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谈古代诗歌教学的三个切入点

    内容摘要:本文从当今古代诗歌教学的难点出发,归纳出了发掘诗歌的深度、拓展诗歌的广度及落实诗歌的厚度三个切入点。以此切入,能够为学生提供赏析诗歌的良好途径,并能引导他们较为直观地体会诗歌的内涵及情感。

    关键词:诗歌教学、深度、广度、厚度

    古代诗歌教学的难点就集中在对诗歌的理解上,囿于环境与积累的限制,学生很难真正理解诗歌中所反映的情感,自然也就无法理解表达这些情感的字句之妙。不解决这一问题,任老师的分析多么精彩,对于学生来说也是隔靴搔痒,不得要领。要想使学生能够理解诗歌的内容,老师必须找到准确的切入点,由此发现学生理解诗歌的最佳途径。

    这一切入点的选择,必须符合诗歌这一文学体裁的特点,还要与学生学习状态相结合。基于此,结合笔者的教学经验,归纳了以下三个切入点:

    一、发掘诗歌的深度。

    古代诗歌教学的深度自然是体现在对于字句的品读上,不过在我们日常的教学中,老师常常把古诗中的名句妙语看成是一个个孤立的字句,反复强调,却忽略了其在全篇中的作用。这样的教学,恰恰让诗歌教学成为了单个字句的赏读,体现不出教学的深度。

    发掘诗歌的深度,必须把诗歌看成一个整体。古人早就提出了“诗四法”——起承转合。虽然这主要是针对律诗与绝句等近体诗的,但优秀的诗篇中无不体现了其痕迹。我们无需在此讨论其含义,单从这四字就可以看出,诗歌原本就是一个整体,不应当将之割裂。以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为例,大家津津乐道的便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联,这一联中充满了春日般的欣喜之情,也被后世当作成语来用。不过,全诗中那种惆怅、惜别之情也是极其明显的,似乎与这一联体现的情感不合。因此有人指出,这一联并非表现了欣喜之情,而是体现了诗人内心的悲凉。但此种说法依然值得商榷,因为无论大家如何赏析此句,春日梨花开放的感觉不可能是悲凉的。要想理解这一诗句,就必须将这一联与全诗的其它部分联系起来。这是一首七言古诗,但起承转合的痕迹依然明显,开头一联为“起”,写出北地的严寒之疾之烈;后一联为“承”,承接寒风而来,却又转出了欣喜之感;其后五联又“转”了两次,“将军角弓不得控”一联起至“瀚海阑干百丈冰”自严寒中转出愁绪,而“中军置军引归客”起至“风掣红旗冻不翻”又转出了热烈喜庆的气氛。由此可见,全诗始终由愁与喜两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结合诗题,我们得知,诗为武判官而写,自西北前线归京,必有重用,因此武判官的内心必定是喜悦的。而岑参此时还困顿下僚,身处无垠大漠之中,自然感到悲苦孤寂。两种情感相互交织,最终在末两联“合”为一体。武判官归京心切,虽然天色已晚且“雪满天山路”,亦匆匆而去;诗人则久久伫立,直到其身影消失,依然凝视着马蹄印不愿归去,其内心当既有悲怆亦充满了期待。将“风掣红旗冻不翻”一句与“忽如一夜春风来”一联对照,可以感觉到诗人的心也是火热的,寒风也无法将之吹动,因此我们从这一联中同样可以读到诗人内心的炽热。唯有将这一联放入全诗中品读,就可以真实地感受到诗人的情感,从而理解这一联的真正作用。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发现,要品味字句,必须将全诗当成一个整体来看,而在一首诗中,诗人的情感往往会有变化,有了变化诗歌方有了深度。要真正表现出教学的深度,还必须关注诗歌中情感的起伏。以王维《使至塞上》为例,首联、颔联都表现出了一种孤寂之感,而变化就产生在颈联“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一千古名联中。上句承接上文,依然有孤寂之感。下句不见首尾的“长河”将画面纵向扩展至横无际涯;“落日圆”则以金色的余晖让无边的世界显得温暖,“圆”则有圆满之意,又将这温暖带入了诗人之心。在这里,情感开始变化,孤寂之情渐渐被大漠余晖的温暖所融化,诗人也被大漠的雄奇所震撼,忘却了孤寂之情。尾联就转入了紧张的战场中,一种建功立业的豪情此时也油然而生。可见,把握住诗歌情感的起伏,方能真正体会出诗句的深度。

    二、拓展诗歌的广度。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传承了数千年而文化不绝的国度,因而诗歌从来不是无源之水,都是有着源起、发展及呼应的。一个诗人,也从不是孤立的存在,他的诗歌与其生活环境、个性特征及创作特色密切相关。因此,解读一首诗歌,不应仅仅局限于诗歌本身,而是要放开眼界,去拓展诗歌的广度。

