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心中之笔到手中之笔——我的诗歌写作教学简述

    多年来,我一直负责学校的文学社活动。近几年,随着中华诗词大赛的开展,古诗词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学生也不例外。我们在学期开始也仿照诗词大赛的形式,在各个班级或不同班级展开诗词比赛,更加激起了学生们对诗词的兴趣。我也跃跃欲试,想让文学社的孩子们自己写写古诗词。不过,一旦他们提起笔来,总觉得有千钧之重,难以下笔。的确,创作古诗词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因此这几年,我采取了一些方法来引导他们进行创作。

    不同的时期,具体的做法有一些区别,但归纳一下,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步骤:

    一、梦笔拈花入大荒——激发读诗的兴趣。

    我发现,其实学生在小学阶段能够背诵的诗词不少,但是他们对于这些诗歌的内容却并不了解,自然也不能理解诗中蕴含的美。因此,我专门设置了几个专题,来给学生讲诗。这些专题,围绕一个中心话题,联系与之相关诗歌内容,给予学生一个明确的范畴,让他们其中逐步去体味领会诗歌的内容。

    例如,我曾以“剑”为话题,给学生们讲解诗词中的“剑”。我指出,曾有老师提出问题,李白在《行路难》中有“拨剑四顾心茫然”之句,剑成为他发泄内心愤闷的工具;但在他的书信中亦“孤剑谁托,悲歌自怜”之句,剑似乎又成为他自身的象征,那么在古代文化中,剑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寄托呢?我指出,剑原为身份的象征,古代士大夫方可配剑。因此,在古代,剑被赋予了特殊的地位,甚至与国家的兴衰成败息息相关。汉高祖斩蛇起义的故事家喻户晓,《太平广记》中载他所用之剑为太公在沼泽中得于异人,即使盛于石匣中亦有红光透出,于是留下了李贺“提出西方白帝惊,嗷嗷鬼母秋郊哭”的壮丽诗句。因此,剑也在后世也就成为了有志之士的象征。其次,铸一把名剑,需经过普通锻打、折叠锻打、复合加钢、延长出剑形、整形、淬火、回火、研磨、装具等一系列程序。黑色粗糙的矿石如何在雄雄烈火中获得新生,化身锐利闪烁的宝剑?唐郭震有句“良工锻炼经几年,铸得宝剑名龙泉”,不知要经过铸剑师多少心血,方能铸成一把良剑。在这一过程中,要经历凤凰涅槃般地剧变,我们也就能感受到一种化平凡为神奇的渴望。正因为如此,剑也就成为了壮志难酬者内心的寄托,故方有李白那悲天悯人的叹息。同样,后世李贺诗中亦有“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可怜荆轲一片心,莫教照得春坊字”、贾岛有诗曰:“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试君,谁有不平事”,辛弃疾亦有“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之句,皆与李白诗句遥向呼应。

    我列举的诗句,有许多是学生们耳熟能详的,但此时读来,再诵全诗,他们心中就有了更深的体会,了解到了剑上所寄托的精神内涵。

    我也曾以“以诗结缘”为主题,向学生讲述了一个个因诗结缘的故事。例如,唐玄宗时命宫女为边疆将士缝制棉袍,有一个士兵在棉袍中发现一首诗,此诗后被题为《袍中诗》:“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今生已过也,结取后生缘”。玄宗找到那位宫女,说为你结今世缘,于是将她许配给了那位战士。我给学生讲解此诗,指出这首诗最感人之处就在于写作者对于战士之苦感同身受,但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将一片情谊缝于其中。“添线”“着绵”,看似普通的动作,却将层层情谊密密织于其中。而最后一联,则表达了无可奈何的分离,但分离中又蕴含着无限的眷恋,故而可以打动君王。其后,我也崔护的《题都城南庄》、《题红叶》等学生非常熟悉的诗句。但在最后,讲述了北宋著名词人宋祁的一段奇遇。宋祁少年得志,一次入宫时听见有人喊了声“小宋”,一回首原来是一辆车上的宫女。宋祁惆怅无比,因此填了一首《鹧鸪天》:“画毂雕轮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如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此词多取李商隐《无题》中句,但却浑然天成,把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描写得细致入微,却又动人心魄,“一声”“一点”“几万重”,几个数词的连用就把爱情从渴望到无奈的过程描写得淋漓尽致。此词很快就在汴梁城中传唱开了,也被宋仁宗听见。他于是先找到那名宫女,再招宋祁入宫,问此词是否为他所作。宋祁羞惭万分,因为当时的士大夫视填词为不甚高雅之事。结果仁宗笑道:“蓬山不远”,就把这名宫女赐给了他。我指出,这同样也是真情打动了皇帝,也成就了姻缘。

    不过宋祁也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写作诗词的方法,就是借鉴前人的诗句,引用或仿写,这在宋人的词中尤其常见,他们称为“点铁成金”“偷胎换骨”,同样也可以为大家所用。

