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发的力量



    最近读了叶嘉莹教授的两本讲演集《叶嘉莹说陶渊明饮酒及拟古诗》和《唐宋词十七讲》,读前者最大的感触是读诗需前后贯通,寻其脉络,合其背景,方能真正理解诗歌;读后者,最令我触动的是叶教授在讲演中反复提出的诗歌所具有的“感发的力量”。什么是“感发的力量”呢?叶教授在评冯延巳时说其词“一方面给人直接的感动、很强烈的感动”,一方面“给人丰富的联想”(P102);在评述南唐词风时说,“南唐词特别富于一种感动兴发的意味,它由自己本身感情本质的感发的生命,引起读者的感情、品格、心灵、情操的一种联想……是它感情的本质,带着一种兴发感动的作用,特别有感发作用”(P124)。由此可见,“感发的力量”,就是以自己的情感打动读者,引发读者内心的共鸣。这在文学创作中是极其重要的,叶教授说,“一个艺术的作品是由两方面完成的。虽然我们创作时不一定要先想着读者,但是你写出来要能够引起读者共同的一种感动和感发,这才是一个作品的完成。你不只要写真景物真感情,而且要使你所写的景物感情之中带着一种使读者感动和感发的力量”(P134)。


    那么这种力量由何而来?如何方能真正理解并感悟到这种力量?这要求读者能够深入地领悟诗歌的情感,并且可以明白情感由何而来。不过,要理解并表达这种情感并不容易。中国古代诗话不少,但正如傅庚生先生在《中国文学欣赏举隅》中就批评中国古代的评论“微言大义,未经阐明”,“辞不甚了了”,叶教授也指出中国古代的评论大都以模糊的词藻来形容这种微妙而朦胧的情感。她由此提出了以语序轴与联想轴的概念。这一概念原本是著名的语言学家索绪尔提出的,“他说语言作为一个符号的表达,有两种必要的作用,一种是语序轴的作用,一种是联想轴的作用。……什么是语序轴?……语言产生意义的作用,有几种基本的作用的方式。一个是语序轴,哪里停顿,怎样标点,这都是语序轴上的作用。……除了语序轴上的作用是重要的,同时还有一个作用要注意,就是联想轴上的作用。什么叫联想轴上的作用呢?他说每一种语言,都有和它相近似的一系列的语言,……虽然意思很相似,可是它们表达在文学诗歌之中的时候,它那种很细微感觉的质地是不同的。……而在你选择以后,每一个不同的符号,引起人们不同的联想。”我以为,简而言之,语序轴重点在文字的运用,而联想轴则表现的文字所展现的相似画面因微小差别所带给人的不同感受。而这种感发的力量就是源于文字的运用给你留下的的感悟,画面给你带来的印象,最终汇合成对你心灵的撞击。


    当我们品读诗歌时,正可以从这两方面来感悟,不过从叶教授的书中我还得出了一个启示,那就是将同类的诗歌放在一起比较,会帮助我们更好感悟诗歌中感发的力量。在这里试举一例:李白的《金陵酒肆留别》末两句:“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李煜那首脍炙人口的《虞美人》末两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两句并为千古绝唱,形式同为问句,取材皆为流水,抒情俱为别情,但带给人的感受却截然不同。细读两句,前者洒脱,别意中自见风流不羁;后者悲壮,离恨中已发家国长恨。前者启游子胸怀,潇洒开足下万里之程;后者尽遗民清泪,激愤燃内心千古愁情。那么,同样的题材与情感,何来如此不同的兴发的力量呢?我试从“语序轴”与“联想轴”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语序轴是指对文字的使用,我以为既可以指文字的形式、语序,也可以指字词的运用。李白诗中“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一句中,一“请”字,一“试”字,句子的主语仍是“我”,抒情的主体就由诗人自身转到了送别的友人身上。当然,诗人指“东流水”为喻,依然体现,但抒情主体的变化体现出了诗人的洒脱。李煜词中“问君能有几多愁”一句,就定下了基调。“能”字出现,此句实际已经带有了反问的意味,虽曰“问君”,抒情主体其实就是自己,“能有几多愁”,则将心中之愁推上极点,悲愤之意油然而生。用字决定了抒情主体的变化,这在文艺作品中屡见不鲜。在《邓稼先》一文中,杨振宁先生在《“我不能走”》一章中写道“也不知道稼先在蓬断草枯的沙漠中埋葬同事、埋葬下属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不知稼先在关键性的方案上签字的时候,手有没有颤抖”。句中的“也不知道”“不知”,就将自己的情感附着于文中,使自己也成为了句中的抒情主体,作者与邓稼先之间的浓浓友情就此体现了出来。


