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岛游记

     

    记得上一次看到大海还是在十多年前,当时在山东日照,第一次真正看到了大海,并且带着游泳圈投身于海中。印象中的大海是平和而辽远的,在和煦的日光下,水波中似乎都酝满了金色的光芒。在那一刻,沉醉于大海的怀抱之中,只希望这份徜徉没有尽头。第二天清晨,阴霾遮天,没有看到日出的景象。然后发现自己已经被晒得发紫,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生活在南京,没有一刻不与水打交道。在常走的道路下,也许就潜藏着一条河流;在工作的学校旁,就能看到粼粼的波光;更不用说,在城南那些傍水的人家,船只就停靠在窗下,画舫的歌声时时传入耳中……看惯了小桥流水的我们,或许并不知道大海的辽阔。但我也曾在黄山的湍急水流中乘着小舟飘行,在武夷的丹山碧水下乘着竹排驰荡,在黄河的厚重泥沙中乘着羊筏缓流,不同的山水,带给我不同的体验,让我感受到水不同的生命。这份生命,原本就与生俱来,只是需要在不同的环境中体验不同的历程。它们时而温和,时而激烈,时而又显得从容不迫,静得足够让你去细细沉思。

    然而,来到青岛后,海又给予我一次全新的体验。经过五个小时的高铁飞驰,的确感到有些疲惫。但火车来到青岛的那一刻,我立即看到了一片浩淼无垠的水面,看不到海浪的翻卷,但能够感到一种悸动的力量。大桥横贯海面,或许行驶在桥上你会感到大桥的雄伟,然而在我们看来,它又显得那么纤细柔弱。孩子原本已经有些疲惫,但第一次看到大海,立刻让他兴奋无比。

    青岛,就是一座邻海而建的城市,行走在这里,时时都可以感受到海离你很近。我们所住的酒店在香港中路,四周都是高楼大厦。不过,向南走上几公里,就能够看到大海。去青岛的第一天下午,我们就步行去了奥帆中心。从酒店到奥帆中心,步行不到半小时,但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远远望见国旗林立的广场,就已经能够听到涛声滚滚而来,登上情人堤,一阵阵雪白的巨浪,伴着震耳欲聋的怒吼,一次次冲击着脚下的堤岸。巨浪,如狂奔的猛虎,巨狮,咆哮着、飞腾着、冲荡而来,在防波堤上撞成一阵阵狂舞的白雾,又再一次奔腾而来,带着万马千军的呼喝,直奔向的面前。我们离海还远,然而已经能够感受到大地的震颤。那直插入海中的标尺显示此刻的潮水还处于安全的位置,但一阵阵海流已经把脚下的地面打湿,似乎可以卷走这里的一切。我紧紧攥着孩子的手,怕他过于接近这片大海,但孩子却很兴奋,他不仅看到了海,也看到了海湾中无数的帆船。我不知道,如果这些帆船在风浪中扬帆启航时是怎样的景象,但此刻的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或许是受到台风外围的影响,天上时时下起了持续几分钟的雨。虽然与五四广场近在咫尺,但道路已经被潮水淹没,我们只好回去。

    第二天下午去青岛海底世界,几层楼高的水族馆中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特别指引孩子看那块入口处的指示牌,上面写着,生命源自海洋。我也告诉他,世界70%以上的面积都被海洋覆盖,也正因为如此,才带来了雨水,带来了让我们的文明延续最根本的了解。他去过南京的海底的世界,但内陆的水族馆又怎能与海边的世界相比。只有在这里,你真正能够看到外面的光线透过海水,外面那片没有尽头的世界。在那些窗口中,你可以发现海中的世界是何等的神秘,又是何等的广阔。或许,我们永远无法真正揭晓藏在其中的秘密,但在这里,你可以接触到这个世界,去亲身感受它那无穷无尽的魅力。孩子不停地提出问题,我只能根据窗外的提示勉强回答。在联结几个馆的平台上,海浪一次次翻卷过来,冲刷着岩石砌成的平台。这里的保安一次次大声呼喊,要那些带着孩子的家长别靠近那平台上的栏杆。