    二、幸醉风歌沉酿地——激发学生创作灵感。

    从激趣到激发灵感,这是一个升华的过程。我结合前面所讲的诗歌,指出,其实诗歌的创作关键就在于两点:找到内心的感动,体现气韵的贯连。

    先说内心的感动,钟嵘在《诗品序》中指出“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天地的阴阳之气摧动了万物,而这万物的变化就感动了你内心的性情,表现出来就形成了诗)。什么感动了我们,必然是一个细节、一个片断,你来写诗,先得到的就是这个细节与片断,你将之表现出来,就成为了诗句。因此,我们在诗歌中,往往注意到的是那些名句,而全诗却会被人忽略。例如许浑的“山雨欲来风满楼”,李商隐的“留得枯荷听雨声”,周邦彦的“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等等。其实,诗人创作时未必就是按部就班,从头写到尾,他们往往是先得一句、一联,然后精心雕琢、揣摩后再将这其扩充了一首完整的诗或词。这也就造成了有时诗句几联之间有气韵不合,因此全诗被人忽略也就理所当然了。

    我们要写诗,就要写找到感动你的那个点。以写海棠为例,你可以看到有关许多的东西。海棠自身的形状色彩、从开至谢的过程、生长的环境以及不同的环境对海棠的影响。要找到感动自己的那个点,就需要你在观察时不要观察一个点,而是要观察一条线、一个过程、一个面。生活中的事物也时刻处于变化之中,如果我们发现了这种变化,就会发现这些平常司空见惯的事物时刻都会带给我们新的感受。如郑谷《海棠》“秾丽最宜新著雨,娇饶全在欲开时”便是从海棠不同的生长时刻及不同的环境中描绘海棠之美;李绅《海棠》诗“浅深芳萼通宵换,委积红英报晓开”亦是扣住了海棠不同时刻的生长来描绘其美丽。当然,此时也离不开想象的作用,郑谷诗中亦有“莫愁粉黛临窗懒,梁广丹青点笔迟”之句,想象美女与名画师在海棠前流连忘返的情景,将其娇美又提升了一个高度。

    再说气韵的贯连。古人早就提出了“诗四法”——起承转合。虽然这主要是针对律诗与绝句等近体诗的,但优秀的诗篇中无不体现了其痕迹。我们无需在此讨论其含义,单从这四字就可以看出,诗歌原本就是一个整体,不应当将之割裂。以王维《使至塞上》为例,首联、颔联都表现出了一种孤寂之感,似乎与尾联战争前线激昂的气氛不相适应。但如果我们细读“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一千古名联,就会发现此联上句承接上文,依然有孤寂之感。下句不见首尾的“长河”将画面纵向扩展至横无际涯;“落日圆”则以金色的余晖让无边的世界显得温暖,“圆”则有圆满之意,又将这温暖带入了诗人之心。在这里,情感开始变化,孤寂之情渐渐被大漠余晖的温暖所融化,诗人也被大漠的雄奇所震撼,忘却了孤寂之情。尾联就转入了紧张的战场中,一种建功立业的豪情此时也油然而生。相反,许浑的《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树色随山迥,河声入海遥。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中间两联被人称誉为如鳌之四足,境界开阔,意趣高昂。残云归聚、疏雨乍过,翠色随山而延绵,使原本有些衰败的秋季反而显得生趣盎然,并且“河声入海遥”一句,此黄海想到海纳百川,而此时诗人亦在奔赴京师途中,他对于自身前途亦充满了期望。但是尾联却笔锋一转,似乎他还有渔樵之志,这明显与前面的描写不相适应。虽然有人以为表现其士大夫身份,但依然难脱故作姿态之嫌。许浑诗似乎都有这样的毛病,我想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其诗中不乏名句却少名篇的原因所在。因此,我们写诗,也需要注意气韵的贯穿一致,尽量首尾相通,表达真情实感。

    我也会结合一些经典的诗话、词话,给学生以理论上的提升。当然,我在讲解时重在比较阅读和具体实例。例如,我选择了袁枚《随园诗话》中这一则介绍给学生:“于耐圃相公,构蔬香阁,种菜数畦,题一联云:‘今日正宜知此味;当年曾自咬其根。’鄂西林相公,亦有菜圃对联云:‘此味易知,但须绿野秋来种;对他有愧,只恐苍生面色多。’两人都用真西山语;而胸襟气象,却迥不侔。我告诉学生于耐圃就是乾隆时的宰相于敏中,而鄂西林相公就是雍正时期的宰相鄂尔泰,两人均官至宰相,但前期的遭遇不同。于敏中出生官宦世家,又是状元,仕途基本上顺风顺水,最后位极人臣。鄂尔泰虽然也是贵族子弟,但直到三十多岁还是委身于低级官吏之中,连他自己都失去了信心。不过他最终被康熙帝常识,在雍正朝同样位极人臣。我指出两幅对联内容相近,都是在说自己不忘初心,亦然向往清廉而贫穷的生活,但区别在在哪里。学生就发现于敏中的对联更多地是夸耀自我,而鄂尔泰则将视线移向平民百姓。我由此指出,气象的区别在于视野的开阔,是专注于自身,还是面向更为广阔的世界。而讲解《人间词话》时,我也给学生讲过三种境界。但我在讲解时,特别结合了诗人的生平。晏殊,曾经数任宰相,一生大致上也非常顺利。不过他也有数次被贬出京师的经历,而第一重境界所引他的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不正是说明人只有在历经了波折创伤之后,才能去望向更远处,才能让自己有了更为广阔的视野。我主要通过上述方式,让学生在创作时有一个标杆,让他们可以是追求。