    两句虽都为问句,但语序的变化同样也能决定其中的情感。李白诗将“东流水”先举出,一句试问,显得格外从容不迫;再言“谁短长”,有分辨比较之意,有了思考的过程,就有些淡然自若。诗句前句设问,后句阐明所问内容,指江水为证,引人思绪,两句为递进关系,情意由之而显得深远而悠长。李煜词先将“几多愁”列出,先声夺人,已经让人感受到愁意之浓;再用“恰似”两字,让人觉得非春水无以形容,将这愁绪又推高一层,而“向东流”几字承接上文“几多愁”,让人觉胸中之情似大江喷涌而出,无穷无尽。两句一问一答,承接而来,虽长而不显冗杂,如巨浪拍打而至。如此以诗句承接而表现强烈情感的诗句,汉乐府歌辞中《箜篌引》一篇(又称《公无渡河》)亦可为例。此诗背景异常凄惨,一人清晨醉酒渡河,结果堕河而死,其妻在后劝止不及,弹箜篌唱此曲后亦投河而死。诗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当奈公何。”而在《古今事文类聚》中,后两句则为“公渡河而死,當奈何。”由“无”至“竟”,劝说不成,终成大祸,悲愤之情已出。“堕河而死”一句,一“堕”字,承上文而来,点出结局,又有急转之感,“公渡河而死”则显得有些平淡。“当奈公何”同样与上文对应,心中悲愤之情已破纸而至。顾炎武在《日知录》中称此诗“此皆承上文而转者”,可谓道破了诗歌的特点。


    联想轴则是表现诗句中的形象带给人们的不同感受并且引发的联想。首先,不同的形象带给人的感受绝不想同,李白诗中“请君试问”数字,带给人的形象是一群洒脱的年轻人正在此相聚,依依惜别(据考证此诗写于李白26岁),诗前所描绘的也是一派江南水乡的清新画面,故而让人觉得潇洒从容。李煜诗中,“问君能有”一句,虽为问句,但实际上是在叩问自身,叶嘉莹教授称诗句前面连用三组强烈对比,烘托出自身充满悲愤之情的形象,带给人的感受自然格外沉痛。


    试举相同之例,同样写落花之叹,不同的形象带来的就是不同的感受。李贺《南园其一》曰:“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春风不用媒”,杜牧《叹花》曰:“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两诗前两句内容相近,但所描写形象不同。李诗写“嫣香落”,写内心感受,花香本不易散,陆游曰“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香都已经散了,可见最美好的东西已经一去不返了;杜诗写“落尽深红色”,落的是曾经盛开的花,但此时树上果实累累,落花应已消失,诗人所写的实际上是心中想象,表现的是对自己已经错过的美好时光的叹息。后两句两诗写出不同形象,李诗曰“嫁与春风不用媒”,诗的前两句“花枝草蔓眼中开,小白长红越女腮”是何等的繁丽,但此刻落花只能随风而去,追随不可预测的未来,表达是对命运的无奈;杜诗“绿叶成阴子满枝”,结果已有,只是美好的年华并不属于自己,他在诗的前两句也悲叹“自是寻芳去校迟,不须惆怅怨芳时”,最美好的时光已经错过,只能叹息自己无缘了。


    再举一例,同样以银河为主要描写对象来体现别情,不同的形象也能带给人们类似的感受。唐代一位无名的诗人唐温如有诗曰:“醉后不知天在水,一船清梦压星河”,诗中将星河移入人间,诗人就在这广大空间中无尽地漂流着。人在梦境中,或许他所生活的现实本身就是一场大梦。日本俳圣松尾芭蕉亦有《银河》一诗,曰“荒海隐歧岛,长空横银河”(据陈德文先生译文),这是俳句少有的气魄雄大之作,“荒海”写海之苍茫,小岛在其上更显孤寂,长空中银河横贯,在天地之间的自我又是何其渺小。两位诗人所描写的景物虽然不同,但都以广阔的空间来衬托渺小的自身,体现出无边的孤寂感。


    其次,不同的用词带给人的感受也是不同的。李白诗中以“东流水”为喻,“百川东入海,何时复西归”,“东流”带给人的感受是一去不返,也让感受到诗人虽然与朋友惜别,但并未有不忍离去之感,因而显得洒脱自如。李煜词以“一江春水”为喻,孙权写给曹操的信中有“春水早涨”一句,春水一涨水量巨增,恰如心中的愁绪增长之迅猛,那片“无限关山”就被这早涨的春水所淹没。“春水”涨时,“船上管弦江面绿”,都在可望而不可即的远方撞击着他的内心,“向东流”一句,同样也有不复得返的含义,但表现的是内心悲情的不可遏止,喷涌流泻而出。正如叶教授所言,中国的词语背后是隐含着文化的信息,因而有了不同的意味,带给人们内心的感受是不同。不过,唯有在对照中方能真正发现这种感受。


    综上所述,品读诗句,可以从用词的讲究,语序的安排、形象的对照、词语的比较来体会其带给人内心的不同感受。而叶教授所说的感发的力量,也就隐含于其中。要真正品读出诗句中的力量,还是离不开相互的比较。

    时间:2015-08-31  热度:631℃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又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