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

    作为一个语文老师,读书几乎是每堂课上所不可缺少的。我想,我对语文最初的认识,就是自读书而始的。小时候,妈妈买回了唐圭璋教授主编的《唐宋词鉴赏辞典》,她可能听过唐教授或他的学生的课,她为我们模仿老师用扬州味十足的腔调朗诵“到——黄——昏——,点点……滴滴……”的句子,虽然当时并不理解这首词,但依然觉得这必定是极美的句子。鲁迅先生在三味书屋,听到老师入神地朗诵时,不也同样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吗?

    我在读师范时,曾经拿过一次系朗诵比赛的冠军,还记得当时读的是闻一多的《一句话》》,今天回想起来,依然能够感到,诗人是如何将内心的激情与诗句的节奏相融。此时,唯有真正动情地诵读,方能真正体会诗句的力量。

    在读书时,我觉得可以真正体会到文字之美。汉字是四四方方的,但读书却不总是有棱有角的。它有时低沉,有时高昂,有时圆润,有时激烈,让原本如群蚁排衙般的文字化作一幅幅光彩夺目、天衣无缝的锦缎,展玩开,令人心为所动,目为所眩。我读古文,时而铿锵,时而婉转,在语调的缓急中,展现短短的文字中无尽的风情;我读诗歌,时而一气呵成,时而字斟句酌,在语气的起伏中,体会情感的流动变幻;我读现代文,即使是最平常的语气语调,读最熟悉的文本,可每一次读都能感觉有新意出现,时时在脑海中灵光乍现;即使是在读最平实的说明文,几句一读,忽然浮想联翩,枯燥的数字也能如彩蝶飞舞,幻化出一片春光。长夜漫漫,拿着一本小说细读,忽到迷茫处,或至动情处,轻轻读出声来,亦觉与作者的距离更近了一些。年少时,背过许多诗歌,年龄渐长,虽遗忘了大半,但有些依然还可琅琅上口。只是反复地读,还觉得少些趣味。于是,情不自禁开始低歌,或仿昆曲,一弹三叹,或效京腔,慷慨高昂。此时,虽无红檀板与铁琵琶,但几句微吟,亦可相狎,总能动情。前段时间,读阿克列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小声读着一段字句,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近来,好写几首律诗绝句,检校韵律时,口中反复吟诵,真正感觉到平仄之中所包含的抑扬之美,回环之趣。此时,再来读读律诗中的那几首绝唱——崔颢的《黄鹤楼》、杜甫的《登高》、《蜀相》等,真正感受到其中韵律情感变化之精之奇之神。唐诗宋词中的几首精品,一一吟诵而出,真如玉川茶歌中所言“两腋习习清风生”之感。

    当了老师之后,我很喜欢为学生读书。虽然,有的前辈说,他不赞成老师在课上读书,因为炫技的成分过大。但我依然喜欢读书,我有时觉得,在读书中,我可以更加自然地影响我的学生们。我会在他们读书时,有时会情不自禁与他们一起读,听着自己的语调与语气一点点染进他们的声音,让他们原本平淡的语调渐渐多了一些变化,一些起伏,最终印染出了一些色彩,这是何等惬意之事。此刻,我觉得与他们之间渐渐有了相通之处。有时,我也觉得,再好的作品,学生认识不到其中的美都是空谈。还不如让他们实实在在地读一遍课文,作用更大。在朗读时,可以告诉他们重读几个词语,关注几组数据,变化几处声调,他们就自然对作品有了认识。因此,我要求他们朗读文言文、诗歌时,必须有停顿、有重读,否则如何能对这些作品有所亲近,有所认识。

    近来,教我的小小子念诗,他只能念几个短短的句子。不过,当我和他一起读时,我读出前面一两个词语,他就接下来,一段《岳阳楼记》亦能上口了。记得他还是个小婴儿时,我哄他睡觉时,喜欢给他背《离骚》。《离骚》全文背出,大约有半个小时,他基本上在我背到一半时就已经入了梦。那时,在黑暗中,我捧着他小小的身子,声音渐渐低了下来,直至在自己的心中默念……后来,他会说话了,就开始自己给我接句子了。“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小小子能接的句子还真不少。到了今天,给他读的最多的还是绘本故事。指着书上的图画,一段段地给他读。他喜欢听我给他读故事,大概是因为我读得有声有色,还会变换角色,而非一个声调一直到结束。我也喜欢给他读故事,这一时刻,那个小小的人特别安静,站在我的臂弯里,乖乖地听,我还可以亲一亲,贴一贴他稚嫩的小脸,听他着急地说:“快点读哎!”给他读书时亦有动情之时,近来读《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每当读到死神来拜访老小姐时,总觉得鼻子酸酸的;而当他说出我所加上的,书中原本没有的内容,我的心里也总是暖暖的。于是,情不自禁地把他小小的身体又紧紧抱了一下。

    《日本茶道逸事》中记载:“(日本茶圣)千利休位于堺市的茶庭园有一侧面向大海,烟波浩渺尽收眼底,景致极为壮观。然而在修建茶庭时,利休却毫不吝惜地用种植天然树木的方式将面向大海的一侧全部围了起来,仅在供客人漱口洗手的贮水石钵前面留出一个小缺口。这样,远处阵阵白浪的涌动便和茶室前一泓清水的宁静透过树木间的空隙连成了一片。”大海与一泓清水,相联相系,相通相近,每当我读到这一段时,总觉得读书就如同这位于树木空隙,映照大海的贮水石钵,将我们与文本,与孩子们相联。记得俞平伯先生的学生回忆他讲李清照的《醉花阴》“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就是吟诵一遍,口中说“真好,真好”,如何好,却未置一词。不过,从他的吟诵中,从他真情的评价中,学生也自有所感悟。这是国学大师的风范,却也如一泓清水,将我们引入那白浪翻滚的大海中去。

    读书,真好!

    时间:2016-01-26  热度:56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张显辉

      志耀兄读书之坚持令人佩服,育子之心得值得学习。水孩子看望并祝福你!

    2. 回复
      徐志耀

      多谢张老师,好久没来了,还望常来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