     

    三、莫教青枝锁绮窗——激发学生写作的兴趣

    经过情趣的激发与理论上的指导,学生就要进入写作的实践,我一般是从对对子开始的。对对子的目的是让学生明白,如何在对句中保证词性的一致、结构的一致,同一位置的词语意义相近或相反。对联主要是让学生了解相关的词语,增加自己的词汇量。同时也强调,在对句中平仄应交错对应,最好不要一致。例如我以取自李商隐《无题》中的“金烬暗”为上联,学生有的对“翠华浓”,我以为可以。但有的学生对“翠雀轻”,我指出“烬”“雀”均属仄声,因此不对。而李商隐原诗的对语为“石榴红”,“暗”可以转借形容色彩,因此可以这样对。

    接下来创作诗篇,我还是要求学生能够讲究平仄。这是因为,格律诗、词的平仄都符合音乐的基本美感要求。平声舒缓、仄声高昂,平仄交错,才能有起伏的美感。而诗句要押韵,也是为了让声韵相互呼应,这样就有了回环的美感。试想一下,如果一首歌从头到尾只有一种音调,那将是何等的单调。而如果诗歌不押韵,无论是唱还是听都会觉得费力。

    当然,我在讲诗歌平仄时,力图尽量简单化。我告诉学生一个最基本的规律,就是诗句中平仄必须交错,一般来说,五言、七言诗的节奏是二字或三字为一词,在一个词中平仄是可以相同的,但不同的词中,平仄必须交错。由此就形成了四种句式: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五言去掉开头两个字)。这里面,有些字的平仄非常严格不能变化,就是诗句的二四六字,其余字的平仄是可以变化,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但在变化一三五字的平仄,必须避免在前四字出现两仄夹一平的“孤平”,以及结尾三字全是平声(连平)或全是仄声(连仄)的出现。同时,在律诗中,中间两联必须是对句,而后三联上句的最后一字必须是仄声。由此,格律诗的基本格律就清楚了。我指出,熟悉格律最好的方法是自己常写,然后进行检校,发现自己的错误,久而久之就能熟练地掌握了。我推荐了几个可以检测格律的网站,其中以搜韵网较好。

    在写作诗词时,我一般会让学生写眼前之景,例如海棠、秋天等。我往往会让学生先来填词,而以《忆江南》为开端。这是因为这首词长度有限,学生对这首词的代表作白居易的《忆江南》非常熟悉,比较容易掌握。同时,词对押韵要求较低,可以通韵,学生写起来可以使用自己认为押韵的词,难度相对低一些。而最重要的是词中只有一组对句,学生只要把这一联写好,其它句子完成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我也是要求学生先思考描写对象最打动自己的究竟是什么,由此先写出中间的对句。然后,思考如何让自己的情感从头到尾贯穿全词。我首先指导学生思考自己的词是否有一条明显的情感线索贯穿其中,同时也利用了搜韵网,在学生写好之后,检校平仄,思考如何调整词语,使词的内容更加符合格律的要求。

    一般来说,积累的过程、创作及修改的过程都很长,往往学生在一个学期乃至一个学年写不出多少符合要求的诗词。我觉得,只要学生能够迈出这第一步,就能够渐渐走入诗词创作的佳境之中。诗词的写作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迈出这第一步,后面的道路再为艰难也能够前行。其实在诗词写作中,老师能教的确实有限。但我们可以激发学生心中之笔,最终让他的手中之笔不再沉重,那就是最好的成绩。

    附录:

    文学社师生海棠诗词

    忆江南·忆红棠

    春棠发,绿叶伴红妆。晴昼弄云留倩影,良霄和月泛崇光。能不恋新棠?(蔡知言)

    忆江南·恋海棠

    春花漫,玉锦似伊人,彩缎舞空惊蝶梦,红珠沉雪落轻尘,何日复逢春?(李斯勤)

    忆江南·忆海棠

    新雨至,春色复如何?倚户闻红珠已落,推窗逢锦玉初磨。棠影正婆娑。(潘雅欣)

    忆江南

    春何晚,窈窕对天寒。冷露挟风侵嫩蕊,黑云缠雨噬红冠。谁知海棠难?(姚汶含)

    忆江南

    春时节,花雨恋红棠。圈走丁香三缕白,借来栀子一丝凉。能不忆红棠?(沈秋妍)

    洞仙歌·赋莫愁湖海棠风铃节

    冰绡轻剪,叠玉山琼阁,复织云帘万千幕。卷芳华,瓣舞归筑香丘。临水镜,秀影何堪一握?

    最怜花下客,岁岁寻花,月月痴痴守花落。艳骨可需收?曲径徘徊,闻风铎,奏钧天乐。对夜雨敲窗昼新晴,但尽发新樱,遍匀红萼。(徐志耀)

    时间:2018-01-19  热度:255℃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