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隐藏在《观潮》背后的一声叹息

          在研读《观潮》这篇文章时,我感觉到本文不是仅仅描写了钱塘江大潮的雄伟,也同样要表现当地人民的壮勇之气,以此来寄托对那个早已消逝的故国割舍不尽的思绪。在波澜壮阔的描写隐藏着作者一声深深的叹息,而听到这声叹息,就需要我们从文章的整体思路,文章的描写顺序和文章描写手法多方面来分析文章,找到隐藏在文字之下的情感内涵。


           先来看文章的整体思路,本文题为《观潮》,但实际上文中仅第一节写潮水,然后写围绕潮水,分别写了雄壮的水军演习,壮勇的吴儿弄潮和壮观的观潮人群三部分内容,由景及人,结束于观潮的人群中,却都不乏江潮的雄壮之气,可见在作者的记忆中,不仅潮水值得一看,即使是观潮的人也同样值得描写。


        再来看文章的写作顺序和描写手法,文章前两小节,都是按照时间顺序进行描写,因此有关的表时间的短语在文章的描写中有着重要的作用。第一节写江潮,作者用”“既而表现潮水变化的过程。点出潮水初来时情景,仅如银线。而枚乘在《七发·观涛》与张岱在《陶庵梦忆·白洋潮》中描写潮初起时分别用“洪淋淋焉,白鹭之下翔”和“千百群小鹅,擘翼惊飞”来描写。可以看到,两人所用的比喻有相同之处,只是枚乘更注意潮水整体的形象,而张岱更注意细节的描写,更加形象化。而文中的比喻显然不如前两者形象,但它与后文的比喻遥相呼应,把潮水变化之巨,观者内心之惊给突出出来了,让潮水在人们心中留下的感受更加强烈。“既而”一词与“渐近”联合使用,既表现出潮水涌来的过程,也为下文“玉城雪岭际天而来”的比喻做好了铺垫。此时,作者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来震撼读者的内心。“大声如雷霆”从听觉角度描写其气势之磅礴。“震撼激射”将感觉与视觉联系到了一起,读者因“激射”而“震撼”,而内心的震撼又令“激射”更加锐不可当,此时“激”字用得恰到好处,让人能够体会到蕴含其中的伟力。而“吞天沃日”则进一步渲染其席卷天地的气魄。再以“雄豪”一词概括其气势,用杨万里的诗句来进行具体形象的强调,此时读者仿佛能够看到、听到潮水狂澜万丈的奇观。此时读者的内心也如同滚滚沧波,重重叠叠,一次次撞击而来。此时再对比枚乘比喻潮水渐进时和翻滚时“素车白马帷盖之张”“扰扰焉如三军之腾装”“飘飘焉如轻车之勒兵,六驾蛟龙,附从太白,纯驰浩蜺,前后络驿”的比喻,张岱“百万雪狮蔽江而下,怒雷鞭之,万首镞镞无敢先后”的比喻,就会体会,两人尽管构思巧妙,描写形象,但总觉其选择的喻体在气魄上与文章相比有所欠缺,缺少那种席卷天地的宏伟气概。毕竟,枚乘和张岱是在写景,而周密则在写景的基础上还要表达江潮中所具有的精神魅力。“际”“大声”“震撼”“吞”“沃”“极”等一系列词语烘托出一种吞吐天地的气势,使人发自内心地产生敬佩之情。


           而在写水军演习中,作者使用“既而”“并”“倏尔”这三个词语,先总写演习场景,再细写演习高潮时火焚敌船的场景。描写前者时用“尽”字将水军之阵容整齐、军容雄壮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奔腾分合”“乘骑弄旗标枪舞刀”似一个长镜头,把整个水军做了一个概述,威武之师的形象跃然纸上。而后者的描写则如奇峰耸起,从“黄烟四起”“声如崩山”到“烟消波静”“一舸无迹”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让读者不禁暇想联翩,一扫印象中宋军孱弱的形象。此处的描写才是震撼人心的描写。而吴自牧《梦粱录·观潮》一段中写同样题材说:“试炮放烟,捷追敌舟,火箭群下,烧毁成功,鸣锣放教,赐稿等差。”尽管句式齐整,但仅仅是客观的描述,根本没有体现出作者的情感。同时,文中先写船队“分列两岸”肃穆庄严,最后写敌船“随波而逝”再度回归平静。作为亡国遗民的周密回想起这段场景时是否也在感叹自己的国家也同样回复了平静。对照文天祥诗句中“昨朝南船满厓海,今朝只有北船在”的诗句,是否能从中品味到一丝悲凉之叹。


           而文章后面写道吴儿弄潮的情景,在吴自牧《观潮》中却将他们称为“无赖子弟”,称其为了取得达官显贵的犒赏不惜轻视生命,并且还引用了长长的一段京尹劝导他们珍惜生命的文书。而周密笔下的吴儿的形象截然不同,以“争先鼓勇”一词写出了他们英勇无畏的形象,以“溯迎而上”表现出他们在惊涛骇浪中劈波斩浪的英姿。中国自古以为江南人柔弱,《中庸》中引用孔子的话称南方人“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具有坚韧的性格。而此处我们又看到了他们勇武的一面。文天祥在《哭厓山》诗中有“吴儿进退寻常事,汉室存亡顷刻中”,在狂风巨浪中展现出的男儿本色,不正是那些抗击侵略的吴地健儿们的写照吗?文章最后表现了观潮人数众多,突出其富庶,可见太平时节江南地区的繁华。可惜,“自胡马窥江去后”,一切都已随风而逝,只在作者的笔下留下一段回忆。


           周密在《武林旧事》的序言中称:“ 初不省承平乐事为难遇也。及时移物换,忧患飘零,追想昔游,殆如梦寐,而感慨系之矣。”通过对文中描写的分析,我们也同样可以深深体会到这种“感慨”所系。明人感叹,“厓山之后,已无中国”,而汉民族辉煌的历史,壮勇的精神仍然保存在这些作品中,化作历史中一声深深的叹息。

    时间:2010-12-22  热度:331℃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