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语驿边桥——并致一位许久未见的小朋友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梦江南》(皇甫松)


    本词见于《花间集》,皇甫松应当是唐末人,唯一所知的生平就是。他是工部侍郎皇甫湜之子,宰相牛僧孺之外甥,应出身于书香名门。《花间集》中称其为“先辈”,当曾中过进士却未任官。《花间集》中录其词12首,其中最著名的当为此首《望江南》。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称其“情味深长,在乐天、梦得上。”《花间集》中所录词,大多“用助娇娆之态”,“将使西园英哲,用资羽盖之欢;南国婵娟,休唱莲舟之引”,词调绮丽而乏深意,皇甫松的词也被人称为大多意境不深。唯此首《梦江南》,一读之后,怅然良久,令人沉吟良久,踯躅难忘。


    “兰烬落”,指用兰草捻成的灯芯已渐渐垂落,在昏暗的灯光下,画屏上原本娇艳的美人蕉,此刻也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了。想来此刻,在斑驳陆离的光影下,屏上的图案亦显出捉摸不定的影像。叶嘉莹先生将温飞卿《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一句释为“早晨、破晓的时候,太阳的阳光从门窗的空隙照射进来,照在这个女子的枕畔的屏山之上,……所以当日光照在这个美丽的有金碧螺钿上的屏风上,那日光就显出金光闪烁的样子。……有日光闪烁,人从梦中惊醒了。”这两句所写的时间恰恰相反,但残灯幢幢影子亦惊动了人物的内心。陈从周先生称屏风的特点为“似隔非隔,在空间上起着神秘作用”。这里的屏风,就将诗人的内心引入了另一个时空之中。在古人的诗句中,芭蕉可为季节更替、时光流逝的象征。蒋捷词中有句“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前人亦有句“书成蕉叶文犹绿,吟到梅花字亦香”,将诗光交替与时令风物相合,颇为雅致。而这里,芭蕉亦多了一份相思之情。《红楼梦》,贾宝玉在为怡红院所题诗句中,化用钱珝名句“冷烛无烟绿蜡干”,成一联“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芳心犹卷,春日凝妆,绣楼独望,自然将人引入那魂牵梦绕的江南水乡中。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久居江南的人都知道,江南每一次季节更替,总少不了一段细雨相伴的日子。诗人梦中所见的江南,“梅子黄时日日雨”,正是春日将尽时的绵绵细雨,此刻,芦苇荡中,小船轻漾,笛声清扬,伴着稀疏的细雨,在心中划出点点涟漪。笛声清亮,《太平广记》中载唐玄宗中时吹笛高手李谟在越湖吹笛,“其声始发之后,昏曀齐开,水木森然”。清亮的笛声唤醒了沉醉的迷梦,梦中的江南也就越发显得清晰了。不过,最令我感动的还是“人语驿边桥”一句,驿站,本就是行人暂时驻足之地,店外有桥,便是行人将去之地。飞卿《商山早行》中有句“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亦将客店与小桥放入同一画面中。这是因为,桥连通了近处与远方——桥这边,是送别的亲人;桥那边,是不可知的未来;离别的人,由此而去;相思的人,在此守望。不同的形象与情感在此重叠,更多的意蕴与思念亦交错于此。吴冠人先生在《桥之美》中称“桥往往担任了联系形象的重叠及交错的角色”,其实,桥不仅重叠了有形的画面,亦让无形的情感在上面交织。而那离别的絮语,此刻亦如细雨般无尽,亦如笛声般在心中印下了不灭的痕迹。如果说,屏风隔绝了室内,联系了不同的空间,此处的小桥细语亦让时间在这一刻凝滞,有限的时间有了无限的延长。


    短短的一首词却有了无限的时空感,这的确比白居易的《江南好》、刘禹锡的《竹枝词》多了些许深邃的意境,自然也多了许多令人深思的内涵。“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在那场绵绵细雨之后,将是一个漫长的夏日。“夏簟清兮昼不暮”,在那个火热的季节,期待清风,期待成长。贾宝玉为潇湘馆所提的对联是“吟成豆寇诗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豆寇时节是春初,荼蘼已是初夏,艳丽的春日便将随着这场绵绵的细雨渐行渐远,虽说荼靡开尽花事了,但梦中的繁花依然如锦,而五彩的秋日亦在此刻孕育。


    每当读到此处,我就想起来那一个已经许久不见的小朋友。她的名字就是源自于这首词,而我初识这首词也恰恰是因为这位小朋友。读词之后,怅然良久,反复吟读,直至成诵。记得那时,她还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学生,在我的婚礼上,她最调皮,今天打开当年的视频,还能清楚地听见她在小声为我纠正一个字的读音。平时,最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给她讲那些从古书中看来的故事。有一次,她还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的学校听公开课,小学生上课的样子真的很可爱,那活泼的样子依然历历在目。后来,因为我去了外地,许久不曾见到,据说她把我留在办公室的一箱书翻了个遍。最末一次相见应当是学校的运动会里,她还是活泼在运动场中跑来跑去,见到了我分外的亲热。此后,屈指算来已经过去了五六年,再也没有没有见到了她,只听说她考取了上海复旦。前些天,她妈妈给我们做讲座,我才知道,昔日的小女孩已经成了一位诗人,从平常的生活中收集点滴的感动,串连成琉璃般晶莹诗句。苏舜钦有句:“梦觉流莺时一声”,元好问有句:“海榴初绽,朵朵蹙红罗”,此刻听着这些诗篇,仿佛耳畔有流莺时鸣,眼前是榴花如火。时间就是如此,在萧萧的细雨中,酝酿着一个更加璀璨、更加成熟的季节。


    “人语驿边桥”,在那一刻,时光可以凝滞,但微微的细雨却在不知不觉中润湿了生命,让生命的脚步渐渐厚重而有力,渐行渐远。“细雨湿流光”,让时间似乎可以触及,却依然不停地流逝。韦庄说:“春水绿于天,画船听雨眠”,这是在梦中的沉醉;张爱玲在《沉香屑》中说:“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这是对已逝时光的研磨。而清亮的笛声响起,又让我们的生命多了一分清醒与感动,在继续前行中增添生命的厚度与重量。皇甫松生于唐末,当逢乱世,摇曳灯光下的江南便是他生命中的归宿。而我们,心中是否也应有一个江南,在我们的生命中画出红绿交错的倩影呢?一番细语后,桥向远方延伸,前程漫漫……


     


     

    时间:2015-06-15  热度:497℃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徐志耀

      感谢志耀!感恩诗歌!感念岁月!其实,你才是真正的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