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游记》读后感两则

    人不可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西游记》平顶山伏魔故事读后感(32-35回)


    平顶山伏魔的故事,是《西游记》中情节最精彩的故事之一。孙悟空在出师不利的情况下,连施巧计,最终将魔头手中神通广大的五件宝物都弄到了手,最终战胜了魔头。在这个故事中,孙悟空的机智令人钦佩,但最让人难忘的是孙悟空那一身铮铮傲骨。


    文中有两个情节很值得我们细细品读,一是悟空被魔头施法,大山压身时依然谈笑风生,还以语言戏弄魔头;二是悟空化身小妖,去压龙山压龙洞请魔头母亲时在二门外的一场哭。前者身处险境,不忧不惧,真正是好汉的行为,一身傲骨令妖魔胆寒。后者则是因为他平生只拜过佛祖、观音与师父,现在却要向一个妖精下拜,感觉受了莫大的羞辱。其实,忍辱负重者古已有之,比磕头更大的羞辱不胜枚举,孙悟空曾经历多少折磨,都“不曾有一点泪儿”,为何因为磕一个头而流泪呢?这就在于其身上的傲骨。


    有傲骨者,不惧强权,重的是自身尊严,绝不肯为五斗米折腰,也不肯为万钟禄失志。孙悟空所重者也是自身的尊严,为此,面对魔头的诡计,他可以不忧不惧,依然拼尽全力来与其相争。也正因为此,他也为见老妖不得不磕头而流下了英雄泪。但孙悟空毕竟还是向老妖磕了头,而且是“撞将进去”,丝毫没有迟疑。这就是因为他身上有傲骨,但无傲气。有傲气者,目空一切,眼中只有自己没有别人,持才傲物,盛气凌人。这样的人,又怎会心怀他人,经可以不取,但自身的排场架子是一点儿也不能丢的。而有傲骨者,虽然有自尊,有自信,但知进退,知大局。孙悟空也想过,“一卷经能值几何”,但想到师父在五行山下救自己脱困,取经也是为了点化众生,故而不惜使自己尊严受损,毅然磕下了这个头。前面孙悟空开导唐僧时曾言:“扫除心上垢,洗净耳边尘”,这不是让唐僧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是让他坚守自己的主心骨,坚守目标,一路前行。


    人有傲气容易,但去的也怪。因为有傲气者往往心中少内涵,自然也缺底气,一遇挫折磨难,就常常退缩不前,化傲气为泄气。但有傲骨不易,有傲骨者需有志向,有毅力,可坚守底线,不为外界所动摇。故大丈夫能屈能伸,真君子可进可退,他们并非随波逐流之辈,而是能在不同时势下都能坚守自己的原则。任你风吹浪打,我自扬帆前行,纵然狂澜遮天,仍有磁针指南。孙悟空心中就有这样一根主心骨,有这样一支指南针,让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不退缩,不逃避,傲然前行。因此,虽然他磕了这个头,可是我们看到的依然是个凛然大度的美猴王。


    读《西游记》,二十几个降妖伏魔的故事让人目不暇接。上天入地,斗智斗勇,一波三折,变化无穷。不过,如果仅仅读故事,不了解人物的性格内涵,只会让作者的一片苦心落空。这本书,一个最大的主题就是“立志”,唐僧是肉体凡胎,毅然踏上西行的道路,就是立志。虽然在一路上,他也曾有过感叹,有过迷茫,但前途已定,从不迟疑,这就是他身上的傲骨。孙悟空虽然西行之初有些野性难驯,但其内心却逐渐坚定起来,是西行队伍的顶梁柱。书中常常以“金公”来称呼来,这是道家对铅的称呼。铅沉重而坚实,恰恰与其内心相应。猪八戒心性懒惰,时常有回高老庄的想法,也因动了凡心常常被神仙悟空戏弄,这恰与书中对他的别称“木母”相应。“木母”就是道家对水银,其特性就是流离不定。但他在西行路上,也逐渐走上正途,一些苦活累活,都是由他承下。水银虽然流离不定,但散者终会相聚,恰恰与猪八戒的经历相应。而沙僧的形象比较模糊,不过几次考验也都能显出其坚定的内心,他一路勤勤恳恳,挑担至西天,是个默默无闻者,但也是不可缺少者。沙僧在书中又被称为“黄婆”,这是道家对炼丹时中和铅与水银的物质的代称。道家传说,炼丹以铅、水银为主,中和以其他物质,方能炼成金丹。这在现实中是无稽之谈,但如果放在人生中,坚定的铅与游离不定的水银恰是人生的不同状态,再加上中和物质,所炼成的金丹可以使人长生,那是因为其中有不散的傲骨在,让人的精神可以永存。