    拓展诗歌的广度,自然要了解诗人生活的年代,把握其创作的背景。上面提到的两首诗,结合诗人的生活背景,方能客观地了解诗人的情感。岑参,其曾祖父岑文本、伯祖父岑长倩、伯父岑曦,都曾官至宰相,岑参的父亲为上州刺史,亦是高官。唐朝是个半身份制社会,有着显赫的家世,本人又进士及第,在当时应当是非常受人重视,仕途当非常坦荡。但不知为何,岑参始终只能做一些较低级的官吏。他自然不甘,而当时的节度使有任命下级官员之权,西北又是玄宗朝拓展的前锋所在。因此,尽管“双袖龙钟泪不干”,岑参还是毅然决然地有了两次出塞之举。由此也就能理解,武判官的归京对他有多么大的刺激。而王维本为状元,仕途一帆风顺,但此时遭遇到了一次打击,被排挤出京,因此诗中方有了孤寂的开头。不过他个性恬淡,并未一蹶不振,这才会被塞外风光所震动,因而写出如此壮丽的诗篇。理解了背景,诗中情感的起伏也就顺理成章了。

    拓展诗歌的广度,还需要有一个一以贯之的线索贯穿其间,不能东拉西扯,让教学的内容散乱。我在教学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时就安排了三次比较教学。第一次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与李白《望月有感》“青天明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比较,学生们一读就发现“明月几时有”一句气魄更雄壮,意境更开阔。而此时苏轼与兄弟分散,被迫离开京师,还能有如此气势,可见其胸襟。第二次,我将词的下半阙与《记承天寺夜游》比较,学生发现虽然诗人笔下的月光一动一静,但其内心最终归于平静。写作《记承天寺夜游》时,苏轼已经被贬数年,可是他依然为自己的内心找到一片平静。第三次,我又在第二次比较的基础上,引入了苏轼晚年自海南岛回归时所作的“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一联。学生发现,乐观豁达的心境一直伴随着苏轼。这方才使他平静地面对一切打击,安然自得地生活于恶劣的环境之中。如此比较,不仅拓展了诗歌的广度,将诗人的生活经历自然引入,也展现出了苏轼内心一以贯之的精神,使得学生真正接触到了诗歌的情感。

    三、落实诗歌的厚度。

    诗歌的厚度应当体现在学生身上,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够感受到诗歌中的情感,这是诗歌教学的终极目标。必须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让学生们都能沉浸于诗歌之中,方能将诗歌的厚度落在实处,而这一方法就是翻译。

    此处的翻译,并非简单的翻译字句,而是读写的综合体现,我们可以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使翻译联系起阅读与写作。首先,可以比较名家的不同翻译,让学生可以从中找到诗歌的主要形象,初步体会其中的情感。其次,也可以联系一些内容相关的现代诗,比较其中的意象与情感,摸索一些诗歌传达情感的方法。例如,杜甫的《春望》就可以与戴望舒的《我用残损的手掌》放在一起,就会发现诗人处境及情感的表达方式相似处极多;温庭筠的《望江南·梳洗罢》与郑愁予的《错误》放在一起比较,同样会发现两者在创设情境上同样有许多处可以相通。古代诗歌的意境在现代诗歌中得以延伸,而现代诗歌亦让学生感受了古诗的魅力。

    最后,就是要让学生自我翻译了,当然这里的翻译并非是简单将诗句翻译成现代汉语,而应当体现出诗歌的画面美、节奏美。诗人绿原就将“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译为“酒,酒,葡萄酒!杯,杯,夜光杯!杯满酒香,让人饮个醉!饮呀,饮个醉——管它马上琵琶,狂拨把人催!要催你尽催,想醉我且醉!”既传达出了情感,同样也具备了音乐的节奏美。此时,还可以让学生有意识使用短句,以突出翻译的音乐之美。南京教授级特级教师胡小林老师就说过:“三字句提神,四字句活血”,短句能较好地把诗歌的音乐美传递出来。依据此则,我曾把“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译为“皓月沉江,镜明成双;天清气朗,云楼正翔”,作为例子提供给学生。

    上述的三个切入点,当然不能涵盖我们诗歌教学的全部。学生真正理解诗歌,离不开丰厚的人生阅历与文化素养。但此刻他们正处于积累的阶段,通过上述的三个切入点,我们可以让学生开始触及诗歌的精髓,也就为他们今后的积累提供了一个上升的途径。

    参考书目:

    《唐诗鉴赏辞典》 上海辞书出版社

    《唐宋词鉴赏辞典》 江苏古籍出版社

    《中国新诗鉴赏大辞典》 江苏文艺出版社

    时间:2018-01-19  热度:115℃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