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语文应当是有重量的——我的2015年总结



    春节将尽,寒假也接近尾声,经历了节日的喧嚣后,终于可以沉下心来,回顾一下我的2015年。


    在这一年中,如果单单从发表作品的数量来看,我的确是退步了不少。今年仅有一篇文章发表于国家级刊物(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2602115.html),一篇发表于省级刊物(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616115623.html)。此外,还有两篇文章被刊物从博客中选走发表(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4/201431123111.html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01823948.html)。这一年,主要写了一些约稿,投稿的数量确实大大降低了。


    但是,反思我这一年,我却又感受到收获。因为,正是在这一年,我切实地体会到了语文的重量所在。语文的重量,在于两条腿坚实地踏在地面上。两条腿,一为研,一为教,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就在于我开始真正把教与研的成果联系在一起。或许,这一年没有发表大量的文章,但是能够上出几节好课,能够把自己的教研成果与教学结合在一起,就是最大的收获。在上半年,最令我得意的一课就是《雷电颂》。(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41016950.html)过去写了大量研究《雷电颂》的文章,也曾经在教学中尝试过不同的方法。可是总有隔靴搔痒之感,总觉得与学生差了一些距离。前年,玄外的陈隽老师上过一堂很精彩的《雷电颂》,给予我很大的启发。我开始思考如何在课堂上通过自然地导引把学生的思维与作者的思维拉近,如何通过有效地读调动学生的思绪,而在课堂上实践时,上出了少有的酣畅淋漓之感,当时听课的老教研员何健军老师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实在是我近年来少有的好课。在下半年,我最满意的就是有效地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与教学实践相联系。下半年重新教初二,可以再回顾一下自己曾经教过的内容,而我之间的一些文本研读主要也在初二部分。其中,《三峡》一课,五年时间写成一篇论文,我一直以为这是我最好的文章,但遗憾的是,一直无法在课堂上将这一成果自然地呈现出来。这次上课,针对不同段落的特点,结合学生的情况,将自己的研读成果以不同的方式的比较阅读呈现。果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112131226.html)虽然,这一节课没有人来听课,但我的收获是满满的。11月,应草根群主杨正奎老师之邀,上了一节《水调歌头》(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22123622.html)。这节课同样在前一年上过,并且有过相关的研读(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32163426.html)。这次,将研读的内容进一步深化,并且结合近期上课的心得,加以改造。可能听课的老师对这节课还有所争议,但我个人的感受还是不错的。年末,写成《与朱元思书》一课的教学解读,我在解读中指出了文中对于山、水的动静描写之间的差异。(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6/2016212202420.html)而这一成果很快就在教学中体现,虽然使用的还是旧的课件,教学内容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并且还有了新感受——写水是由静景忽而变为动景,刚刚还是“千丈见底”,立即就化为“急湍”“猛浪”,而写山是以动写静,山峦永远处于剧烈的变动之中,它是上承前文对水的描写。而这种遏制不住的动态一直写到了“鸢飞戾天”一句,动静在此结合,最终在末尾化为一片沉静,甚至静到了时间都停滞。其实,这里写的是作者的心路历程,经历了剧烈的波折后复归于平静。学生在理清了动静之变后,也逐渐明白了作者的内心,这是读此文最主要的目的。教与研比翼齐飞,这是我2015年最大的收获。当然,我要走的路还很长,这仅仅是一个起点。


    其次,语文的重量在于汲取与学习。2015年,最大的收获还在于听了、学习了几堂好课,几个好的讲座。前些日子,听见一位教研员说,听50节课都不一定能遇上一节好课。我倒是不觉得这话有些夸张,因为我们出去听课的机会相对来说比较少,一学期可能都听不到50节课。但实事求是地说,一节好课确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多数课如吉光片羽,其间灵光乍现,令人心神一动,可那种如醍醐灌顶的感觉,实在太少了。不过,今年有幸,在市区活动中听到了几节好课,同时也学习了不少优秀的课堂实录。在南外听了谢嗣极老师的一堂课《大自然的语言》,谢老师在课中所表现出的高瞻远瞩的视野,恢宏大气的胸怀,实在令人叹为观止。(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01616281.html)我还由此联想起了另外几位名师,如袁源老师等的课,对照异曲同工的手法并从中归纳出了一些教学方法,真可谓获益良多。今年,通过市里的一次讲座,开始去读《十位名师教〈老王〉》一书,通篇读来,顿觉眼界大开。由于约稿关系,学习、整理了好几位老师的课堂实录,特别是在评点韦叶标老师的《秋天》一课中,(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6/2016123224424.html)得到了极大的收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些老师的课,就如同汩汩流水,使我的内心时刻得到滋养,并且对教学有了更多更深的思考与探寻。此外,听了毛韵华老师的一次讲座。毛老师在讲座中对现在说明文教学中的种种弊病进行了深入肌理地剖析,也给予了我极大的启发。(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120164122.html)我也以此为基础,对两个说明文单元的教学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当然,不能说每篇课文都上的得心应手,不过以往被忽视的一些课文,如《奇妙的克隆》《落日的幻觉》等,却上的非常自然。我想,这就是学习与实践的结合。这样的探索,将不会停止。


    语文的重量,还在于自身的学习与修养。在这一年中,读了不少书,不过最主要的是在阅读的过程中真实地体验并归纳出了不少有效的读书方法。如在阅读《如何阅读一本书》时,深感此书的价值之大。不过书中的内容过于繁芜,一味地读下去常常看了后面,忘了前面。于是,我开始尝试为本书各个章节列举提纲,并在读完全书后,将全部章节设计成为一张大的结构图。我发现,这种方法对于阅读学术著作特别有效。后面我在读梁启超先生的《中国历史研究法》时同样运用了这种方法,收获极大。今年我还接受了一个任务,就是讲讲甘熙的《白下琐言》。虽然讲座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完全展开,但是读这本书却收获了一个极好的方法。这本书是笔记体,列举了五百余事,如果要一一列举,实在应接不暇。我于是采取了一个方法,就是制作表格,分为人物、地名、地域、事物及摘要五大类,将五百余事一一录入,再想查找相关内容就非常方便了。我后面在阅读《中国文学举隅》时,也准备将书中批评的作品录入相关表格,这一工作一直计划,但还未做,看来新的一年还要抓紧。在暑假,读《傅雷家书》时,同样深受感动。于是把相关语句拍进手机,然后记录下心中的只言片语感受。读完全书后,再将之汇编在一起,亦是读书的一法。


    这一年,发表的东西虽少,但仍然在写。写教学论文、教学设计,写散文、随笔,还写律诗绝句。原本只是偶然有所感,写成一诗,后来每次登山时,都情不自禁有所感悟。特别是在梅含辛老师的推荐下发现了搜韵网,开始检校自己诗的韵与格律。或许这是戴上了镣铐,但也不失为一种自我的锻炼。我发现,对于老师来说,这些写作亦是一种锤炼,一种自我的提高。同时,也是及时记录下自己的所思所想,时时回顾,必将有所收获。去年,我总结自己的道路时,用了“在路上”一句,今年同样在路上,但踏出的脚步却是沉甸甸的。


    时间:2016-02-17  热度:659℃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