    第四天是在青岛的最后一日,晴空万里,上午我们先去了中山公园。春华已逝,只看到几个花园的名称却不见繁花,于是匆匆离去,来到了鲁迅公园。公园不大,但依海而立。赤色的礁石与碧蓝的海水相依,远处,汽艇在急驰,天边隐隐现出岛屿的痕迹。此刻的大海,显得格外平静。你甚至可以走上礁石,让你的脚浸泡在海中。我又想起了在日照与大海的那番亲密的接触,想起我与水那番原本无法分离的联系。在前一天,我们经历了一场暴风雨,听说因为风暴,栈桥已经关闭。但在离开青岛前,我们得到了一个好天气,于是在火车站外,我特意走上了栈桥。几百米的栈桥没有太多可看,两旁时时出现与海相联的台阶,让你可以更进一步接触这片大海。我看到,栈桥似乎将青岛分隔成了两个世界:一边是精雕细琢的工艺品,有条不紊地排列着形状各异的小楼别墅。那是过去的青岛,在百年前,德国人踏上这片土地时,就开始把西方的建筑元素与其它理念带了进来。即使在民国统治的十多年中,这份元素依然敞开,于是就有这片特有的海域风情。另一边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据说青岛的市中心转到这一片也只有短短的二三十年而已。这是未来的青岛,飞速发展的脚步依然在疾速前行。生命从海中而来,而人类也在与海相依相存,我所在的栈桥深深地探入海湾之中,我们也将一步步向海洋进发,去发现与海洋相依相存的秘密。过去与未来,都在现在的我们手中汇聚,而我们的面前,是一个辽阔的世界。

    到达青岛,第二个要看的就是建筑。刚刚到达青岛,沿着香港中路散步时,觉得这时似乎与南京没有太多不同,高楼大厦似乎还要多一些。不过,第二天上午去八大关游玩,又有了不同的观感。八大关实际上是十条道路,都以中国著名关隘命名,因为青岛人喜欢用八字,故得此名。当年青岛被德人所据时,这里的建设刚刚起步。后来复归民国,当时的市长经过缜密规划,这里被辟为别墅区,一幢幢风格迥异,但颇具异域风情的建筑就此诞生。这里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建筑元素,故被誉为万国建筑博物馆。

    在八大关的一侧,就是海水浴场。孩子昨天没能与大海亲密接触,今天见到沙滩就兴奋极了,一路跑了过去。不过因为台风缘故,不能下海游泳,但在沙滩上和妈妈嬉戏一番,对他来说也是难得的经历。我坐在外面,抬头望去,不远处一座塔楼在绿荫中庄严矗立,我知道那就是花石楼。

    孩子回来了,我们只几步路就走到了花石楼。这座临海而建的小楼中,你可以看到哥特式高大尖耸的塔楼,也有洛可可式繁复华丽的装饰,这里似乎就是八大关的缩影,融合了不同的建筑元素,营造出别样的海域风情。这幢建筑的外墙是大块的岩石砌成的,显得庄重沉稳,但建筑内又有亮丽的大理石砌成了壁炉,显得纤巧细致。特别是这三层建筑中,窗户与阳台都较小。站在这里,外面万顷洪涛,近在咫尺,却又浓缩成一幅幅画面,镶嵌在厚重的墙壁上。我不由想到,当年这座小楼的主人,静卧在自己的房间中,既可以欣赏外面辽阔的世界,又能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平静的空间中,这将是一种何等奇妙的体验。

    小院中陈列了一些著名建筑如巴黎圣母院的模型。或许是为了让游览者有更多地方拍照,我却觉得有些画蛇添足,建筑本身就已经令人赞叹,可必再用这些简陋的微缩景观来博取眼球呢?但在花石楼的另一面,依然会有惊喜——碧绿的爬山虎布满了整个山墙,在微风在荡漾的绿叶似乎也时时掀起了绿色的涟漪;一面巨大的黄道十二星座盘,带给了孩子许多乐趣。走出小楼,在八大关的道路上行走,也不会感到疲乏。墙边绽放的一朵小花,远处紫薇花下颇具古典意味的屋顶,都会让你眼前一亮。这里车辆较少,游客也不多,显得非常安静。

