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追求——《星星变奏曲》教学叙事

    教学这首诗歌,我觉得这首诗的主题非常明确,诗人的追求与向往,学生很容易判断出来,教学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只是讲解这首诗歌,教学的内容就会显得有些单薄。因此,我在设计教学时就考虑,能否把这首诗歌的教学与朦胧诗的教学联系在一起,让学生们了解朦胧诗这一中国文坛重要的文化形式。

    当然,要教学朦胧诗,首先要了解朦胧诗。在百度上,如此定义朦胧诗:“以内在精神世界为主要表现对象,采用整体形象象征、逐步意向感发的艺术策略和方式来掩饰情思,从而使诗歌文本处在表现自己和隐藏自己之间,呈现为诗境模糊朦胧,诗意隐约含蓄、富含寓意,主题多解多义等一些特征。”这段话具体涉及到朦胧诗的艺术特征时,又被概括为这样三个特征:“意象化”(注重诗的观念省略和诗的主题暗示,使朦胧诗作品的主题具隐约性和多义性。朦胧诗人采用这种若隐若现的表现形式,再加上象征、意象、通感、暗示、隐喻、变形等多种艺术手段的运用,从而使作品的主题体现了“不即不离,捉摸不行”的隐约性、“诗无达诂”的多义性)、象征化(诗人在凝神观照中,拆除开所观照的对象,把自己的生命输送到没有生命的生物之中,赋以静止的生命与灵魂,由物我两忘进到物我同一的境界,这种“移情说”应用到文艺创作便产生了象征手法。象征并寄托着朦胧诗人自己漂泊不定的想象,具有着无可替代的暗指性,常用于表达多层主题,表达复杂感情,表达抽象的意识和情绪)、立体化(注重意象化手法和意象层面的立体组合,常常采用艺术通感(移觉)手法和艺术变形手法。注重跳跃性情绪节奏和自由化的内在结构与韵律,以表达情绪为目的,以宣泄心灵为宗旨,因而不看重外在结构)。此外,百度还强调了诗中自我意识的觉醒——“他们在诗作中以现实意识思考人的本质,肯定人的自我价值和尊严,……丰富了诗的内涵,增强了诗歌的想象空间”。当然,如此抽象的语言是不可能全部教给学生的,结合我对朦胧诗的理解,我将之简化为两类:在主题上突出个人的形象,表达了经历了十年浩劫的那一代对现在的反思与未来的探索,同时在追求中展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在手法上多用象征,以一个个意象来表达情感,使情感的表达不再直白,而呈现出多义性。我在教学中,就是通过比较、延伸,将这两点逐一向学生们展示。我的教学流程如下:

     

             一、追寻:

    首先,我向学生们讲述了这首诗是朦胧诗的代表作之一,并且告诉他们朦胧诗产生于当年在文革中下放的知青之中。什么是朦胧诗呢?我告诉他们,“朦胧”并非是一个褒义词,要了解朦胧诗,就得先了解不朦胧诗。我举了郭沫若在建国后的代表诗作《百花齐放》中的前两首,来作为不朦胧诗的代表作:

    《牡丹》“我们并不是什么‘花中之王’/也并不曾怀抱过‘富贵之想’,/只多谢园艺家们的细心栽培,/便抽出了碧叶千张,比花还强。/尽管被人称为国色与天香,/尽管有什么魏紫或者桃黄,/花开后把花瓣洒满了园地,/只觉得败坏风光,令人惆怅”,《水仙花》“碧玉琢成的叶子,银白色的花,/简简单单,清清楚楚,到处为家。/我们倒是反保守、反浪费的先河,/活得省、活得快、活得好、活得多。/人们叫我们是水仙,倒也不错,/只凭一勺水、几粒小石子过活。/我们是促进派而不是促退派,/年年春节,为大家合唱迎春歌”。

    一读此诗,就发现,这两首诗所写的不是花,而是宣传当时的主旋律,也就是“活得省、活得快……”以及“促进派”之类。在主旋律的口号之下,甚至连自然界花自身的独特之美以及人们对花独特的感受都被淹没,以至于郭沫若本人对自己的这些诗歌也感到不堪回首。

    接下来,再来看朦胧诗的代表作,北岛的《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让学生进行比较,发现了与郭沫若诗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学生发现,诗歌中的基调不再是赞颂,而批判;并且, “我”的形象开始出现在诗中。我补充指出,朦胧诗的出现是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当年的知青开始反思那个疯狂的年代,因此当年一边倒的赞颂声变成了反思与批判。在这首诗中,“我”在干什么?学生发现,“我”正在质疑这个世界,并且坦然迎接一切打击与迫害。为什么要质疑呢?因为经历过那场浩劫之后,人们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并非是如同当年的主旋律所宣传的那样美好,这个世界的丑陋被那些表面的美好所掩盖,而一切敢于质疑这一切的清醒者都被无情地迫害。著名的张志新烈士就是因为发出了自己的质疑,被关押数年后处决,并且还在去刑场的路上被割断了喉管。当她被平反后,诗人韩瀚写下了名为《重量》的诗句:“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让所有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这就是北岛诗句“在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扭曲的身影”所表达的含义。当浩劫过去后,打破了狂热迷梦,青年来开始寻找那份已经失去的美好。这是自我意识的觉醒,也是朦胧诗最主要的主题之一。

    我再引导学生去读《星星变奏曲》,先看看这首诗中是有“我”出现。学生发现,虽然没有出现“我”字,但诗中反复出的“谁”就是“我”的象征。我问,为什么用“谁”代替“我”呢?学生注意到,表现的是一种追求,追求的就是光明。为什么要追寻呢?我提示学生在这首诗中,特别是在第二节,“在寒冷中寂寞的燃烧”“每一首都是一群颤抖的星星/像冰雪覆盖在心头/谁愿意,看着夜晚冻僵/僵硬得像一片土地”,那里描写的寒冷与绝望,与北岛一样,都是对自己经历过的浩劫的反思与批判。我接下来指出我指出,北岛诗的最后,同样也表达了对光明的追求:“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闪光的群星,打碎了“镀金的”伪装,让人们得以看到天空本来的面目,那就是真正的光明。这不仅是北岛与江河两人的追求,也是当时那一代诗人共同的追求。另一位朦胧诗人的代表顾城就写下过脍炙人口的名篇《黑眼睛》:“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些诗歌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追求中体现生命的价值。

     

    二、象征:

    接下来,我问学生,为什么诗人不直抒胸臆,而是借助一个个形象来表现自己内心的感受呢?我提示,这种以一个具体的形象来代表抽象的情感、精神、思想,就是象征。在两位诗人的诗中,象征很多。如“冰凌”“死海”,象征着那个冰冷黑暗的时代,在《星星变奏曲》中,象征手法更是被诗人运用到了极致。我要求学生找找,在诗中,诗人把什么比喻成星星?星星还在什么地方出现呢?学生发现,诗人把“每个字”“鸟落满枝头”“苦难的诗”比喻成星星,星星还可能从天空中被吹落,也会从火中涌出。我还补充,萤火虫的光虽然微弱,但也可以与星星一样闪亮。我指出,比喻只是在一句话中出现,但象征却贯穿全文,并且其表现的精神没有改变。诗人虽然把许多形象都比喻成星星,但其中对于光明的追求没有改变。

    回到刚才的问题,诗人为什么要运用象征手法而不是直接抒情呢?我提示学生,字与诗从何处来?学生答,从诗人的心中。鸟落满枝头,它们又从何处来?学生说是从春天中来。我补充,它们带来了春天的温暖与光明。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