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美悟奇——读《答谢中书书》

          研读《答谢中书书》不能忽略的是“山川之美,古来共谈”和“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这两句点明题旨的话。细品这两句话,可以发现,“古来共谈”与“未复有能与其奇者”语义相反,形成对比。既然可以“共谈”,为何作者又说只有自己与谢灵运才能“与其奇者”。解开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奇”字上,作者前面提到的是“美”,而作者欣赏的山川不仅仅在“美”,更在于“奇”。由美悟奇,才是本文所表达的真正思想所在。


           那么,作者所强调的“奇”在何处呢?细读文章,可以发现作者写景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总写山川之美;二、总写四季之美;三、细写一日之美。在总写描写山川之美中,作者用“入”“见”两个动词让人觉得高峰似乎具有无限活力,如雨后春笋般生长着,直冲云霄,同样,清澈的水流也似乎有了丰富的积淀,有了无穷无尽的深厚内涵。“交辉”则表现出阳光下石壁变幻莫测的色彩,交相辉映,活力无穷。而写四季之美,作者仅仅举了“青林翠竹”这一例子,其中“翠”字令人眼前一亮,中国汉字特有的象征含义在此表现的淋漓尽致。细细品味,你似乎感到“草色遥看近却无”,可以望见“秋尽江南草未凋”,四季中永远都不缺乏春日的翠绿,作者笔下山中的生气与活力顿时跃然纸上。而在写一日之美中,“将歇”“欲颓”点出了一天之中明暗变化的关键时刻,而就在此时,“乱”字写出声音之纷繁,与“乱花渐欲迷人眼”一般也充满喜悦之情,“竞”写出鱼儿之活跃,而“沉鳞”又暗示鱼潜游之深,让人觉得鱼儿身上活力四溢。而作者仅仅是写了山中阴暗交替的一刻,由此你自然可以想象到山中其它时刻的生气与活力无穷无尽。由此可见,所谓的“奇”就表现在无时无刻都在展现、都在变幻的生机与活力之中。只有领悟了这份生机与活力,才能真正领悟山中景物之“奇”。而在作者眼中,只有谢灵运才是真正体会到这种乐趣的人。让我们读读谢灵运“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诗句,是否能够体会到同样的活力,看看谢灵运“肆意游遨,徧历诸县,动踰旬朔。理人听讼,不复关怀,所至辄为诗咏,以致其意。”的作为,是否也看到了与作者一样的对功名富贵的摒弃。此时此刻,我们就能理解作者与谢灵运心灵相通的原因了。


        而作者之所以能体会到山水之奇?我觉得这与陶弘景个人的经历有关。史书载陶弘景自幼聪明异常,十五岁著《寻山志》。二十岁被引为诸王侍读,後拜左卫殿中将军。三十六岁梁代齐而立,隐居句曲山(茅山)。而翻翻此时的史书,正逢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时期。就在陶弘景出生后的三十六年中,换了三个朝代,有11帝先后登场,其中仅仅有4帝算是善终,余者均死于非命。而此时,王朝不仅叛乱迭起,而且王室内部的屠杀也更加血腥。宋明帝将孝武帝诸子全部处死,齐明帝则尽杀高帝、武帝子,甚至在临终前还想将他们的孙儿辈(大都只是懵懂孩童)全部毒死。其它皇帝即使没有残杀亲眷,也都设立典签严密监控诸王行动,以至于“无签帅之命,王欲忍渴半日”。这是一种何等冷酷的场景。而任殿中将军的陶弘景相信对这一幕幕惨境心知肚明,甚至可能有些场景还是他亲眼目睹的。而多年的政治生涯让他明白,发生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对于权力的渴望与争夺。因此陶弘景借用佛教“欲界”一词形容人世,暗示人间充满了种种贪欲。而只有抛弃了对名利的贪欲才能摆脱名利的束缚,真正傲然屹立于天地之间,去领略到山中的生命力所在,去体会生命的意义所在。此时的人已经如仙人一般,可以在天地间自由驰骋,去真正领悟到山川之“奇”。正如他在诗中称“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特寄君”,这份奇需要自身去体会。


        不幸的是,谢灵运最终没有摆脱家族高贵的地位带给他对于名利的渴望,最终他因为卷入宋初庐陵王与少帝的帝位之争中而死于非命,陶弘景面对同样篡位自立的梁武帝,毅然选择了归隐山林,与这位幼年好友保持距离,这是他不愿卷入帝王的权力漩涡,在乱世中明哲保身的策略。文末举谢灵运之例还是有着他自己的暗示的。毕竟,艺术家卷入政治是可悲的。由美悟奇的背后有着多少悲凉的故事。因此,作者选择了离开,以超脱世俗的目光审视着这片寂静的山水,细细品味着山水之奇。


       

    时间:2010-12-17  热度:29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