    我们后面来到了公主楼,传说中,一位丹麦王子曾经到访青岛,看中了这里并斥资修建这幢小楼,以为其与新婚妻子所居。这只是个传说,这幢小楼从来没有过一位公主到访,也与丹麦王子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个传说已经在当地深入人心,公主楼的叫法早已约定俗成。并且,园内也增设了许多丹麦元素,把安徒生童话中的许多故事人物、故事都布置在这里。甚至楼中的陈列柜中也摆放了丹麦所赠的,以安徒生童话为主题的瓷盘,楼上还放着安徒生童话的动画版故事。

    我觉得这幢小楼高高的山墙与主楼在收放间形成了跃动的韵律,而外墙亮丽的色彩如同童话般活泼醒目,这似乎就是童话里美丽的城堡,或许正是这位因素,让人们将它与童话王国丹麦相联系。这座小楼离海有些距离,但阳台、卧室却显得格外宽大。卧室大床前方挂着一幅油画,描绘的正是大海的景象。想必当年这幢别墅的主人,也正是带着对大海的依恋进入梦乡的。

    第三天先参观了啤酒博物馆,当时天空时而降下了一点细雨,我们没有在意。结果在乘车赴德国总督府时,就发现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最糟糕的是,导航居然还出了问题,把我们导至青岛人大所在地,这里是当年德督的办公场所,虽然两地相距不远,但在大雨中却显得遥不可及。原本都准备放弃了,但还是一咬牙冲了过去。最终顶着豆大的雨点,我把孩子抱进了德督府内。

    走进这里,首先感受到传统与现代的碰撞。德督府内,有着现代的家具陈设,也有着传统的古董摆件。现代的通风系统是纯钢铸造,虽历时百年但看上去光亮如新,依然可用。但整个大庭,包括扶手楼梯又显得古朴庄严。在总督的办公所在,有现代的暖气片,看上去即使在今天也并不落伍。但一旁有着古典的壁炉,同样似乎也还能燃烧。总督的办公室旁,是卧室、儿童室及保姆室,在那些严肃的公文之外,同样不失家庭的温情。不知道当铁铸的气槽缓缓打开时,是否还能闻见不远处海风的气息;当壁炉中火焰在跃动闪烁时,这里的主人是否已渐渐陷入沉思;当楼下的大厅中挤满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主人的孩子在高大的扶廊下又是怎样看着这一幕活动话剧……时光的沙漏在不停地流淌着,但在这里却被刻上了一个个清晰的足迹。漫步在这里,时时可以看到时光的印迹,而历史如同泛黄的书页,一页页在你的眼前打开:1897年,德国借口“巨野教案”,强租青岛并修筑胶济铁路,将山东纳入其势力范围;1914年,一战爆发,日本向德宣战并攻下青岛;1919年,中国在凡尔赛和会上外交失败,德国权益被转给日本,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却遭受了战败国的待遇,由此引发了五四运动;1922,经华盛顿和会谈判,日本被迫将青岛归还中国;1938年,抗战中日军再占青岛直至抗战胜利;解放后,毛主席也曾下榻于此,并在这里召开过政治局会议……这里,浓缩了半部中国近代史;这里,交织着耻辱与光荣、毁灭与重生;这里,我们正静静观望,从历史中探寻现在的足迹、未来的影子。

    参观完毕,发现大雨已停,此后一天半时间,再无风雨。而我们也有时间从外部好好观察这幢建筑。我才发现,这幢城堡与八大半那些纤巧精致的建筑截然不同,在外墙、房顶、烟囱等每一个细节上,都能感受到厚重稳固,也许因为这里原本就是权力的象征。邻近它的就是信号山,德国军队当年就是从这里登陆青岛。或许,在这里,每天都能听到海潮的喧嚣,厚重的外墙让它的主人感到稳固。但这里毕竟是中国的土地,周围的花园依然有着中国园林的风韵。据说,当人们整理这里的文物时还发现了中国的芭蕉扇,外国的侵略者们时时离不开中国的元素,并在不知不觉中被博大的中国文化所沉浸。

