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中日古代元首的饮食想起

    清朝皇帝的御膳一直被国人关注,皇帝一顿上百道菜,其奢华令人感叹。不过,奢华的背后亦有无奈,据柳大华教授说,溥仪年幼时,因为个子小,只能吃得着眼前几道菜,于是太监们就只换这几道菜,其它菜一直要到馊了才撤。这还算是好的,毕竟只是几道菜。在他的曾祖父道光皇帝时代,道光帝一向勤俭节约,衣服穿破了都舍不得换,只能打补丁。而当时内务府向他报的账是,一个鸡蛋30两银子。要知道,在当时,一两银子按购买力计算,大约相应于人民币220元左右,一两银子在当时就可以买一筐鸡蛋。当然,也有人把这个故事按在光绪皇帝身上,据清末李元伯《南亭笔记》记载,说光绪皇帝喜欢吃鸡蛋,当时一个鸡蛋的市场价格是三到五文钱,而内务府上报的花费却为26两银子。所以,光绪皇帝虽然喜欢吃鸡蛋,但给自己规定一天最多只能吃6个鸡蛋。整体算一下,光绪一天吃的鸡蛋按价格算大概够我们普通人家吃十几年了。

    如此看来,那些奴才们瞒皇帝是得心应手了。其实,皇帝也未必不知道。溥杰就回忆自己幼年曾向管理自己帐房的太监问了一句财政状况。结果太监不屑地回答,您是爷,您要是这点事都管那我们下人还有什么混头了。太监的话让溥杰明白,原来自己是爷,这些事不需要管。而道光帝时代更有趣了,国家在鸦片战争之后又遭遇水患,战争加水患让国家存银耗尽,国库中只剩下了一千多万两白银。但让皇帝没想到的是,打开银库一查,一千多万两仅仅是纸面数字,实际银子少了925万两,国家真正一贫如洗了。925万两银子到了哪去了?原来自嘉庆五年来,官员们查库就是指翻翻账簿,走个过场。于是,库兵们就开始监守自盗,以自己的方式盗取国库存银。(前几年,某地农行的两位库管人员用一个月时间从金库中搬走了五千多万,与当年的这些库兵们如出一辙,不过他们的方式更简单)如今四十多年过去,国库也就空了。道光帝当时自然大发雷霆,要求严查作案人员。可是库兵跑了,抓不到,让官员赔款,也收不上来。其实关键是,这些人背后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要连根掘起,估计国家的官场要发生大地震。已经年过六旬的道光帝最后只能认命,这件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正如柳大华教授所言,皇帝看上去一言九鼎,实际上也得受不少窝囊气。

    这些史实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不过后来读到了一些有关日本幕府将军的饮食,对此却有了新认识。日本军阀专国政六七百年,幕府将军都自称日本国王,其地位与中国的皇帝也大致相同。与清朝大体同时代的是江户幕府。我看到资料介绍,日本虽然当时国小民贫,但将军也能讲究。将军饮食的材料都是从全国运来的上好材料,然后从中取最鲜美的部分,做成十份。其中一份用于试吃,其它九份则送给将军。将军也和中国皇帝一样,一道菜再喜欢也只能挟两筷子,就得说“换”,绝不能挟第三筷。当然,将军一个人吃不了那九份饭菜,将军吃剩的自然就是他的厨师们集体享用了。不过,将军的厨师也不是普通人,是享用俸禄的高级武士。他们为将军做饭,一方面自然要小心谨慎——如果将军从大米饭中吃出一粒砂子,这帮人的脑袋全得搬家;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好处,享受普通人吃不到的美食还是其次,那些送来的原料全是日本最好的,将军只吃其中最鲜美的部分,剩下这些人加工一下,做成“将军府便当”出售,深受江户一带富商们的青睐,这些人自然也就发了大财。

    实际上,日本人吃的东西如果给我们中国人看,肯定不屑一顾,主要就是酱菜和海鲜,还有大米饭。而且据萨苏先生说,将军府做饭的方法是重看不重质,比如烤鱼要把全身的油抹干净了再呈给将军,那还有什么味道。可是,日本统治者就是最好的广告。不管好不好吃,能吃上与将军一样的饭菜就是最大的好处,难怪富商们趋之若鹜。其实,这样类似的例子在日本屡见不鲜。日本江户时代著名的市民作家井原西鹤的《日本致富宝鉴》第一卷第一个故事《初午转来好运气》就写日本泉州水间寺和尚向信众们放贷万人钱,就是把香火零钱一二文借回去,叫做种子钱,可获吉利,还时加倍就行。因为是观音菩萨的钱,无人不敢如数还纳,只是借的也极少,从没有超过十文的。结果来个小伙子,开口就借一贯钱(江户时代以九百六十文为一贯)。当时的和尚没有细想就递了钱,事后大家一计议,以为钱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小伙子干得是包揽漕运的船行,回乡去,就以这个钱为广告,告诉大家这钱从水间寺来,借了能得好运,渔民出船就借给人家,远近码头闻风而动,大家都来借这钱。到了第十三年,钱积成了八千一百九十二贯,这位也成了巨商豪贾,雇了马匹在水间寺里堆了一座钱山,后来修成了一座宝塔。

    从上面来看,日本将军的内府(日本人称大奥)与中国一样,同样也从主子的日常起居中捞好处,但方法有着本质的不同。中国人是开假账,或者就明偷,日本人是利用自身的条件,加工出卖。当然,这不是说日本人比中国人守法。我想,主要就是日本当时小国寡民,要做出中国人那般假账根本没可能。江户幕府二百六十年太平天下,是日本幕府时代最巅峰时代,后期最困扰政府的还是财政问题。正因为如此,日本人就只能拼命想办法在合理的框架下去寻求自己的出路。鲁迅先生曾说自己佩服日本主要就是无论什么事都要以拼命的态度来干的精神;而战后日本的政客也常常在大众面前演讲:要么饿死,要么勒紧裤带拼命干。也正是这种精神,让日本人的创造力有了发挥。《日本致富宝鉴》中的不少主人公都有创新之举,例如三井的始祖创业之基是开了一家立等可取的成衣店,在三百年前就有这样的头脑,不能不让人佩服。而中国地大物博,每个人都觉得拿点没事,难怪清末一片暮气沉沉。不过,今天的日本人口老龄化,前行的力度明显不足。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机会,也同样是我们中国人的警示。

    时间:2015-08-25  热度:498℃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