很少吃,更不用说喝牛奶了。因此中国古时,喝牛奶的最主要应当是北方一些少数民族。不过,牛奶容易变质,不易保存,所以当时牛奶主要加工成奶油保存,古代称为牛酥,牛酥进入中国达官显贵的餐桌的历史则可以追溯至魏晋三国时代。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此后中国进入大分裂时期,而这一时期也正是中国民族大融合的时代。当时,各路军阀的军队中分别都有少数民族参加。例如曹操在破袁绍时深入北方,大破乌桓军队,将其中精锐编为自己的骑兵;蜀汉刘备在伐东吴时,曾得到湖南的武陵蛮的支援;诸葛亮北伐时,其军队中亦有青羌加入。也许,正是这些来自少数民族的部队将牛奶、奶油传给了中原汉族。《三国演义》载曹丕按塞外法制成一盒酥,献给曹操,结果被杨修等人吃了。此事不见于正史,但应当不是空穴来风。有趣的是,今天我可以找到的最早记载奶油,也就是牛酥的书籍,是东晋人常璩所著的《华阳国志》。本书主要记载四川重庆、陕南、云贵一带的地理及历史,其中第四卷《南中志》(地大抵在今天云贵缅甸)中载兴古郡(位于今天云贵交界至广西一带)的特产,“兴古西平三郡,少谷,有桄榔木,可以作面,以牛酥酪食之,人民资以为粮。”桄榔木茎干富含淀粉,用奶油拌食,有点像今天的西餐吃法,但可见这里的少数民族已经开始提炼奶油了。兴古郡靠近南亚,而古印度传统以牛为圣物,喝牛奶的历史也很早,我估计可能这里的少数民族食奶油大概是受其影响。有趣的是,中国人最早饮用牛奶的记录也在此时,《魏书》载北魏早年,一位侍奉过数位帝王的太监王琚,“常饮牛乳,色如处子”,寿至九十岁。


    在唐代,牛酥进一步普及,《新唐书·地理志》中载,位于今天甘肃的庆州一带,给朝廷的贡品就有牛酥。此地近北方游牧地区,牛酥当是从北方游牧民族传来的。唐末时,牛酥应当已经在达官显贵中甚为普及。史载五代十国时后蜀名臣李昊“每牡丹花开,将数朵分遗亲友,……又以兴平酥同赠,且云:‘俟花谢,即以酥煎食之,无弃秾花也。’其风流贵重如此”(《十国春秋》中加以“花酥”之名),“风流贵重”四字不仅指李昊为人,也指其所赠之物的珍贵。苏轼《雨中看牡丹其三》有句曰:“未忍污泥沙,牛酥煎落蕊”,所用就是这一典故。


    在北宋,士大夫更是视之为珍。北宋末年,诗人江端友作《牛酥行》,写有客居洛阳,“牛酥百斤手自煎”,“倍道奔驰少师府,望尘且欲迎归轩”,去送给当时炙手可手的权阉梁师成。只可惜,前几天已经有人送过了,“其多乃复倍于此,台颜顾视初怡然”,梁师成望着两百斤的奶油,脸色才稍微愉悦了一些。而前一天人所送的,虽然数量不多,但装饰华丽,“桶以淳漆丽且坚”。这位所送的,数量既少,包装又不好,要想博得梁师成的欢心,只能明年努力了。以牛酥贿赂朝中权臣,足见其贵重程度。不过,牛奶和奶油,当时可能主要作为一种药品来使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提到宋太宗的侄子赵德文生病,需要用到“生牛乳”,皇帝特批相关部门每天供给“一器”。亲王生病,用牛奶还需皇帝特批,也可见其贵重。此外,《长编》中还提到北宋有专门的部门牛羊司,养奶牛。


    元代,统治者以游牧民族入主中原,自然把许多来自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及特产带入了中原,其中自然少不了大量的奶制品。甚至传播至中国的边疆,郭沫若在《孔雀胆》一剧后的附录中就认为,云南昆明特产的奶制品就是元代梁王所传入的。并且,中原一些奢侈的习气也与奶制品相结合。例如,欧洲人传说冰激凌就是马可·波罗从元朝带入欧洲的。不过,今天的《马可·波罗游记》中没有相关的记载,但却有奶冰的记载。元世祖忽必烈对此非常重视,对配方保密。受此影响,到了明代,喝牛奶、吃奶制品就已经相当普及了。明末张岱所著的《陶庵梦忆》中就有《乳酪》一章,写自己用家养的奶牛自制奶酪,用各种方法来吃,“无不佳妙”。有趣的是,他在文中写,“用鹤觞、花露入甑蒸之”,又提到“苏州过小拙以蔗浆霜,熬之、滤之、钻之、掇之、印之”,这似乎与老北京制奶酪的方法相似。老北京在明清时代,各种奶制品盛极一时,唐鲁孙先生在《饮馔杂谈中国味》中对此有着详细介绍,而北京传统给乳酪定型,就是用酒酿或蔗糖。其中提到著名的“奶酪魏”,其手艺传自宫中,其合碗酪,把碗倒过来都不洒。这些奶酪制品,今天去北京,依然可以尝到。


    而在西藏,从奶中提炼的酥油更是藏人不可或缺的美食,生活日用品。提炼酥油的主要方法就是通过对牛奶的捶捣,让牛奶中的脂肪分离出来。夏季所产的酥油色泽金黄,又是制作酥油花的主要材料。在酥油中掺上贵重的颜料,使之五彩缤纷,再将这塑成人物建筑花卉,这就是酥油花。不过,酥油的融点是2℃,因此制作时手需先泡在冰水中,其艰难可想而知。青海西宁的塔尔寺是制作酥油花的圣地,寺分两院,每年都举行酥油花比赛,在藏历新年展出,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个节日。

    时间:2015-05-20  热度:414℃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徐老师,那天仿佛看见你加入青春语文群了,今天在群里找您,没找见,许是我看错了?语文网,很久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