    临别的最后时刻,我们还参观了火车站外的天主教堂,高大的尖顶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但一般哥特式建筑都会斑斓的彩色玻璃在内部的空间营造出光怪陆离的世界,让虔诚的信众感到神秘而恐惧。可我们走进这幢高大的教堂,温和明亮的空间却让人感到温馨柔和。宽大的布道台,庄严的耶稣受难像,都让人感到庄重稳固,这恰恰与建筑高大严肃的外面相得益彰。相信神甫在这里布道时,带给信众的不是末日审判的恐惧,而是今世生活的可贵与和谐。孩子不停地问我有关天主教和耶稣基督的故事,我告诉他,上了火车会细细说给他听。在火车上,我的确讲了有关基督的传说,还讲了王尔德笔下巨人的故事,最后他被变成孩子的圣子带上了天堂。

    来到青岛,当然还离不开两样东西——啤酒与海鲜。我们参观了啤酒博物馆,细致了解一下啤酒诞生的过程,对孩子来说是个奇妙的体验。古老的厂房中不时可以看见工作的塑像与影片,而展馆外面就是现代化的流水线。这里的啤酒虽然价格较贵,但能感觉口感纯正,比我们在南京喝得要爽快许多。青岛的啤酒,酵母与酒花是德国人带来的,但崂山优质的泉水,才赋予了啤酒真正优良的口感。离开了这片泉水,酿不出真正的青岛啤酒。从生产线上刚刚端下的冰凉的啤酒,是真正青岛啤酒的味道。在这里,几乎随处都可以看到经营海鲜的场所。在劈柴院,更是人多得几乎挤不过来。不过太太精心选择了一个个在网上评价极好的店铺,的确也没有让我们失望。第一天晚上在俏胶东,一个大海鲜拼盘就足够让我们领略青岛丰盛的海产。接下来几天,啤酒屋、小吃店,接踵而来,让人大快朵颐。只是孩子似乎对海鲜不大感兴趣,并不喜欢吃。在啤酒博物馆,看着我品尝原酿时,他还问我,他什么时候可以和我一齐喝啤酒。我只好笑着说,等你考上高中,我们再喝吧。回头一想,他考上高中时我早已年过半百,不知那时还能不能与他一齐喝酒了。

    行程匆匆,又回到了南京。有趣的是,来时南京有雨,回来时车窗玻璃还是被雨点打响。好在走下地铁,雨就停止,让我们安然回家。第二天,倾盆大雨持续了几乎一天。青岛的确是个很值得留恋的地方,我们一定还会再来。

    附:

    青岛五题

    乘高铁赴青岛,得一律 赴青岛

    暂别老城去,浮生几日闲。

    移时驰万里,覆掌越群山。

    轻乘穿重霭,长空换旧颜。

    渐闻沧海涌,千舸竞银湾。

     

    题青岛栈桥

    归程何杳迢,羁旅历长桥。

    赤屿开明昼,浮光倾巨瓢。

    登礁聆碧海,破浪掣轻桡。

    暂别层涛去,潮声入梦遥。

     

    雨中题青岛德督府

    风雨簇危楼,徘徊暂淹留。

    萧萧苍壁寂,簌簌信潮悠。

    方寸东西合,百年今古浮。

    铁肩依旧貌,霾晦似将收。

     

    题青岛八大关花石楼

    沙路尽礁丘,潮兴花石楼。

    轩窗收叠浪,老木历炎秋。

    明灭浮云聚,往还沧海流。

    三光朝暮转,天际泊轻舟。

     

    望海潮·观海

    关山飞度,长堤立定,滔滔覆浪横流。驰荡雪狮,颠狂素虎,奔腾倜傥银骝,炎日鼓雷收,屃洪蹈高岸,争怒潮头。一拓襟怀,括囊沧海,忆曾游。

    华年瓠结轻舟,任东西起落,云璧沉浮。回溯急湍,盘旋滟滪,风歌浩渺龙湫。涛卷叠琼楼,直掣天河去,清酒当酬。谁转冰壶,稚子欢语璨星眸。

    时间:2018-09-01  热度:838℃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