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重”之道——读吕思勉先生《经子解题》

    孔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重,朱熹释为“厚重”。厚重如何能到?自然必须要有积累。中国的学问,起源于先秦,百家争鸣之时,正是中国文化乃至思想走向巅峰之时,其后两千余年的文化史由此而来。常常想对这个时期的中国文化,特别是百家争鸣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但以前看中国哲学史,或失去意识形态色彩过浓,让人生厌;或简略过甚,让人迷惑。数年前,购得《二十世纪国学丛书》数本,其中就包括吕思勉先生的《经子解题》。当时略翻了一下,见书中将儒家经典,以及自先秦至西汉的几乎所有子书均涵盖于内,并且对每本书均有详细介绍,每一章节亦有提要。此后几年,凡对某子书有什么疑惑,便翻开相关章节进行查找,获益匪浅。只是一直没有将全书通读,但以为精华已过,也没有太多遗憾。今年在打开书柜时,偶而又看到这本书,于是就生出了通读全书的念头。谁知一读之下,才知道书中还有许多精华未曾领悟,数月之内,连读了两遍,其中两章反复了读了数遍,这才初步有了些心得。记得曾读过几本书,说几位国学大师均是通过读本书才走上研究国学的道路,读完此书,才明白此言非虚。

    这本书的价值除了上述的对先秦至西汉的诸子书籍做了一个全面的概括外,还在于其对于经子之书的内容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并提出了客观的研究经子之法。经者,儒家之经典,原本亦是子书中的一类,因后世儒学成为主流思想,故被尊为经。究其本质,与其它诸子亦相同。而诸子思想的核心,作者提出,“中国古人之所研究,全在哲学家所谓宇宙论上。”作者指出,古人认识宇宙,以为“天、地万物,皆同一原质所成,乃名此原质曰‘气’”。“气”,“循一定之律”,或凝集紧密成人所能感觉之物,或分离游散变化成他物,由此衍生出天地万物。“气之变化,无从知其所以然,只可归之于一种动力”,这就是宇宙的根源。这种动力,伟大无伦且无处不在,“我”同样遵循这种动力而行,因此“天地亦遵循自然之律而动作而已,非能贵于我也,更非能宰制我也”。古人以之为“神”,作者以为实则泛神。诸子百家均以此为思想核心,正如作者所言:“既尊崇自然力,则只有随顺,不能抵抗。故道家最贵‘无为’……谓因任自然,不参私意云耳。……即儒家‘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之意;亦即法家‘绝圣弃智’,专任度数之意也。”此外,“自然之力,无时或息”,其运行“如环无端,周而复始”,其在儒、道、法诸家,由此得出治世之道;“自然力之运行,古人以为本有秩序,不相冲突”,儒、道、法诸家,由此得出处世之道,其根本大义,依然遵循其而行。唯独各家对于处世、治世的方法,有所不同。道家讲究顺天,故不改变一切顺应本心而行;儒家讲究进取,积极认识规律依之而言;法家迫于急切,故要改变一切不符合天道之事,所谓救急之法。孔子之道得于老子,韩非亦崇老,实则三家源出于一,已有可寻之迹,只是读了吕先生此书方才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唯墨家言“天志”“明鬼”,“所谓‘天’所谓‘鬼’者,皆有喜怒欲恶如人”,作者以为这是上古时未进化时的哲学。读懂了这一段,对于如何认识诸子学说,亦了然于胸。

    作者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与其研究方法有关。全书有《论读经之法》、《论读子之法》两章,《论读子之法》主要阐述子书内涵及核心,今人当偏重于学术,求大义、别真伪,并习文辞,探个性。但是最忌管中窥豹,看其一点,不及全貌,不可主观臆断。其中最有启发的就是强调读子当以“客观”替代“主观”。而《论读经之法》中,则用一个生动的比喻将主观、客观之含义进行了清晰地阐述。他以“东门失火,西门闻之”为譬,指出虽同为道听途说,但从众人之话中“择其最近于情理者信之”就是主观,而细察“孰为亲见,孰为传闻。同传闻也,孰亲闻诸失火之家,孰但得诸道路传述”就是客观。总而言之,就是要细察其来龙去脉,察原文比对,考同类文章比较,最终才能得出结论。这种治学态度方是真正的研究态度,也是读经子的最有益的建议。前几年因为种种机缘,得以背诵《论语》及《大学》《中庸》,庄子《逍遥游》,荀子《劝学》亦可背,此时已有比较的最初念头。只是所学尚浅,不能全面掌握。近日读此书,方知千里之行,仅仅开始,要深究中国文化,尚需努力。

    明确这一方法之后,再来看全书,会发现作者同样是遵循这一态度来写作。全书经书共列《诗》《书》《礼》《易》《春秋》《论语孟子孝经尔雅》六章,先阐述古时研究派别,论述真伪之争,再依次介绍各书内容。子书则介绍了起自先秦的《老子》《庄子》,终至西汉的《淮南子》等16部子书,先阐述其学术观点核心,再介绍全书结构,最后分别介绍各章节内容。作者的概括,简明而精粹。例如其以两言概括《老子》全书之旨:“曰治国主于无为”,“曰求胜敌当以卑弱自处而已”。不仅与上文所阐述之中国哲学核心相对应,也点出了道家思想的核心。概括《庄子》之旨时,则以“主于委心任运”一句总括。与上文概括《老子》的两句话对应,即有相同之处,也就是“无为”,也体现出庄子的进一步发展——从“求胜敌”发展为“任运”。读全书,此类要旨比比皆是,既可独立为一书所言,相互对应,同样也可以囊括中国的思想史。

    本人收藏经子之书,始于近二十年前刚刚工作不久,即买了一套清人所编的《百子全书》,其中收录了子书百部(包括大量的伪托之书,小说家之书及寓言集),内容全面,借这套书对诸子面貌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可惜的是,这部书所收集的许多书籍都是节选,如果要一瞥全貌,还需再买。后来过了几年,就买了一套《诸子集成》(缩印本)。这套书编于民国,选本校订都属一流,重要的书籍如《论语》,还选取了几个本子,以便查对,足见当时人治学之严谨。可惜的是,选本是稍显草率,如仅以柳宗元一句话为凭就定《鹖冠子》为伪书而不收录,实为可惜。不过,这两套书的大部分内容还没有来得及全部阅读,未尽其用,也很遗憾。今天有这本书作为指引,再读这些书,想必会大有收获。“君子不重则不威”,重源于积累,吕先生这本书就为我们如何积累厚重的知识提供了最佳的参考。

    时间:2018-01-22  热度:270℃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