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细节展现文本的深度与厚度——《短文两篇》教学叙事

     

    巴金先生的《短文两篇》,我感觉这两篇文章最大的特点是篇幅短小但内容深厚,主题明确但形象复杂。具体说来,《日》与《月》应当是一个整体,其主题就是“为了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日》中出现的形象相当来说比较简单,只有飞蛾与夸父作为追求光与热而牺牲的代表出现。但在《月》中,镜子与姮娥的形象的出现,却有些不易把握。特别是有关姮娥的形象,作者对她究竟是赞颂还是批判,一直存在争议。那么,我们在教学时,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将《日》上出厚度,同时还让学生对《月》有清晰的认知,从而感受到文本的深度。

    近年来,我多次教学这篇课文,同时也写下过一些相关的叙事与设计,我也在不断调整自己对这篇文章的认识。我感觉,唯有把握住文本的细节,引导学生将细节进行比较,寻找其联系,发现其区别,方能把握作品的主题以及文章情感发展的脉络,从而提供给学生一把解读文本的钥匙。

    在教学《日》中,其实主题非常清晰,完全可以让学生在预习中发现,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引导学生思考作者用哪些形象来呈现这一主题。学生发现,文中出现的形象是飞蛾与夸父,但是飞蛾出现了两次,开头是作者描写人间飞蛾扑火的情景,而结尾则描写自己希望变成飞蛾扑向火热的日球。我提问,作者在两次描写飞蛾时,各自侧重突出了什么细节。学生发现,在开头,作者描写了飞蛾“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在结尾,则描写想象自己所化的飞蛾“在眼前一阵光,身内一阵热的当儿,失去知觉,而化作一阵烟,一撮灰”。两相比较,很清楚地发现,开头部分作者强调了飞蛾悲壮的结局,而结尾则强调了飞蛾为光明甘愿献身的幸福感。此时,可以进一步引导学生思考,为什么作者把飞蛾悲壮的结局放在开头呢?联系文章,就可以发现飞蛾与夸父一样都是失败的英雄,他们为追求光明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为什么光明可以激发人们用生命去换取呢?作者给予了明确的回答:“但寒冷、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此时,我给学生讲述了一个古老的哲学命题:有人认为人生就是痛苦的,因为刚出生就注定死亡,人的生命就如同一只在茫茫黑夜中闯入一个光明小屋的虫子——来自黑暗又要归于黑暗。既然如此,那片刻的光明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有的哲学家指出,我们的生命不应当如此悲观,与那些终夜生活在黑暗的小虫相比,见到光明的小虫是幸运的,因为它亲身感受过光明的美丽。因此,我们更应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光明。而作者有着相同的想法,他才会先把飞蛾与夸父悲壮的牺牲过程展现出来。当然,巴金先生的追求更为积极,他在直抒胸臆,阐述了文章的主题之后,表达了愿意为光明献身的渴望。此刻的中国正处于黑暗之中——抗战处于最艰难的相持阶段,许多人对是否胜利发生了动摇,所以更需要人们去牺牲生命追求光明,用自己的光来照亮未来的道路。作者在结尾的描写也正是要说明,尽管化作“一阵烟、一撮灰”,但自己已经为黑暗带来了“一阵光”“一阵热”。

    在教学中,我还指出,作者真的是记错了,把隅谷记成旸谷吗?在《山海经》中,原文是“入日,渴欲得饮”,也就是说夸父是赶上了日影。作者将夸父献身之地从日落地改为日出地,有什么用意?学生马上就明白了,强调了追求光明的过程。的确,此时人们还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但唯有坚持下去才能赢得胜利。在过去的教学中,我还引用了《伊则吉尔老婆子》中丹柯的故事,此时对照写作的背景,这个故事同样也能让学生具体地感受到这种精神的可贵。同时,也可以为下文铺垫,当你身处在一个寒冷的世界时,又会有什么感受。

    在《月》中,我就指出,作者是在夏季写作,为什么会感到如此寒冷呢?学生还是结合了背景,指出寒冷来自当时的环境,因此作者内心感觉到了寒冷。那么如何理解文章末尾所提到的姮娥奔月的传说呢?这仍然需要比较文中反复出现的形象,就是“镜”。学生在文中发现,镜子的形象在文中出现了三次——“圆月有如一面明镜”、“寒夜对镜,只觉冷光扑面。面对凉月,我也有这感觉”、“或者她在那一面明镜中看见了什么的面影吧”。从三次描写中,我们首先发现镜带给人的是寒冷的感觉,而作者在后面也就详写了自己在月光下寒冷的感受。并且,在后面的描写中,作者尽管身处的环境不同,可始终是“一个人”,他的周围只是一个“小小庭院”,他是孤独的。再对应前文“我们的面影都该留在镜里吧,这镜里一定有某某人的影子”,想到“在这时候某某人也在凭栏望月”,自然会明白肯定还有人会有与他相同的感受,孤独地面对镜子,被寒冷包围。只是人间还有光明,还会有温暖,如果你就生活在那个已经死了的月宫中呢?那么就必然永远要在寒冷孤独中生活了。

    接下来,我就提出了问题,姮娥奔月前,作者推想她是因为看到了“什么人的面影”,那说明在她之前已经有人被关在月宫中,忍受着寒冷与孤独,姮娥奔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学生发现,或许她无法改变月宫的寒冷,也不能使它再生,但至少可以使那里面的人不再孤独。我进一步指出,姮娥是服了不死之药的,她的生命是永恒,她是可以选择一个光明的场所,但她为了让月宫中的人不再孤独,宁愿永世忍受寒冷的折磨,从中我们又可以发现什么样的精神?学生也发现,其实姮娥与飞蛾、夸父一样,都是为了摆脱“寒冷、寂寞的生”,以“轰轰烈烈”的牺牲来改变这个世界,而这正是处于黑暗的中国最渴望、最需要的精神。

    在《短文两篇》的教学中,我借助通过细节的比较,先让学生明白了文章的思路,再结合背景阐述了主题的内涵所在。正是从细节出发,文本的厚度与深度会自然地呈现出来,进而被学生感受、领悟。不过,这里还要强调一点,就是文本的细节都是围绕着主题展开的。失去了对主题的把握,细节描写再精彩也不再是鲜活的文字了。例如,我们可以组织学生进行仿写、扩写,不过文章的名句都只有在一定的语境下才能发挥出作用,单纯的仿写并不能真正再现文章的题意。唯有围绕文章的主题,才能真正感受到文章描写的感染力。无论是品析细节还是运用细节,都不应偏离文章的主题。

    时间:2017-07-10  热度:5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