    做事需有度


    ——《西游记》乌鸡国故事读后感(36-39回)


    乌鸡国救王降妖的故事没有太多曲折的情节,也没有什么激烈的打斗。值得我们关注的,一是故事中出现的大量的诗歌,或嵌药名,或镶数字,或用比喻,显得妙趣横生;一是故事中出现的人物形象,活灵活现,有血有肉。唐僧显得既有些迂腐,有又些精明;孙悟空既聪明,又会被人整治;猪八戒既有些拙笨,又有些狡黠,还能治治孙悟空。不过,无论人物如何变化,但作者又巧妙地为他们设置了一个度,让他们的这些表现显得合情合理。


    唐僧在猪八戒的撺掇下念《紧箍咒》,看上去显得迂腐可笑,但也是救人心切,虽然有些显得不近人情,不过我们读起来还是觉得能够理解。这与他其它几次,因为妖精迷惑、悟空打死强盗而念咒的形象不可同日而语。猪八戒虽然撺掇师傅念咒治孙悟空,也是为了报复孙悟空骗他半夜去井里捞宝贝,不过他是以救人为名,所以也显得不是太令人讨厌。孙悟空在故事中的形象最为高大,为惩治势利眼的僧官,他以铁棒威慑;为弄清真相,他亲赴国都察看,并定下巧计点醒太子;为救活国王,他上天宫求丹;为惩治妖精,他定下巧计,甚至能忍受《紧箍咒》的折磨。不过,他也被猪八戒设计,被整治了一番,只能用阳间的法子来救国王。这段经历,让孙悟空也显得有些无能,在师傅的《紧箍咒》下,也只能唯唯诺诺。不过,这同样是在救人的前提之下,所以我们在读这段的时候,同样也觉得自然亲切,而不会觉得孙悟空无能。其实,不仅是唐僧师徒,即使是化身国王的妖道,虽然害了国王,但治国有方,并且也保住了国王嫔妃的清白,所以被菩萨救走,也并不让人遗憾。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作者在文中尽管让各人的品格有了多种变换,但始终坚守着一条底线,所以虽然人物的形象有着不同的变化,但最终都让我们觉得合乎情理。


    相比而言,宝林寺的僧官就显得低劣了。他是听说过唐僧取经的事迹的,也知道他是从大唐来的名僧,但一见到唐僧风尘仆仆的样子,不像个“名人”,就让他别处去投宿;可遇到孙悟空凶恶的样子,先是让烧火道士去顶缸,之后又召集全寺僧人迎接,甚至在唐僧离开时还要吹吹打打地相送,那副势利的嘴脸可以说表现得淋漓尽致。他还自吹自擂,称自己接济那些无处安身的游方僧人,结果这些僧人胡闹,侵占寺产,才让他不再接济同辈。但当全寺僧人出来迎接唐僧时,依然是有富有穷,极穷的僧人只能以一匹布裹身,足见这位僧官所言的虚假——既然外来的僧人都能巧取豪夺,本寺的僧人怎么能连遮体之衣都没有呢?所以,无论我们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位僧官,他的形象都不会令人觉得合理。其实,他也没有干什么特大的坏事,只是他的行为过了“度”——不仅不诚信,而且不遵守基本的道德规范。


    《西游记》虽然是一部神话小说,但所表现的依然是我们中国传统的道德规范。孙悟空在皈依佛门之后,一开始也显得野性难驯,于是作者特地为他设置了一个《紧箍咒》,让他时时受到约束,不能肆意妄为。其间,孙悟空虽然也几次被唐僧逐走,但始终心念师傅,最终还是成就了正果。猪八戒虽然在取经途中,几次要想分行李散伙,也曾起过贪念,可是最终还是走上了正途,同样成就了正果。作者在创作时,始终就在遵守一个原则,那就是人物的个性可以多变,但是遵守的正道不能变。儒家经典《中庸》中有这样一句话:“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其意思就是喜怒哀乐等各种情绪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叫做“中”,而表现出来以后都能符合常理,就叫做“和”,而“中和”就是儒家所追求的最高的道德规范。在书中,取经的师徒四人虽然个性各异,表现各异,但其取经前行的心是坚定的,其行为也从来没有超出过道德规范,这就是儒家所说的“中和”之道。其实,我们的行为处世,可以有自己的个性,也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但道德的规范是不能违反的,底线是不能越过的,这是行为最主要的规范,也是我们评价别人最基本的原则。


    在《西游记》这回故事中,人由生而死,由死而生走了圈,但做事之度却没有逾越,这才是我们最应值得关注之处。


     

    时间:2015-08-09  热度:573℃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